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303 會試之前

正月即將過去,京師街面上,春節的氣象也漸漸的淡了,相應的天氣也越來越有暖意,尤其是中午這段時光。
  太子少保(加官)、禮部尚書(虛銜)、文淵閣大學士(實職)、入直文淵閣(差事)劉吉從昏暗的文淵閣里慢慢走出來,只覺得眼前一亮。外面正是艷陽天,初春正午暖洋洋的令人十分舒適,舒適到困倦之意油然而生。
  雖然最近首輔萬安和次輔劉珝又開始暗中較勁,但這并不影響第三大學士劉棉花的心情。
  活動了幾下腿腳,劉閣老優哉游哉的出了內閣院門,在左順門門房里招呼了自己的隨從。然后一同出宮,準備回家美美的吃一頓并午睡去也。
  雖然傍晚才是下班時間,中午出宮實在有點不合制度,是嚴重的自由主義作風散漫問題,但誰能管到一個宰輔大學士的行為?制度從來不是約束上位者的。
  其實這個問題沒少被人議論,可棉花閣老就是這么瀟灑,就是這么一生不羈愛自由。
  從左順門離開時,劉吉劉閣老的眼角余光注意到有兩個值門太監對自己指指點點了幾下,想必又是議論自己翹班罷。
  “夏蟲不可以語冰的蠢貨,這就是老夫能當大學士,而你們只能當最低賤守門太監的原因。”劉棉花面上暖如春風,心里卻罵了幾句。
  越是年老的猛獸越是多疑敏感,護地盤的心里越重,比如某位比他年紀大十歲的內閣首輔......
  若他劉棉花表現太積極。那和某次輔這個二貨有什么兩樣?說二貨真是二貨,某次輔就差把“我等著當首輔”幾個字刻在臉上了。真是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
  內閣辦公地點位于宮中,出了左順門。又向南過午門、端門、承天門、才算出宮,然后拐彎折向西出長安右門才算出皇城。
  走在宮中甬道上,劉棉花想入非非,很認真的思考一個重大問題。
  他這樣回家實際上是繞了一個大彎路的,其實也不是沒有近道。完全可以不用向南走端門、午門、承天門這條路,直接向西從西華門出宮,至少可以省去三分之一路程。
  是不是應該找個槍手為自己代言,叫他上疏替宰輔大學士奏請一點宮中行動的特權,讓天子允許宰輔大學士從西華門出入宮禁?
  如果事成了。不但自己方便,也算是澤被后人了罷,劉棉花為自己的情懷暗暗感慨一番。
  不知不覺走到了長安右門外,劉府家奴早已候著了,連忙上前迎接并恭請老爺上轎子。
  劉閣老施施然走到轎前,正抬了腿要上,忽然附近響起一通急促的鼓聲。
  這里哪來的鼓聲?劉閣老心里閃過一絲疑惑,很快又記起,登聞鼓也是設在長安右門外的。
  劉吉下意識的順著鼓聲望去。卻見在路對面登聞鼓那里,有個青年士子被幾名看守登聞鼓的錦衣衛官校圍住,正在說著什么。
  上次有人到登聞鼓這里告御狀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去年還是前年?劉棉花忍不住好奇,對一名隨從道:“去問問看。那人有何冤情?”
  不多時,被派去問話的隨從回到這邊,稟報道:“小人去問明白了。那個讀書相公乃是淳安縣進京趕考的舉子,前些日子被東城兵馬司曹指揮囚禁了一日。因這曹指揮與次輔家二公子關系緊密,生怕無衙門敢受理。所以要告御狀。
  他還說,本意是想專心準備會試,不愿多事,但對次輔行徑實在看不過眼,所以要站出來揭露真相,伸張正義。”
  別人聽到這個回報,不知道會重點關注哪幾個詞,但劉吉聽到后,腦子中盤旋的卻是“淳安縣”三個字。
  淳安縣人方應物是他的重點女婿人選,投入的關注力度當然很大,所以對淳安縣幾個字也很敏感。
  劉棉花雖然不很清楚內情,但憑著直覺也能感到,這個告御狀的淳安縣舉子只怕沒那么簡單,他是方應物同鄉這會是巧合么?
  方應物是什么樣的人,行事是什么樣的作風,別人或許會被表象蒙蔽,但他劉棉花難道還不清楚?
  他想干什么?劉棉花進入了轎子中,卻忘了下令起轎,就這樣安靜的坐在那里思索。
  別人或許看得清下面一步兩步,但劉棉花仿佛已經慢慢的推演出了下面四步五步,以及最后可能是個什么結果。
  想清楚后,劉閣老不由得坐在轎中長嘆一聲:“恨不生子若此!”
