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16 即便全天下人都相信你(下)

送走了李座師,方應物嘆口氣。雖然他不太待見這位小家子氣又有點勢利的座師,但任務不能不做,能不能做成另說,至少要表現出積極去做的態度。
  幫忙就幫忙吧,座師混的好點,對自己也不是壞事。但愿在本時空,他老人家別真在四十年后跟了寧王造反。
  只是經驗教訓告訴自己,劉棉花的人情不好討,只能硬著頭皮上。不過下了決心后,方應物反而放松了,還能吃了自己不成?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方應物又抬頭看了看太陽,正是午時,按照一般規律,劉吉這時候應該翹了班快到家了。所以方應物又在家里用過膳,到了午后便出門望劉府而去。
  一刻鐘后,方應物到了劉家,眼見此時零零散散約莫有五六人在劉府大門外候著。只有方應物被門官殷勤的請進了門房,還有座位和茶水——據說在劉家大門內外這一畝三分地上,這是正三品待遇,侍郎、寺卿以下想都不要想。
  門官親自倒了茶水,對方應物道:“我家老爺此時不在府中,今日上朝之后還沒有回來。”
  方應物端茶愕然,今天太陽沒從西邊出來罷?劉棉花居然盡忠職守不早退了?
  他忍不住又想道,這門官完全可以早說,那自己轉身就走了,何必請自己進來坐下喝茶后才說,簡直浪費時間。
  “方公子莫急莫急。”門官仿佛知道方應物的想法,“我家主母先前說過。下次方公子登門后,她想要見見公子你。小的這就進去稟報主母。”
  方應物很意外,無奈道:“眼下我兩手空空,如何好去見你家主母?還是下次再見罷!”門官答道:“主母說過不妨,自家人做客不用見外。”
  這便是傳說中的丈母娘相女婿么?方應物只能等著傳喚了。又等了一會兒,從里面有人出來,引著方應物朝府內走去。一路穿堂過廊,比之前幾次到訪時更加深入,一直來到了后面花園里。
  此時只見花園里有一群人。當中坐著的是一位年屆半百的老婦人,旁邊還有一位三十余歲的婦人陪坐,周圍則是五六個婢女仆婦侍候著。
  看這光景,應該是女人們飯后在后花園消遣。雖未見過,但方應物當然分辨得出,坐在當中的老婦人肯定就是劉棉花的正房誥命夫人,也就是自己未來的岳母。旁邊那位婦人認不出來了。
  被人帶上前去,方應物抱拳為禮,不卑不亢的說:“晚生方應物,見過老夫人。”
  有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何況方應物賣相上佳、風度翩翩,又是少年有為、前途無量的神童之流人物。拿出去也是給人長臉面的貨。
  故而劉老夫人只看得眉開眼笑,連連點頭,抬手虛扶道:“都是自家人,何須多禮。”
  方應物趁勢站直了身子,劉老夫人又指了指旁邊的美貌婦人道:“這是你劉家大兄的內室。姓蔣的,你叫她大嫂即可。”方應物又行個禮道:“見過大嫂。”
  此后劉老夫人拉著方應物問東問西。絮絮叨叨說了許多衣食住行家常話,方應物耐心而仔細的答著。兩世為人大半時間都是孤兒,這種經歷還是第一次有,叫他感到十分新鮮,倒沒覺得煩。
  方應物的態度更討老人喜歡,一時間覺得天下良婿莫過于此。如此劉夫人又道:“你劉家兩個哥哥都回了老家去,眼下都不在府中,不能喊來與你相見了。此后雖然過陣子才行婚禮,但之前可時常走動,不用見外。”
  旁邊那位大少奶奶蔣夫人撲哧一聲笑,略尖酸的對老夫人道:“母親這話說的遲了,之前方小哥兒也沒少走動往府里走動罷,不然怎的讓父親認準了他。”
  這話讓方應物聽著很不中聽,好像他多么卑躬屈膝逢迎劉家似的......他方家可從來沒有死皮賴臉求著劉棉花要結親,他方應物也是少年得志不愁娶好不好?沒了劉棉花,還有李東陽呢。
  本來方應物要開口諷刺回去,但是又想了想,便忍住了。如今情境不同,岳母當前,自己還是表現的老實一些,賺點同情分就好。就算自己吵嘴能吵贏,那也是一個輸,有點情商的人也不會這么干。
  所以方應物只能暗暗調整臉部肌肉,擠出幾絲笑臉,對老夫人表示自己渾然不在意,很大度、很有心胸、很風輕云淡的樣子。
  劉夫人還以笑意,氣氛沒有破壞,場面依舊其樂融融。
  但在這時候,突然有個小婢女從后面站了出來,抬起手指著大少奶奶,細聲細氣的責問道:“你這話說的渾沒道理!方家小哥兒到家里來的多不多,那是老爺說了算的,輪不到你這當媳婦的說三道四!”
  氣氛登時僵住了,方應物連連咋舌。這個劉府好歹也是宰相人家,家里應該規矩森嚴才是,怎么竟然有這么逆天的小婢女?即便是再受主人家寵愛的婢女,也不能在外人面前公開頂大少奶奶的嘴罷?
  這小婢女如此無禮犯上,手指頭都快戳到蔣大少奶奶的鼻孔了,但周圍卻沒人攔著,只是低垂著頭,全當什么也沒看到。
  劉老夫人苦笑連連,伸出手一巴掌拍掉了小婢女的白嫩小指頭,“你這小妮子,人還沒過去,倒先護上短了!還不滾回屋里去!”
  雖然老夫人沒有明說什么,但方應物要是傻到還沒聽懂,那根本就不配站在這里被當劉棉花家的毛腳女婿對待了......
  應該說,方應物不是沒見過她,但那是將近三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之前兩次都是遠遠地驚鴻一瞥,印象實在模糊。更何況十幾歲年紀是小娘子發育最快變化最大的時候,所以這次方應物居然沒認出來。
  “小婢女”臉色一紅,扭著小腰身背過方應物,又提裙子邁著小碎步,轉眼間消失在花園月門外。
  仿佛電光火石之間,方應物還能來得及迅速掃幾眼這小娘子的面容長相——眉毛細細長長的,像是劉棉花;眼睛圓圓的,像是老夫人;小鼻子小嘴巴像是......人已經轉過身去。
  見方應物瞄著月門不說話,劉老夫人打個哈哈道:“家教不周,讓小哥兒見笑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這算是補昨晚的吧。現在怎么總覺得有時差啊,晚上老是困死,每次都是早晨四五點起來才有精神寫。今天一定要不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