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318 春暖花開的世界

劉吉見未來女婿微微有些走神,便重重咳嗽一聲,問道:“你究竟作何想?”
  方應物當然知道人不能太貪得無厭,功績冊上能記一兩筆,讓自己比別人有個較高的起點就很不錯了,至于這次就沒必要孜孜以求了。
  何況這次本來就是白撿的,當初他也是不想得罪汪芷,根據史料印象隨便指點了幾句應付差事,誰能想到被汪太監聯手王越王大人搞出這么大的動靜。
  想至此處,方應物忽然意識到什么......歷史上汪直此人崛起極快,敗落也很快,前后不過五年時間,仿佛流星一樣掃過大明就銷聲匿跡了。
  本來歷史上的汪直就有這次大捷,只不過在本時空勝利果實更大。但大捷之后一兩年,汪直便漸漸從權力場中消失,最后不知所終,難道是正應了盛極而衰的規律?
  像汪芷只依賴天子寵信便崛起這么迅速的人,從宮中到外朝,各人表面或許不敢說什么,但人心能接受和服氣么?
  歷史大的軌跡應該還沒變,那么眼下汪芷挾內廷寵信和邊塞軍功于一身,聲威算是到達了最高峰,好比前秦苻堅氣勢恢宏的百萬大軍南征,豈不是也等于是站在了一個轉折點?
  方應物想得多,一時間沒有回話,劉棉花還以為他少年意氣不肯放手功勞,又道:“你到底在想什么?難道以你的聰明,也參不透其中道理么?”
  方應物抬了抬頭。“劉公但請放心,小子我豈是舍不得的人?方才只是另有所思。”
  劉棉花想起還沒有問方應物來意。“朝廷這些事本來也不需要你操心,你就說說你今日來老夫這里,所為何來?”
  方應物連忙說道:“特為鄉試座師而來。”隨后便將李士實的為難處境說了一遍。
  至于劉棉花肯不肯出手相助,那就聽天由命了。反正他方應物能幫忙把話傳到閣老耳中,就算是心意盡到——不是人人都有資格或者說有能力傳這個話的。
  劉棉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這又勾起了方應物的好奇心,忍不住問道:“劉公你這是答應還是不答應?我也好向座師回話去。”
  劉棉花撫須淡淡道:“沒什么答應不答應的,你對李士實說。有可能的話,請萬眉州親自對老夫說這件事。”
  “是,知道了。”方應物應聲道。
  能有個回音就好,本就事不關己的方應物懶得再去想劉棉花打什么主意,便起身告辭,如此方應物便離開了劉府。回到家里時,方應物卻看到項成賢在小廳里等候。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
  項成賢迎上來道:“方才我去了叔父那里。”
  方應物對此表示大為驚奇,“你不是躲之不及么?怎的還主動去找他?”
  項成賢正氣凜然的說:“當然要提早向叔父說明,這次開辦宴會吃喝玩樂以及請坊間美人助興是出自你的授意,我只是出于友情幫辦而已,與我本心無關!”
  方應物無語,伸手點了三十二個贊。“項兄有長進!”
  項成賢忽然又問道:“今日午前時候,老座師找你,是不是為的官職?”
  方應物面露訝異之色,“你怎么知道的?當時你不是先出去了么?難道躲在墻外偷聽不成?”
  “為兄豈是如此沒品的人?”項成賢沒好氣道:“是拜訪叔父時,叔父告訴我的。”隨后項大公子繼續解釋道:“你也知道。我叔父如今任滿,到京師選官。他品級和老座師差不多......”
  方應物心思如電,聽到這里便猜出幾分,開口道:“莫非兩人看中了同一個位置?”
  “這你都猜得到?真乃聞弦歌而知雅意!”項成賢先是意外了一下,但隨即又感到習以為常了。
  方應物搖搖手,讓項成賢言歸正傳,“你就直說罷,他們兩個人都看中了什么位置?”項成賢答道:“通政使司右通政目前正空缺著......”
  方應物恍然大悟,對這兩位而言,通政使司右通政這個官職果然是值得看中的。
  京城大大小小的衙門雖然很多,部、院、寺、監名目不少,但外朝真正的核心衙門只有七個,或者略微擴大范圍是九個。
  九個衙門分別是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通政使司,九個衙門的正印堂官便合稱九卿,是外朝第一檔次的官員。內閣加九卿,基本上就是大明朝文官體系的最高領導層了。
  在這九個衙門里,通政使司雖然敬陪末坐,近年來權限也越來越被削減,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依然是九卿衙門之一。
  通政使司正印堂官是正三品通政使,下面分設左右通政兩個堂官,類似于六部里的侍郎。
  如今右通政空缺,這個職位不見得有多大權力,但如果坐上去了,便意味著進入九卿衙門領導圈子了。
  項成賢他叔是老資格從三品參政,李座師是京官外放學官鍍金完畢的正四品提學副使,兩人都是有資格角逐右通政職位的人,結果面對面的碰上了。
  方應物明白了前因后果,恍然大悟,難怪劉次輔和吏部尹尚書死命卡著李士實!
  能不卡住么?這要是放了李座師當右通政,就等于是放了他進九卿衙門領導層的圈子,焉知過幾年不會變成六部侍郎?
  項成賢忽然變得正經起來,“我叔父還說,九卿衙門之中,若是三品侍郎有缺,那他想都不敢想的。但如今正四品右通政出了缺,恰好此時沒有太多其他閑官,對他而言算是官場中難得的機遇,以參政之品級就通政之位也在所不惜。”
  京官比外地官員貴重,從三品官職到了京城轉為四品官職,也不算奇怪,再說散官階位還在。
  方應物同樣很明白,項大人不會無緣無故的將事情完完全全告訴項成賢的,這也是很隱晦的表示求助之意,只不過拿不準自己態度,所以表達方式才如此曲折。對于有志于向上的官員,九卿衙門里的正四品堂官實在是性價比很高的選擇了。
  幫一個人忙是喜事,幫兩個人忙就是......
  一邊是恩師,一邊是同鄉好友的長輩,對此方應物左右為難并極其無語。他真想仰天長嘆并吐槽一句:“關我鳥事!”他方應物只是個連會試成績都不明朗的舉人而已!
  只當個宰輔大佬的女婿,就成這樣了,那要當了宰相,又該難成什么樣子?難怪古人用調和鼎鼐比喻宰輔,沒點調和功夫,能當宰相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現在有好幾個線索,但就是整合不起來,節奏很難把握啊。另外,經過一段時間試驗,晚上在家實在沒法碼字了,以后就每天凌晨和白天在單位時抽空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