  卻說這劉吉原本還想看看方應物的運道如何,試金石就是今科春闈。不是劉棉花太迷信,而是要力求穩妥。
  縱覽史書,可以看到很多人物都稱得上才干卓越、聰明機敏,但始終缺了一點運道,結果懷才不遇、郁郁終生。
  誰敢保證方應物就有運道?世上從來沒有完美無缺的人和事,即便方應物這么妖孽,萬一偏偏就缺一點運道呢?若幾次會試不中,那他就廢了。
  此刻劉棉花終于下定了決心,即便方應物此人有命無運、仕途不順,一輩子就是個舉人,那也非常值得招婿,最少也可以充當千金難求的智囊!
  “老爺?老爺?”長隨在轎子外面輕聲呼喚道。
  劉吉從深思中醒過來,才發現自己還停在長安右門外沒動地方,便吩咐道:“走了!”
  隨后想起什么,又對長隨吩咐道:“回了家,你讓內外管事速速開始籌備嫁妝物事,務求豐厚,越快越好!”
  長隨愣了愣,怎么突然如此著急起來?他們劉家小姐才十五歲罷,真不用急的。但自家老爺心思深不可測,他沒敢多問,只是答應下來。
  劉棉花的心思按下不表,卻說項大公子雄赳赳、氣昂昂的敲了登聞鼓,大爆劉二公子眠花宿柳只給半價,以及勾結東城兵馬司為非作歹的丑聞,登時便如火上澆油,炒的朝廷要炸鍋了。
  登聞鼓案件由都察院負責審理,項大公子是這樣在都察院說的:“出于同鄉之義、救助之恩,晚生對劉二公子抹黑方賢弟實在看不過眼!又見方家父子為顧全大局、忍辱負重,但仍反而人善被人欺,晚生便更忍無可忍!
  想來想去,自家無權無勢,所以只能借此手段來報恩,并為方賢弟正名!方賢弟若非為救出我,怎么會去教坊司胡同尋訪線索?又怎么會被朝廷大臣看到?”
  劉二公子欺壓妓家、勾結兵馬司為非作歹甚至拘押趕考舉子這種事放在平常,雖然也算個事,但不算大事,更不算天大的事。但在如今這個氣氛下爆了出來,那份量自然不同。
  更何況之前劉二公子為了挽回自己清白,把黑鍋都往方應物這邊扔,現在回過頭來看,只這推脫責任、污蔑別人的事情也堪稱是丑聞!
  之前還可以說是無意犯錯,現在成了故意為之!這不是道德有瑕疵,簡直就是道德敗壞!道德有瑕疵,還可以說只是劉次輔教子不嚴,但道德敗壞......
  要知道,拿劉二公子尋花問柳這種破事來吵,大家都是揣著明白裝糊涂的,多是抱著看熱鬧、耍熱鬧的心理。
  人人都知道,憑借這件事就想把劉次輔如何,那是不可能的。
  幕后指使者的最大目的只怕也就是打擊一下劉次輔的威望,遏制一下劉次輔的上升勢頭,順帶調戲一下劉家——這一兩年,劉次輔周圍已經形成了一個很有能量的權力集團,讓某些只靠抱貴妃大腿上位的大人物感到極其不安穩了。
  但在這個節骨眼上,有苦主將劉二公子的更大丑聞鬧了出來,上上下下都驚訝到了,甚至驚訝到有那么一瞬間不知所措。
  有些人赫然發現,這次還真有可能干掉劉珝,最不濟也能狠狠割他一塊肉,那絕對不是不痛不癢了!
  當事人謹身殿大學士劉珝也愕然發現,原來自己并不是穩如泰山的,真有可能倒臺!
  陰謀!有陰謀!到底是誰的陰謀!
  更令劉次輔難受的是,之前他又是上書請辭,又是打了兒子五十棍,又是主動讓兒子主動從國子監退學,為的就是盡快徹底平息輿論。
  該做的都做了,能做的也都做了,沒想到現在又鬧出這一出,還有什么可以施用的辦法?
  這就宛如武林高手對陣時,己方招式已經用老了,但對方突然又亮出了后招,為之奈何?
  這時候,劉珝殺了自己那二公子的心都有了,對這些事他根本就是不知情的,自己也是被兒子隱瞞住的!
  在內閣中得到消息后,劉次輔真無法安穩了,立刻起身擺駕回府。到了家里,立刻讓家人將二兒子從房中抬了出來,直接扔在堂前階下,
  看著狗屎一樣的兒子,劉次輔忍不住咆哮道:“不孝逆子!前陣子事情開始鬧起來的時候,你為什么不主動全部坦白!”
  重傷未愈的劉二公子連軟榻待遇都沒有了,只能趴在堂前冷冰冰的臺階上,渾身苦楚難以言表。
  聽到父親的厲聲喝問,他肩膀忍不住瑟瑟發抖,不敢抬頭看父親,但仍感受到那濃得令人窒息的怒氣。
  當時他怎么敢說?說出來不怕被父親打死么?(未完待續。。)
  ps:有月票的書友請等等我!今天可以大展拳腳,等我今天補完節操良心三更后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