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301 實在太刺激了

謹身殿大學士次輔劉閣老上書請辭后,這幾天一直在家休養,同時杜門謝客。其實這都是固定程序和規定動作,每每宰輔大臣遭到圍攻時,一般都要做出這種姿態,以示自己忠心耿耿心底無私、絕無戀棧權位之意。
  劉珝雖然上了請辭奏疏,但他并不擔心天子會準奏。按著約定俗成的規矩,絕對沒有準奏的道理,而且天子還會下旨挽留,這也是規定動作。
  更何況昔年天子備位東宮時,他劉珝乃是東宮講官,而且不是掛名的講官,是實打實的太子老師,稱為帝師一點也不為過。如今天子見了他也要喊一聲“東劉先生”,不可能趕他走人。
  所以說,內閣三巨頭中,次輔劉珝與天子私人關系相對算是最密切的一個,這也是他敢高調與首輔萬安叫板的最大資本——就拿這次彈劾事件來說,劉珝百分之一百肯定是萬安在幕后。
  不過在家不出門不意味著劉次輔消息閉塞,他對外界動態還是一清二楚的。能與首輔萬安相斗,除了帝師身份以外,劉次輔自然有一批看起來可靠的盟友和小弟,隨時可以向他通風報信。
  這天劉閣老在家無事,吩咐下人們用軟榻將養傷的二兒子抬到跟前,劈頭蓋臉又是一通訓斥,只不過沒有動手而已。正所謂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
  劉二公子對父親真是畏懼非常,趴在軟榻上一聲也不敢吭,唯恐再為自己招來皮肉之苦。前幾天那五十棍是動真格的,簡直要了他的小命。
  忽然有人前來通消息,“今日方編修上了奏疏,說劉閣老主持國柄多年,身負宰輔均衡重任,去留不可草率,更不可為一點兒孫輩過失便因小失大。”
  劉珝愕然半晌。他做夢也沒想到方清之竟然為他辯解,要說是出于公心,難道此人真迂腐到如此地步么?
  “他們方家怕了!所以主動討好,想叫父親高抬貴手!”劉二公子想起方應物的可惡嘴臉,忍不住開心的叫道。
  “滾!”劉次輔呵斥一聲,讓下人抬走了兒子。罵歸罵,但是劉次輔與兒子的看法并無不同。很明顯。方編修上疏為自己開脫,這是畏懼和示弱的表現,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求一個妥協。
  可憐天下父母心哪,若不是方清之也有兒子陷在漩渦里,以方清之的品性,是萬萬不會這么軟弱的。劉次輔心里有點感同身受的嘆道。但是很可惜,這是弱肉強食的世道,不是示弱就能得到憐憫的。
  其實劉次輔某些方面的想法與方清之差不多,都想盡早結束這次亂子,稍有廉恥的人,誰愿意天天拿自家的丑事吵來吵去?何況劉次輔在內閣三巨頭中,是最要臉面的一個。
  卻說方清之這封奏疏。最終還是沒有學自家兒子那些故意捧殺劉珝的用詞,為劉珝開脫的同時仍有所保留,提到劉次輔時口氣也很冷淡——方清之心里確實瞧不起劉珝。
  當然也正是如此,才顯得發自內心的真實客觀。一位科班翰林拿捏文字的功底,絕非方應物這半瓶子醋所能比的。
  奏疏不只傳到劉珝劉閣老的耳朵里,還引起了別人的議論。不得不說,方清之過往的名聲發揮出了作用,輿論都是從好的方面去談。
  眾人紛紛贊揚方編修不愧是名列翰林五諫的先進典型。面對別人的抹黑,言行竟然還能保持公正無私,不因私怨而影響公事,甚至足以稱得上以德報怨了。
  一個人名聲的重要性就在于這里了。可以想象,如果是劉棉花之流做出了同樣的事情,又會得到怎樣的評價?只能被評論為假模假樣、虛偽之極、唾面自干、心中有鬼。
  于是乎在方清之后面,又有不少奏疏為劉閣老開脫。好像是跟著搖旗吶喊。這倒顯得方清之仿佛領袖群倫似的,其實多數都是劉次輔一黨的。
  其間方應物依舊逃不了被提出來為劉二公子背黑鍋的命運。劉二公子這么純潔的青年,若不是為了找方應物,也不會頂風作案誤入花叢。
  在這方面。次輔大人充分表現出了一個合格政客冷酷無情的一面,別以為你方清之服了軟,我就一定會放過方家。
  不把黑鍋塞過去,怎么恢復劉家清白?既然你方清之大公無私,那想必也不會回護自家兒子的過錯。
  最關鍵的地方在于,劉次輔有點騎虎難下,他是先出手詆毀方家的,想收手也不可能了。否則那就真成了唾面自干、首尾兩端,還不如一條心狠到底。
  方清之確實也沒有絲毫為自家兒子辯解開脫的意思,又與劉次輔形成鮮明對比。又叫旁觀的外人感慨幾聲“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焉,方清之不愧是真君子也”。
  真君子此時正在家里與兒子商議,“果真如同你所預料,這劉相公確實不撞南墻不回頭。”
  方應物道:“這劉相公心胸不寬,手腕不靈活,好謀無斷,容易情緒化,又極要面子。所以不可能放下架子自承其錯,行事多半是要一條道走到黑,猜中了也不足為奇。”
  內閣三巨頭中,萬首輔是從外表到內心都徹底不要臉了,名聲最差;劉棉花是外表還要臉,內心已經不要臉了,結局最好。只有劉珝是外表連內心都要臉,偏偏又經常無法言行如一,所以斗爭到了最后他最吃虧。
  方應物皺著眉頭思索道:“這只是第一步。下面該想辦法將劉二公子的不法揭發出來,為形勢添油加火,順便把兒子我名譽洗白了。
  但是最難的地方在于,只怕有些人要說我們父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明著擺出公正模樣為劉次輔開脫,背地里卻暗下毒手。
  如果這種議論多了,便可能得到一個兩面三刀、口蜜腹劍之類的口碑,那便得不償失了。所以最重要的是,怎樣才能讓別人不這么想。”
  方清之還是不能適應與兒子如此直白的討論私利,他又不是劉棉花,站起身淡淡的說:“你辦事,我放心。”隨后施施然出了書房,回屋去也。
  方應物一陣恍惚,父親這么快就學會當領導了?就差說一句“你要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了。
  再說這趨勢有點不對頭,自己的對自己的定位是智囊,而不是干臟活的啊,以后必須注意這一點。(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昨晚有親戚來家里參觀娃娃,實在無暇碼字,只好今天早晨六點起床趕工,總算搞出一章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