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293 做事要大氣


  方應物與劉二公子兩人相比較,別看劉二公子歲數比方應物大,但要論起歷練,還是方應物多一點。
  而歷練多的人,就更懂得妥協的道理,所以方應物心里首先盤算了一下得失。到目前這個地步,還是誤會和斗氣的成分大一些,實在沒有必要繼續損人不利己,只要能把項成賢順利撈出來就可以了。
  心中計較已定,方應物又主動對劉二公子言和道:“今日之事多因誤會,昨天在下友人被捉到兵馬司也是誤會。既然都是誤會,似無必要糾纏不休,改日在下另擺酒席,閣下以為如何?”
  劉二公子頗有乃父色厲內荏之風,此時雖然與方應物針尖對麥芒,氣勢勉強不弱,但心里其實打著小鼓。
  聽到方應物的話,劉二公子忍不住驚喜的暗叫一聲,方應物這廝服軟了!方應物這廝居然服軟了!方應物這廝竟然服軟了!
  原來昨天被捉的那人是他朋友,現在分明是他有求于自己,那自己還擔心什么!如此劉二公子松了一口氣,洋洋得意的抬起了頭,不屑道:“本公子缺你這一頓酒席么?”
  我去!方應物真想把眼前這位公子哥兒的腦殼剖開,看看里面裝的到底都是什么貨色!
  明明互相假模假樣客氣一下就可以揭過去的事情,這公子哥還想怎么樣?他能得到什么實際利益?他頭腦里有沒有一點無利不起早的意識?還虧得是從宰相家出來的人物,這政治素養也太欠缺了!
  方應物正要說什么,聽到外頭傳來人嘶馬叫的吵雜聲音。又有小廝在窗外叫道:“有兩位官爺前來查訪了!三娘子出來迎一迎!”
  杜香琴連忙丟下兩人。出屋而去,方應物和劉二公子便都跟著出去了。卻見外面院首站著十幾人。大都是身穿胖襖的軍士。但當中有兩人十分醒目,皆是紗帽官袍。一個老鴇子正陪著笑與那兩名官員說話。
  方應物感到很稀奇,這年頭風氣日壞,若有官員進青樓楚館并不奇怪,但是穿著大搖大擺進來的倒是少見。
  距離更近些時,方應物注意到其中一名官員胸前補子是獬豸更是吃了一驚。獬豸這種補服不同于飛禽走獸,乃是風憲官特有的補服,青色官袍又是獬豸補服,那此人身份肯定是御史了。
  御史在大明政治中具有獨特的地位和作用,別看品級只是七品。但格調很高,乃是以朝廷小制大思維的落實者,與給事中并稱科道,掌握監察大權。御史也差不多是人選和風紀要求最嚴的官職,公然出現在這花街柳巷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方應物正想著時,那監察御史開口對老鴇子道:“本官乃監察御史魚躍淵,奉旨清查官員狎妓事,你這里客人只這兩人么?”
  老鴇子答道:“可不正是,現如今沒什么生意。有兩個就不錯了。”
  這御史原來是為了糾察風氣,方應物恍然大悟。
  肯定是朝廷里不知道是誰心血來潮起了頭,又要搞整風運動,所以派了御史到教坊司胡同里進行檢查。好巧不巧的,偏生叫他遇到了。
  方應物并不害怕,他又不是官員。這檢查也不是沖著他來的。
  但現在處于正月,是淡季里的淡季。官員大都有無數親朋應酬,誰會跑這里尋花問柳?這個時候來檢查。能查出什么問題?不過當方應物反復琢磨過后,登時佩服起魚御史,果然處處有學問。
  這邊魚御史把目光轉移過來,掃了方應物和劉二公子幾眼,詢問道:“你二人是何身份?”
  劉二公子很淡定,“家父謹身殿大學士劉相國,在下單名一個鎡。”
  方應物雖不想暴露身份,但劉二公子知道他底細,瞞也瞞不住嗎,無奈跟在劉二公子后答道:“在下方應物,家父翰林院方編修。”
  聽到二人身份,魚御史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不過他今次是來清查官員的,這兩人雖然都是官宦子弟,但畢竟不是官員,不屬于他的目標。
  但魚御史仍教訓幾句道:“爾二人年紀輕輕,正當發憤圖強、用心讀書時候,不可沉湎于酒色。”說罷,魚御史轉身帶隊走人,準備去下一家突擊檢查。
  方應物靈機一動,忽然叫道:“慢著!請魚大人留步!”等魚御史回頭過來,方應物很誠懇的說:“大人清理風氣,不可有漏網之魚。”
  魚御史不動聲色的反問道:“你說哪有漏網之魚?”
  方應物指著旁邊劉二公子,“仿佛劉二公子就是國子監監生,國法校規皆不許眠花宿柳的。如今他明知故犯,魚御史不可縱容風氣。”
  方應物是舉人功名,沒有官方身份,官方清理風氣自然清理不到他頭上。但是劉二公子這性質就不同了,他是國子監監生,這就是具備官方性質的身份,也該是本次檢查的目標。
  魚御史皺了皺眉頭,出來突擊檢查是要寫總結的,他可不想把劉二公子記錄在案報上去,那是自找麻煩。
  但方應物這邊如果還不依不饒,他也很無奈了。如果放過劉二公子,方應物回頭立刻向朝廷告發自己一個瀆職,那自己冤枉不冤枉?要知道,方家父子位屬清流,不是沒有話語權。
  魚御史這種想法,正在方應物預料之中。他剛才就看出來了,選擇這個淡季時間來檢查,豈不明擺著就是不想查出問題?所以他可以斷定,魚御史不是敢得罪人的性子,檢查也是完全走個過場應付差事。
  所以自己只要不多事,魚御史肯定也樂得輕松,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裝作沒注意到某位宰相家的公子。怎樣才能讓自己不多事?那就要看劉二公子的態度和表現了。
  卻說魚御史不知如何是好,劉二公子先淡定不住了。剛才他也忘了自己身上還有這一層緣故,偏生被方應物提了出來,當場便怒極忘形,對方應物罵道:“好個刁鉆的賊殺才!”
  方應物面對罵聲不以為意,觸到了對方痛處才有交換價值。他很為自己的機智而得意,低聲對劉二公子道:“二公子,你若讓兵馬司將我的友人放出,我便一筆勾銷今天之事,也不強求魚御史修理你了。”
  劉二公子吃軟不吃硬,一口拒絕道:“你休想!大不了被處罰而已!”
  方應物恨不得把劉二公子掐死,此人當真如茅坑里的石頭,與自己簡直不是一個位面的生物!懂不懂什么是妥協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