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310 干點事真難

如今天氣漸好,雖然沒有花開但也到了春暖時候,戶外活動也漸漸多了起來。在翰林院大堂后的名勝柯亭中,又開始出現圍坐煮茶、談天說地的風雅身影。
  這日又有十來個翰林弄了一包御賜茶葉,齊聚在柯亭中消遣。眾君子的名銜從編修到學士不一而足,但依著詞林中不論官銜只論前后的特殊學術風氣,統稱為翰林罷。
  侍講李東陽和編修方清之也在其中,其實方清之手頭有點其他事情,沒想來參與這次雅趣,但是他有話要與李東陽前輩說,便只好跟著過來了。關于自家兒子的婚事,無論如何也要給李東陽一個交待,這是最基本的禮節。
  方清之坐在李東陽身邊,幾次欲言又止,不過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李東陽此人雖然仕途不大得志,但卻是有名的文學之士,詩詞作文出類拔萃,在這種雅集場合里很容易就成為話題中心,方清之想找與他單獨談話的時機不容易。
  忽然間,遠處有人呼了一聲:“謝于喬來了!”便使得柯亭眾人停了談話,不約而同的轉頭望去。
  謝于喬就是正五品詹事府左庶子、東宮講官謝遷了,此人乃是成化十一年的狀元,又深得禮部左侍郎、翰林院掌院學士徐溥賞識,短短六年間,便從翰林院修撰升到了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還跳出了翰林院小天地,成為東宮講官之一。
  再加上本身年紀才三十四歲,謝大人堪稱前途無量,是翰林坊局這個詞臣圈子的著名政治明星,幾乎將來注定要入內閣的。
  目前在這個年齡段上,能與謝大人拼風頭的只有詹事府左春坊左諭德程敏政了,但仍比謝大人差了一籌。不過知道另一時空未來歷史的方應物總覺得程敏政此人太喜感......
  謝遷這樣的人出現,當然引得柯亭眾人關注,翰林雖然是清流里的清流,但清流不等于是不食人間煙火。
  不知道是誰帶了頭。起身大步前往院首處,做出迎接姿態。于是便引得柯亭里眾人紛紛跟隨,不論長幼尊卑,一起前往院首地方。仿佛一瞬間,剛才還接踵摩肩的柯亭立刻放空,成了冷清地方。
  面對這種情況,編修方清之皺了皺眉頭。猶疑了幾下。他想起了兒子對他的叮囑:“在翰林院里,無論見到誰都可以謙卑一點,但見到謝遷,一定要拿出分庭抗禮的氣勢!一定不能自居下風!他雖然現在混得好,但他曾經見死不救、有失道義,在我家面前永遠是理虧的!
  人都是善忘的。尊貴的人做過的錯事更容易被世人忘記!只有父親你不斷在他面前擺出另類高傲的樣子,別人才會不斷記起他理虧的那件事!若父親你自己的態度先放低了,別人更不會幫你較真!”
  但自己若不同于眾人,會不會顯得太特立獨行、太突兀、太失禮?方清之為難的想道,忽然眼角余光瞥見身邊還有別人,仔細去看是李東陽,便松了口氣。
  有李東陽這比謝遷更“老”的前輩都沒動。他方清之跟著更老的前輩不動也沒什么......
  悲催的李東陽,年紀與方清之、謝遷其實是差不多的,但卻是名符其實的“老”前輩。
  此時李東陽心里五味雜陳,見到后輩人物謝遷的排場,怎能不讓他感由心生唏噓不已?
  他從今上登基那年就進了翰林院,至今已經過去十七年,但還只是個六品侍講,關鍵是仍然拘于翰林院小天地內。沒有出現明顯的上升渠道——詞林官中,從來不看品級,關鍵是看有沒有上升渠道,大學士名義上也才正五品而已......
  再看看謝遷,比他李東陽入翰林晚十年,雖然說謝遷狀元起點高,但這升遷之快速實在是他李東陽望塵莫及的。人生際遇差距實在太大。
  話說遠了,眼下讓李東陽糾結的是,如今環繞周圍的眾人嘩啦啦都去迎接謝遷了,他李東陽去不去?
  若去。有點別扭,他李東陽是比謝遷早入翰林十年的老前輩,去迎接后輩人物實在放不下架子,怎么看也有點卑躬屈膝的樣子;不去,又顯得不合時宜。
  正當這時,李東陽眼角余光一瞥,身邊竟然還有別人。仔細看去,原來是方清之,而且他一臉對自己有話要說的模樣。
  李東陽便松了口氣,不是自己不合時宜,是有別人要拉著自己說話,所以不便去院首那里了......
