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305 緊張不起來的會試

劉府這個送信的管事還是走了,方應物望著他的背影沉吟不語。方清之雖然站在旁邊,但始終沒大聽懂劉大學士與自家兒子打什么啞謎,不過他看得出方應物的為難神色。
  “如果你實在不愿意,那就拒絕掉,有什么可猶豫的。”方清之如此對兒子道。
  方應物看了眼父親,慢慢的說:“我沒有什么,但或許父親會有所阻礙。”
  方清之微微愣了愣,拍拍方應物肩膀道:“沒關系。”
  首輔萬安與次輔劉珝暗中角力,而方應物鼓動父親跳進這個漩渦里,不僅僅是為了刷點聲望。可以刷聲望的事情多了,不差這一次,方應物如此賣力氣,當然還因為有更深一層的目的。
  這個目的說起來,那就是收取帝心,最起碼要在天子心目中掛上號。方應物想推動父親進步,帝心兩個字肯定繞不開,混詞臣圈子的,有了帝心進步才快。
  但當今天子是個沉迷于自我娛樂的宅男,對宮外的事情沒有太大的興趣,對大臣之間的爭斗更是懶得關注。再說,京師文武官員數千人,陛下哪里都記得住?
  故而想要引起陛下的注意并不容易,但這次事情就是一個機會。因為劉珝是天子的老師,是大臣中與天子私人關系最密切的人之一,老師鬧出了丑聞,當然會引起天子的特別關注。
  所以方應物就借此機會入手,最終目的顯然是爭取帝心,一切都要圍繞這個根本目的做文章。能讓自家父親在天子心中留住一個位置就算最大的成功了。聲望什么的只是順手為之但不嫌多。
  因而才會出現方清之以德報怨、為劉次輔開脫的奏疏。有師生情分在,天子從內心感情上肯定傾向于劉次輔。而方清之顧全大局為劉次輔開脫的表現。當然會讓天子產生欣賞的態度。
  而且還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分析帝王心術。當今成化天子雖然性取向有點小特殊,寵愛年長十七歲的老女人萬貴妃。性格也有點宅,輕易不出宮門,綜合來看實在算不上明君,但總體而言還是心理健康的皇帝,沒有什么扭曲變態的性格。
  這樣的天子其實都是很矛盾的,既希望大臣個個忠正賢良,認真幫自己治理國家,與自己博得一個明君賢臣的千古佳話;同時又希望大臣能順從自己,能夠聽話不搗亂。讓自己過的更舒服一點——這就是很典型也很正常的一種帝王心態。
  而在方應物的策劃中,至少在劉次輔丑聞事件中,自家父親很可以滿足天子這種奇怪的心理,既當婊子又有牌坊。
  若能因此而進入天子視線里,成了天子心中掛上號的大臣,那再好不過了,正所謂簡在帝心也。
  雖然一時半會兒可能看不到效果,但是潛移默化的隱性好處不可估量,沒準下一次天子需要提拔人才時就會想到父親。只是需要等待機緣。
  以上這些,才是方應物隱藏在內心最深處的心思,連父親都沒有告訴過,也沒有必要告訴。
  方應物本來并不認為有誰能看得出他的深意。但卻冷不丁被劉棉花暗示了一下,實在有點始料未及。難道自己這回真的被劉棉花看破了?
  劉棉花說,這個“夢想”能否實現。就在自己一念之間,這簡直就是**裸的威脅!
  自己的目的是讓天子對清新脫俗的父親產生良好感覺。但劉棉花想從中搗亂就是大麻煩了。
  他位居內廷閣老,本身就接近宮中。同時又對自己狀況了如指掌,算得上知己知彼。在這種優勢下,劉棉花想要不懷好意的在天子面前說幾句恰到好處的讒言,毀掉小清新再簡單不過。
  “以后不能與劉棉花走的太近,當敬而遠之,此人實在是太精明。若走得太近,那不知不覺就要全被他摸透了,這種感覺真是糟糕透頂。”
  方應物如是想道,但此時他正站在劉府的大門口。劉府的門官對方應物的熱情再次提升了了一個高度,但仍融化不了方應物的冷漠。
  吃軟不吃硬的方應物見到劉棉花時,臉色也不甚好看。他方應物雖然講究實用主義,但也是有氣節有底線的人,豈能被人強逼著成親?
  劉棉花渾然不在意,與方應物東拉西扯的寒暄起來。他不提起婚事,方應物自然也樂得裝糊涂。
  忽然,劉棉花笑容滿面的說:“內閣受命,要編纂《文華大訓》,老夫也是兩個總編之一,你聽說過么?”
  方應物下意識的點點頭,上輩子搞研究的時候聽說過這個東西。所謂《文華大訓》是成化天子命令大臣為皇太子朱佑樘編的一本教材,好像由閣老負總責編纂的。
  劉棉花嘆口氣,“但是人手尚不足,光靠老夫怎么編的起來?老夫也沒有這個精力。”
  聞弦歌而知雅意,方應物有點激動起來,難道劉棉花的意思是想推薦自己父親參加編纂《文華大訓》?
  編書這種事情,放在二十一世紀衙門里那相當冷門,但在這年頭的意義可完全不同,說是最清要的工作也不為過。特別是幫皇家編書的,編什么實錄、會典、大訓之類的,編完了按慣例都是要立地升官的!
  更重要的是,《文華大訓》是編給東宮太子的教材,那么對參加編教材之人總該給點便利罷?比如說加個侍班東宮之類的名頭......
  有了這個名頭的翰林,那就不是一般的翰林了,而是翰林中的翰林了,算是真正進入了快車道,升職加薪迎娶白富美成為宰輔踏上人生巔峰都不是夢了。
  而且預知未來的方應物還知道,成化天子沒幾年壽命了。現在進入東宮侍班,只要混個五年左右便能等到太子登基,并輕輕松松獲得一個從龍之功。
  有了這個打底,那么以后就可以踮著腳翹望內閣坑位了,性價比極其高!歷史上下一代弘治朝的內閣大學士基本上都是這種出身。
  “我看令尊才華橫溢、學問精粹、德行出眾,是最適合編書的人選,欲向天子進言舉薦。想來以令尊最近的表現,天子沒有不準的道理。”
  忽如一夜春風來,凍土迅速化解,氣節就暫時讓他隨春風而去罷。方應物恭敬的拱拱手道:“代家父謝過閣老厚愛!”
  只有才華名望之類的東西沒用,只獲得天子好感也沒用,只能說有了基礎。但是,仍需要機緣才能把基礎轉化為實際好處。沒想到父親的機緣來得如此之快,劉棉花說的這個豈不就是大機緣?
  “只不過,千萬不要讓家父知道是由閣老推薦的,否則他只怕不從。”方應物又道。
  但這句提醒讓劉棉花忽然感到有點郁悶,“現在可以談談婚事了罷?”(未完待續。。)
  ps:一邊打瞌睡一邊寫,進度慢了半小時,好像沒寫出搞笑效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