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30 好險

王蘭看著那七八個無賴被鄉親們抬走,心有余悸的問方應物:“這債主來勢洶洶,不是善類,可如何是好?”方應物無奈道:“還能有什么法子,賴賬而已。”
  王蘭聞言愣了愣,沒想到方應物如此坦白,忍不住提醒道:“你若要讀書上進,須得考慮名聲,賴賬的名聲傳出去不甚好聽。”
  方應物笑了笑,暗道這蘭姐兒雖然讀書多,倒是不迂腐,不然肯定是說“圖賴絕非君子所為”,而不是“須得考慮名聲”,頗有點實用主義的味道。
  便答道:“你誤會了,也不是說賴掉這筆債務,只是拖一拖,別讓此事在當前要緊時候添亂子。再說人心險惡,這明顯是不懷好意的惡意討債,為的就是斷掉我前程,對此不能太厚道。”
  次日清晨,蘭姐兒還沒到,方應物卻看到王大戶家小娘子娉婷身影徘徊在門外。經過上次被銀子砸事件后,方應物對她的看法改觀不少。
  王小娘子也望見了方應物從房中出來,傾訴道:“奴家明日就要離開花溪了。”
  方應物感到她今天有點不同尋常,變得溫柔許多。點點頭道:“我聽說過,你們家終于要搬去縣城了嗎?”
  “不,不是縣城,是去杭州府。父親與族叔合伙,準備去杭州府做生意,我隨著父親走。”
  方應物很意外,這坊間傳言有誤啊。村里一直說王大戶近日要離開花溪,只想像得到他要搬去縣城居住,倒是沒料到他打算去杭州經商,一下子就要去那么遠的地方了。
  與王德王大戶合伙的這個人,應該是那位曾經想拉自己入伙的王魁罷,難道就是王魁鼓動了王大戶經商?
  他又想道,王大戶將自己這筆債務轉移出去變現,倒不見得是故意修理自己,也可能是臨走前清理不良資產的意思。畢竟要去做生意,當然本錢多多益善。
  看來今天王大小姐找自己為的是告別,方應物拱拱手,祝福道:“沿青溪而下,三百里處即是杭州,青山隱隱,水路迢迢,預祝貴府一帆風順。”
  王小娘子眼眸閃了閃,“你不想說些其他的什么嗎?我懇求過父親,你只要愿意隨著我們走,到了外地也不用擔心被鄉里人瞧不起;所有債務他都替你還了,不會再有人向你逼債。”
  方應物知道王小娘子是好意,可他萬萬不能答應。一是自己終究不可能入贅別人家特別是未來的商家,二是自己功名全無家徒四壁,這點分量如何能承受得住好意?
  方應物長嘆一口氣道:“你父親肯答應你這些,是因為他知道我不會答應啊。”
  王小娘子幾乎要哭出來,“奴家對你這么好,你是鐵石心腸么?難道奴家不值得你半點留戀么?你就不能從著一次么?”
  方應物苦惱無語,她這十幾歲小姑娘心態很不正確啊,對愛情也太盲目了。這根本不是你一頭熱投入就能成的,也只有不愁生活的大戶人家才會產出這種單純女子罷。
  心理年齡至少二十五的方應物不得不扮演心理導師角色,苦口婆心的勸道:“情竇初開的初戀最甜美的,但初戀是最不成熟的,也是不可靠的,須知嬌花最不經風雨。人的一生一世還很漫長......”
  王小娘子沒有聽完便忍不住叱道:“胡說八道!這是什么歪理邪說?做人難道不該用情不移,堅如金石?動輒移情別戀不是好女兒所為!”
  這...這...方應物愣住了。她說的對嗎?她說的錯嗎?
  相互對照之下,方應物突然覺的自己品格太庸俗了,思想太不純粹了,心靈摻進了太多的雜物,遠遠不如她純凈美麗。
  不知為何,方應物很為這些發現惱火,隨口發泄道:“你總是這樣無法溝通,就算能得到我的身體,也得不到我的心!”
  王小娘子見自己把方應物說得郁悶,這可是很難得的,不禁產生了小小得意,一時間忘了離別愁緒,繼續嗆聲道:“可你的心就在你身體里!”
  這一句話又把方應物噎住了,他不得不搬出了終極大殺器,萬分誠懇地說:“其實,我一直當你是妹妹。”
  王小娘子更加得意的說:“你說什么糊涂話兒?仔細論起日子,奴家比你還大半個月!”
  慘敗!徹底慘敗!徹頭徹尾的慘敗!方應物坐在樹蔭底下石凳上,連喘幾口氣,無言以對。
  王小娘子坐在石凳另一頭,抬頭仰望著亭亭如華蓋的樹冠,沉默了一會兒,才道:“其實奴家明白你的心思,你覺得奴家年紀太小不懂事。那奴家會等你三年,三年后奴家年紀就不小了,到那時...”
  方應物覺得心底被什么東西觸動了,冒出酸酸澀澀的滋味。他不忍心再對眼前人說一個“不”字,點頭道:“好!我與你約定三年,三年之內我也不娶。”
  目送王小娘子在老家人的陪伴下,一步三回首的離開上花溪村,方應物手握她“遺忘”在石凳上的錦帕,他仿佛感到眼睛進了灰塵,真想低頭抹一抹。卻又看見,錦帕上繡著兩個彩字是“王瑜”。
  我怎么也跟著幼稚起來了,方應物苦笑著罵了自己一句,沒想到今天不經意之間重新體驗了一次少年情懷。
  三年啊三年,今年是鄉試之年,三年一個輪回,所以三年后的成化十六年正好是鄉試之年。如果能按照計劃考中秀才,又通過本縣科試,那么他三年后就該去杭州府參加浙江鄉試了。
  過了一會兒蘭姐兒也從中花溪村過來,見方應物握著錦帕發呆,便問道:“方才路上遇到瑜姐兒,是從你這里走的么?”
  方應物如實答道:“是啊,訂下了三年之約,三年之內我不娶,她不嫁。”
  “瑜姐兒是個好女子。”王蘭心中百感交集,只能化作這一句。
  方應物將錦帕塞進懷中,又從她手里接過書冊,順便摸了一把她的滑嫩手背,嘴里戲言:“你不比她差。再說約定是我不娶,又不是不納妾,你大可放心。”
  這日又是讀書到傍晚,王蘭收拾了一下,便回家去了。方應物將她送到村口,卻望見方逢時帶著一位差役匆匆趕來。
  到了身前,方逢時急急忙忙說:“小相公,這位差爺是從縣里來的,道是縣衙里收了個狀子,告你欠債不還并毆打討債人。后日是縣尊大老爺坐堂審案日子,傳你上堂去。”
  方應物忽然醒悟到,那些無賴上門騷擾肯定也是故意為之,八成就是等著被打,然后告狀便可以加一條毆打討債人的罪名。
  不過管它如何,自己早有準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搞定了這件事情,就可以徹底心無旁騖的準備縣試了。
  ————————————————————————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