  李東陽與方清之兩人很有默契的對視一眼后,不知怎的忽然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思,齊齊感到忍俊不禁,不約而同的“哈哈”大笑起來,意味深長的心照不宣。當然這笑聲在外人看來,只能是莫名其妙。
  謝遷今天偷得半日閑來到翰林院,也是開年后聯絡感情來了,關系也是要經常走動的。他習慣性的來到柯亭這里,站在院門處,便見一群人迎了上來。
  寒暄過幾句,謝遷正想領著眾人去柯亭那里坐坐,但遠遠的望見方清之站在那邊,于是乎謝大人停住了腳步。
  之所以停住腳步,也許是謝大人面對方清之天然有點心虛,也許是故意為之,但誰也說不清楚,也沒人能說得清楚。
  眾人與謝遷就一直這樣立在院門處干巴巴的聊著......方清之與李東陽單獨被晾在了柯亭,孤零零的面面相覷,看起來很尷尬。
  一邊是眾星捧月,一邊是孤立的兩人,翰林里九成九都是聰明人,當即就有人感到不對頭了,不過沒人說破。有些事情是心知肚明但不能說出來的,只能面上若無其事。
  方清之根本無所謂,但李東陽長嘆一口氣,有點懊悔今日不該一時感懷身世鬧書生氣,結果成了這尷尬場面。都忍了十幾年了,還差這一天么?
  卻說方清之又斟酌片刻,正要開口把方應物的婚事告知李東陽時,又有人沖過來,對著院子大喊道:“方編修!李侍講!兩位大人在否?”
  被驚擾到的眾人齊齊注目。這大喊大叫的人原來是在翰林院負責雜務的孔目,姓張。
  方清之走下亭子臺階,對李孔目道:“我與李兄在此,閣下有何貴干?”
  張孔目三步并作兩步的沖上來,對方清之道:“從宮中有詔書到了!兩位大人快快去接旨!”
  翰林院與內廷聯系密切,有詔書過來實在是家常便飯一樣的等閑事情,本不值得驚奇。但是方清之和李東陽兩個人。一個是最近很有風頭的人,一個是十幾年的板凳人物,有什么圣意能將兩人湊到了一起?這讓眾人很好奇。
  方清之經自家兒子暗示過,心里有所預感,但李東陽卻忐忑不安,兩人便一起前往大堂接旨去。不只兩人。還有一些看熱鬧的也去圍觀。
  詔書前半段駢四儷六的可以忽略掉,在翰林院都是大家寫熟也聽熟的東西,關鍵話只有一句,“侍講李東陽、編修方清之俱為《文華大訓》編纂,皆侍班東宮”。
  方清之有心理準備,早在家里悶騷完了,此刻面上不動聲色。鎮靜如常,一板一眼的完成了謝恩儀式。讓人看到后,贊一句“方編修遇大事有靜氣,得恩遇而不忘形”。
  但李東陽被突如其來的幸福砸暈了,雖然他被十幾年板凳生涯磨練的心性堅強,但是此刻仍舊忍不住恍恍惚惚。還好旁邊有個榜樣,能叫他學著方清之按部就班完成了謝恩,沒有出錯。
  不過話說回來。李東陽沒有當場暈過去,那已經可以說是心理素質非常強大了。
  還是那句話,翰林中不看品級,只看有沒有上升渠道。比如同樣的五品,進入上升渠道的,五品就可以進內閣辦事;沒進入上升渠道的,就只能在翰林院當一輩子五品老學士。
  這次關于李東陽和方清之兩個人的任命。表面上看兩人官銜品級原封不動,但主修皇家教材和侍班東宮兩項差事可是千金難買。這象征他們進入了上升渠道里,不再是普通翰林,而成為有望角逐內閣坑位的翰林。
  可以想象得到。只要幫皇家修完《文華大訓》,兩人肯定是立地升級,轉為詹事府左右春坊里的官員,這是在禮節上皇家必須給的謝意。
  詞臣升遷與其他官員不同,有自己專屬的快車道,那就是轉為詹事府左右春坊官員,再外放為寺卿、侍郎......到最頂點當然是殿閣大學士。
  前來旁觀的眾人一片嘩然,今次這特殊的詔書果然有特殊意義。翰林院是精英薈萃的清流華選之地,隨便一次人事升遷,都有可能影響到若干年后的朝堂走向。說得嚴重些,這詔書等于是在未來閣老候選人名單上增加了兩個人。
  嘩然之后,眾人蜂擁而上,一起向李東陽和方清之道喜,一時間大堂中人聲鼎沸。
  前一刻煢煢孑立,后一刻繁花似錦,人生的大起大落實在太刺激了......李東陽清醒過來后,沒有陶醉于別人的恭維,連忙拉住傳旨太監,悄聲問道:“在下何以沐浴天恩?”那太監答道:“聽說是劉博野舉薦的。”
  李東陽愕然不已,他與劉棉花八桿子打不著一撇......他也曾經夢想過,有人慧眼識珠,向朝廷舉薦自己這個人才,但是做夢也夢不到竟然是由劉棉花舉薦啊。其實由誰來舉薦自己都不奇怪,但劉棉花是這樣無私的人么?
  人群漸漸散去,方清之可算找到了與單獨談話的李東陽機會,“賓之兄,關于犬子的婚事,實在要對不住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昨天看到電腦就想吐。。。今天早晨起來后趕緊碼字補上昨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