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319 其中內情

項成賢離開后,方應物便暫時放下別人的事,先把自己的事操心完再管別人罷!聽劉棉花之意,那汪芷記功時給自己記了一筆,但自己卻不適合再繼續領功了,同時朝廷也覺得給一個不滿二十還未入仕的毛頭小子三番五次敘功太離譜、太不鄭重。
  看似中間有矛盾,這其實就是一個刷聲望的機會啊!自己主動上書辭功,豈不向天下人彰顯了自己的高風亮節和偉岸胸懷?想到這里,方應物又有點小激動,這世道名聲真是個好東西!
  激動不如行動,想到就要做,拖延癥要不得,方應物立刻在書房里壓紙提筆,刷刷刷的筆走龍蛇起來。
  不過才寫了十幾個字,方應物忽然有所醒悟,當即又立刻把紙揉作一團扔掉了。他現在就上書辭功,這是想找死的節奏嗎?
  這事兒目前也就是在內閣議論了幾下,然后由劉棉花私下里轉告自己。也就是說,正常情況下,自己是不應該知道這些事情的!
  而自己卻上書辭功,那就等于公開表示有人向自己泄露了禁中機密,這可是大罪!追究起來,連劉棉花也吃不消!
  方應物拍了拍腦袋,人在得意時候果然更需要加倍謹慎,不然很容易鑄就大錯。暗暗警醒自己幾句后,方應物便去了東院那邊尋找父親。
  他請父親在翰林院那邊注意一下,如果汪芷那封奏功章疏傳到翰林院,就讓父親出面寫一封辭功奏疏,這樣才是父子皆大歡喜、一家雨露均沾......
  如此不但彰顯父子兩人淡泊名利的謙讓風范,而且沒準天子一高興,就把這份功勞記在父親頭上了。肉還是爛在鍋里的。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讓項成賢去幫忙辦宴會,也是為了鞏固一下自己的江湖地位。不信可以看看,凡是能發起雅集的人,誰不是圈子里的執牛耳者?李東陽若不是十年如一日的大開中門、廣納賓客。他能造出一個茶陵派并成為文壇盟主?
  再說項大公子反正也是閑不住的人,讓他跑跑腿也不是壞事。方應物原以為要花個幾日籌備,沒想到才過兩天功夫,項成賢就跑過來說一切準備完畢。
  這讓方應物大為意外,這年頭沒有電話、沒有網絡,兩天能把人招呼全了并安排集會地方?
  項成賢解釋道:“邀帖都發出去了。照你說的,皆是這次趕考的舉子。諸君此時皆在京城,彼此住的又不遠,所以才快。只到浙江會館轉了轉,便就請到七八人。”
  項成賢又道:“我們浙江趕考舉子有數百人,我們自然不能全都請到。其實人數不用太多。我這次共計邀請了三十人,主要包括三種,一是與我們同縣的舉子,二是鄉試同年,三是在省內德高望重的名流。”
  這三種人基本把有代表性的群體都囊括了,方應物很滿意,又問道:“日期定在何時?”項成賢答道:“雅宴我是定在了二十六日晚間開始。”
  方應物有點疑惑。“二十七日是放會試榜的日子,二十六日晚間聚會妥當否?”
  項成賢繼續解釋道:“正因如此,所以才在二十六日晚間開始。要知道,寫榜是從二十七日凌晨開始寫,具體寫完放榜的時辰誰也拿不準。所以吾輩正好從二十六日晚間一邊吃酒行樂,一邊通宵達旦的等待放榜,豈不美哉?
  何況我定下的地方是醉香樓,位置在棋盤街,距離禮部不遠,再讓諸君家人去守著榜文。只要一放榜。消息很快就能過來,誰高中了,眾人當場敬酒作詩祝賀,這才是風流盛況。”
  “好!就如此辦!”方應物想想那個場面,確實挺令人向往的。凡是成功的雅集都是有主題的。這次主題就是候榜和發榜好了,該祝賀的祝賀,該安慰的安慰。
  又感覺有點像上輩子那種年終頒獎盛典似的,當然作為主人家,集會辦的越出彩,他的面子也就越水漲船高。
  卻說數日功夫一晃而過,時間便到了二月二十六日這天,按照傳統規矩,第二天就是天下矚目的會試放榜日。
  在京城里,趕考舉子們多多少少都有些異樣起來。將來是繼續當土豪造福鄉里,還是當官員匡扶社稷,就看這一下子了。
  雖然會試不是最后關口,過了會試還有殿試。但只要會試上了榜,那就等于確保了進士出身。因為半個月后的殿試并不會淘汰考生,只是確定三鼎甲以及最終名次而已。
  過了午后,方應物便和項成賢早早來到了棋盤街醉香樓。雖然這是晚宴,天黑了后才正式開場,但他們兩個必須早到迎賓。
  常言道,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到了傍晚時分,方應物與項成賢站在醉香樓門口,面面相覷。不是別人不給面子,是別人太給面子了......
  本來按照計劃,只邀請了三十來個人,但到現在,已經來了六十多人,超出計劃一倍有余。
  大家都是浙省人,都在京城異鄉,該捧場時就要捧場啊。如今翰林編修、東宮侍班方大人的兒子、當朝閣老的未來女婿要請客,不,是發起雅集,這個面子必須要給!所以許多自覺有資格的人便不請自到了。
  但最大的問題是,項成賢當初只包下了二樓,安置席位也就三十幾個,如今卻有六十多到場的。
  方應物瞄了幾眼一樓大堂,咬牙道:“如今沒有向外趕人的道理,虧得眼下沒到人流高峰的時刻,這里其他客人還不算多。項兄速速去找店家,連一樓大堂也包下好了!我繼續在這里迎接賓客。”
  項成賢低聲道:“這銀子......不太夠。”
  方應物很堅決的答道:“先包下大堂再說,現在不必考慮銀子的問題!”他就不信了,自己能被一場宴會的銀子難住,實在不行找劉棉花提前預支點嫁妝......
  項成賢不再說什么,應聲而去。方應物繼續迎客,沒過多久,忽然有店家小廝跑了過來,急聲道:“方公子!大堂內有兩桌坐在中間的客人不肯讓地方,鬧得不可開交,項公子請你過去!”
  方應物嘆口氣,怎的這么多事?怪不得上輩子常聽到別人念叨,這年頭干點事真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喜訊!任督二脈打通了,未來一段劇情基本理順,哈哈哈,大家等著看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