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312 一滴冷汗

這兩日,朝廷上忽然一夜之間仿佛進入了新聞多發期,很多消息一股腦的傳了出來。
  分量最重的消息,當然就是天子下詔,正式任命翰林院掌院學士徐溥出任本次會試主考官,翰林學士王獻為副主考,同時任命的還有其他十八房考官。
  這幾乎就是直到最后關頭才公布人選,為的就是避免各種請托。接到詔書的各位考官大人便紛紛收拾行囊,以最快速度進駐貢院,然后做出避嫌樣子,斷絕一切與外界的聯系。
  與會試考官人選這類消息比起來,其他消息就不那么引人矚目了。比如說侍講李東陽、編修方清之受命編纂《文華大訓》。
  又比如京師官場傳言,文淵閣大學士劉棉花見方清之得了圣眷,便舊事重提、攜恩圖報,要強行把小有名氣的神童方應物收為女婿。而方家迫于承諾,萬般無奈下,為了不做失信之人只得答應,只等春闈結束便成親。
  這個消息,還是令很多人扼腕不已,產生了“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或者“好白菜都讓豬拱了”之類的感慨。那劉棉花不愧是善于投機的人,硬是騙來方應物這么一個好女婿。
  與此同時,劉次輔家的丑聞卻漸漸有平息的苗頭。天子把奏章都留中不發,這態度很說明問題了。寶座上那位不配合并且沒有回音,只有大臣們一味上奏疏便顯得很無趣了,歸根結底只是個衙內丑聞而已。又不是劉次輔本人禍國殃民了。
  方應物對此無所謂,也懶得繼續關注了。本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劉次輔到不倒霉并不是他的目的。
  如今他已經進入了徹底的臨陣磨槍狀態。這段時間雜事太多,嚴重分散精力,臨到考試時陡然緊張起來。這日午后方應物正在屋中讀書,忽然聽到有人叫道:“方賢弟在么!”
  這聲音分明是項成賢的,方應物連忙走出門口,果然看到項大公子在院里大呼小叫。方應物連忙迎上前去,見禮道:“項兄怎的從都察院出來了?案子審理不會如此之快罷?”
  自從敲了登聞鼓后。項大公子便一直被留在都察院里,隨時接受都察院訊問,不想現在卻出來了。
  項成賢回答說:“眼下并沒有結案,但后日便是會試開考的日子,難道都察院還能為了審案耽誤為兄我應試?故而先放了我出來,等會試完了后再說。”
  目前方應物的最大目的已經達到,父親侍班東宮甚至是超出預料的收獲。所以案件審理結果對他而言已經無關緊要了。但方應物還是問了問:“如今案情審理到什么地步了?”
  項成賢又答道:“東城兵馬司曹大人大概跑不掉了,無論如何,他擅自捉拿我是證據確鑿,眾目睽睽的無法不認,這項可以定罪。
  至于曹大人與劉二公子互相勾結濫用公器的罪名,固然沒有實際證據。但旁證很多,也不是他能輕易地賴掉的。不過也有些意外之事,都察院傳那杜香琴到衙問話時,不知為何,杜香琴卻一口否認了受欺壓的事情。”
  方應物本來只是隨口一問。表現出對好友的關心,卻沒想到還真問出點狀況。“杜三娘子到底是如何說的?怎的突然變了卦?”
  “杜香琴姑娘說,她一直仰慕劉二公子才華,所以交往中主動少收了錢財,不存在劉二公子欺壓勒索她的事情。至于為何坊間出現劉二公子仗勢欺人的傳言,大概是因為外人不明真相,故而產生了誤會。”
  方應物吃了一驚,沒想到杜三娘子在公堂上居然全盤否定了先前的說辭,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難道是劉家在背后使了動作,封住了杜三娘子的口?以劉家的能力,確實可以做到這點,但細想之下,方應物又覺得不可太可能,以劉珝那簡單粗暴的高傲性格,會委曲求全與下九流妓家討價還價?
  其實杜三娘子是否指控劉二公子無關大局,即便她出面去控訴劉二公子為非作歹也可能沒用。而且方應物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憑借一個妓家就能實質性的重創劉次輔,或者說方應物的主要心思不在這上面,他的布局是“以我為主”,自家刷自家的聲望就行了。
  但方應物仍然想弄清楚杜三娘子變卦的內幕,自己的完美布局怎能出現任何不受掌控的小瑕疵?
  項成賢與方應物說完話,又火燒火燎的向外走,他這段時間在都察院被關著,可是憋悶壞了。方應物連忙叫住他,“你又要出去作甚?”
  “杜姑娘此人不錯,我還是有為她贖身的意思。但我實在不解杜姑娘好端端的怎么變了卦,所以要去教坊司胡同那里仔細問個清楚!”
  后天就要大考了,這廝還有心思去教坊司胡同找女人?方應物剛想勸幾句,但又想起項大公子壓根就是抱著觀光長見識的心態來參加會試的,根本沒指望這次會中式,勸他有用么?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罷,方應物無奈的苦笑幾聲。原本還想把自己的復習材料給項大公子一份,現在看來還是算了。他自己都對考試不上心,自己又何苦來哉。
  這時項成賢指著方清之書房方向,擠眉弄眼的問道:“你去不去?自從到了京師,你我還沒一同瀟灑過,令尊如今青云直上,你又何必如此辛苦。”
  方應物黑著臉揮揮手,把項大公子這不求上進的損友趕走,他可不是沒人管的考生。雖然這兩天因為父親升格的緣故,家里訪客多了起來,導致父親沒什么空督促自己讀書,但若自己敢跑出去吃花酒,再回來非被處以家法不可。
  項成賢邁了一個方步,拱拱手并昆曲念白腔告辭道:“那就回見了......待為兄會過杜姑娘,明日再與方賢弟一同前往那貢院也。”
  “杜姑娘是誰?”忽然小院門口有人問道。項成賢心情愉快,邊轉身邊答道:“告與先生得知,乃是教坊司胡同里有名的美人......”
  方應物剛才就已經看到院門處有人來了,但他并不認識,猜測是拜訪父親來的。只見得此人四十多歲年紀,國字臉龐,氣質相當不怒自威。
  項成賢轉過去后,看清楚了背后問話的人,好似被掐住了嗓子,尖叫一聲道:“叔、叔、叔父!”
  叔父?方應物頓時明白了,他項成賢有個親叔叔叫項文泰的在福建當從三品參政。眼前此人一臉官相,肯定就是項文泰項大人了,只是不知為何突然出現在這里。
  又仔細想了想,方應物猜測項參政八成是任滿回京述職來了,因為與自家是同鄉之義,當然要來拜訪走動。然后又碰巧撞上了項大公子......
  同情的望了望項成賢,方應物對項參政行了個后輩之禮,然后很體諒的說:“晚生不打擾項大人家務事了,若行家法需要什么器物,只管找我家下人就是。”
  隨即方應物閃進書房,關上了令項大公子絕望的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欠更又卡文的苦逼傷不起啊!!!五點起床一邊憋思路一邊憋字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