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294 火上澆油

方應物自詡聰明,也有點小機變,但此時面對劉二公子竟然有點無計可施的挫敗感。豬一樣的隊友固然很可怕,但有時候豬一樣的對手也挺可怕的......
  思維不知不覺發散起來,劉二公子性格如此,他的父親劉珝又能好到哪里去,多少也有點相像之處罷?難怪劉珝這個次輔會被首輔萬安和第三大學士劉吉聯手滅掉。
  要知道,按照事情普遍規律,一般都是老二和老三聯手,然后滅掉老大分蛋糕的時候居多。成化朝這次權力爭斗卻是老大和老三聯手滅掉老二,可想劉珝人緣多么失敗。
  此次清查行動,是由兩名官員帶隊的,一個是風憲官魚御史,另一個就是負責管轄教坊司的禮部官員,官職是員外郎。但這名姓張的禮部官員很低調,始終沒有開口,一直以魚御史為主。
  不過見方應物和劉二公子根本談不起來,張部郎便突然發話,對魚御史道:“既然如此,那就記名罷。”
  記誰的名?當然是記劉鎡這個國子監監生的名字,劉二公子連忙強辯,“我今日并非尋花問柳,而是到此來尋人的,之前只有這方應物在此尋歡作樂,一問便知,兩位大人不可不察!”
  但劉二公子的指責如此軟弱無力,方應物既不吃公家飯又不領公家俸祿,朝廷整頓風氣自然整頓不到他頭上去——由此可見,相對于做官的進士和在校的秀才,舉人是何等逍遙自在,有權利沒義務的典范,難怪項大公子這種人中舉后便不求上進了。
  張部郎便答道:“劉公子你究竟如何,本官并沒有看見,既然是方公子指證的,就先按方公子所言記下。”
  魚御史嘆口氣,方應物掀了蓋子。張部郎也不想含糊,那自己想息事寧人也沒法子了。
  正如方應物所猜測的那樣,年前時候朝廷確實有人上疏,道是近年來風氣漸壞,官員流連青樓楚館者多有,奏請陛下整治。
  這么大義凜然的奏疏放在天子面前,天子自然無不可。按規矩朱批一個準字,至于大臣們怎么辦就不管了。
  詔旨下發后,清查整理風氣的差事一層層落到了魚躍淵御史頭上。但魚御史的理想只是混幾年御史資歷升遷而已,不想在這中揭丑的事上得罪人,可是旨意當頭不能不去做,辦理結果按程序還需要復奏給大內。
  于是魚御史充分發揮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智慧。選了正月最淡季里到教坊司胡同突擊檢查。這種時候大概什么也查不到,就算查到什么也只是小魚小蝦而已。
  這樣魚御史既用大張旗鼓的行動落實了差事,復奏大內時有話可說,又不至于真正得罪人,能夠圓滿解決掉他的囚徒困境。
  劉二公子憑著出身不算小魚小蝦,魚御史本來想著放過去算了。誰知道對面有個方應物,身邊有個張部郎。兩張嘴上下一合,劉二公子硬是跑不掉。
  劉二公子又怒了,他堂堂的宰輔公子,怎能受得了兩個六七品小官的“欺辱”。若今日被抓住上奏也太窩囊了,傳出去豈不成了大笑柄?以后還有什么顏面去見文藝界的朋友?
  他忍不住加重了語氣辯道:“兩位大人怎可如此武斷行事?還是三思而行的好!若在下受了冤屈,只怕家父那里交待不過去。”
  張部郎回應道:“如此說來,你到這里找人,令尊是知道的?”
  方應物冷眼旁觀。瞧著張部郎一步一步誘導著劉二公子說話,三言兩語就要上升到劉次輔這個高度了,可嘆劉二公子陷入彀中尚不自知。
  他不是劉二公子這種蠢貨,看得出張部郎別有用意居心叵測。劉家貴為宰輔又怎么樣?宰輔難道就沒有敵人了?
  不要覺得今天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小事,關鍵是看借題發揮的能力強弱而已。亞馬遜蝴蝶都能扇動出颶風,那么小題被有心人大做實在不稀奇,所以先賢才會深有感觸的說“勿以惡小而為之”。
  方應物上輩子一直不懂二代們是怎么坑爹的。新聞也是捕風捉影居多,但今天算是親眼目睹到一起即將發生的坑爹慘劇,漲了不少見識。
  這劉二公子本意肯定不想坑爹,但是周圍人會有意或者無意的誘導他去坑爹。可嘆在一開始。只不過是樁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放在外人眼里,就是兩個官宦子弟斗氣而已。但因為劉二公子這別扭個性,又加上機緣巧合,一步步鬧到了這個地步。
  初見面時,劉二公子可以與自己妥協并息事寧人,但他不樂意;剛才兩個官員來到現場監察時,他還有與自己妥協的機會,但他仍舊不樂意。
  兩次機會都錯過后,現在真正的黃雀出現并露出了鋼牙,劉二公子想找人妥協都無法妥協了。文青不可怕,但是公子哥兒脾氣的文青就太可怕了,方應物暗暗感慨。
  張部郎沉吟片刻,又對魚御史道:“把方公子也記一下罷?”
  方應物連忙擺手道:“不必了!協助朝廷整頓風氣乃是吾輩義之所在,指認劉公子是理所應當的責任,并不為圖名!”
  張部郎微微一笑,“忘了與你說,記你并不完全是因為你指證了劉公子。須知上疏奏請整頓風氣之人就是令尊,所以你也是特殊的一個,應該記名。”
  方應物愕然,敢情這事是父親大人提議的?父親大人前面上奏要整風,他家兒子后面就出現在教坊司胡同里,這種事兒當然特殊,值得記上一筆。
  方應物不由得仰天長嘆,若沒有父親上奏,他根本不會被記名,別人是坑爹,他是被爹坑,這就是做人的差距啊。
  “哈哈哈哈,不錯,在下也反過來指認方應物招妓自娛,里面殘留酒菜尚在!”劉二公子像是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在旁邊放聲大笑。
  你笑個頭啊,你知不知道下面最倒霉的將是你自己?方應物心里大罵,這劉二公子不愧是“二”,蠢得令人肝腸寸斷,但卻讓他很抓狂。
  但穿越以來,卻從沒有一個人能這樣讓方應物暴躁,他終于知道,一個蠢人也是能把聰明人激怒的。幾句臟話險些脫口而出。但他終歸還是想起了自己讀書人的身份,便硬生生忍住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第一更到,求月票!對了,還要說明一個事情,很多看文不仔細的總是質疑29日哪有更新五章,我想說可以睜大眼睛看清楚再噴么?
  我寫的是二十四小時五更,因為有兩章為了搶雙倍月票,沒有卡在29日0點發,而是提前幾分鐘在28日11點55分左右發的,所以說從28日11點55分到29日11點55分二十四小時五更有錯么?質疑可以,但罵人者請自重,再有去書評區開罵的我就封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