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291 爐火太旺

關于怎么打聽消息,也是很有講究的,在弄清楚真相之前,誰都是可疑的人,包括眼前這位杜香琴。既要避免打草驚蛇的可能,又要深入發掘消息。
  方應物本來還打算旁敲側擊的問,但是想了想后,覺得打草驚蛇的風險太大,便換了一種方式,采用情景模擬的法子,項成賢怎么辦的事,他就學著來一遍。
  如此方應物便道:“其實我有個朋友身在京城,想要娶個小的,相中了你,不知三娘子有意否?此人家資尚可,年歲也只有二十余。”
  杜娘子眼神一亮,語氣有些激動說:“有何不可?方公子的提議想必是極好的,奴家可是愿意。”
  方應物感到很意外,這杜香琴的態度也太積極了罷?她可是教坊司胡同里的名ji,怎么像個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一聽到有人提親,立刻蹦起來忙不迭的答應。
  難道她在項成賢面前時,曾經積極推銷過自己,所以才引發項大公子產生了為她贖身并納妾的念頭?
  但話說到這里,方應物只得繼續往下說:“不知三娘子身價幾何?”杜三娘子很急切的答道:“八十兩。”
  以方應物如今的財力,當然不會覺得一百兩很多,相反,這個價錢反而有些低了。
  在方應物印象里,蘇杭那邊名ji沒個一二百兩拿不下來,花魁還要更多,這位京城的怎么才八十兩?若說京城物價低,那不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話么?
  便宜沒好貨?方應物十分疑惑,但又不好意思明白去問,那樣顯得太外行了。
  這時候,有個忘八小廝立在門口問道:“已經到了午時,公子需用酒食么?”這話明著是問是否吃飯,實際上是提醒掏錢,沒錢怎么置辦酒席?
  方應物掏出一錠銀子,丟給問話的忘八小廝,吩咐道:“置辦兩席,酒肉須得都有。一席與我和杜娘子,另一席給門外小的們。”
  隨后杜三娘子帶著方應物出了小廳,穿過一道長廊,來到另一間暖閣里。方應物和杜娘子在里間吃酒,方應石和王英兩個隨從在外間。
  杜香琴退去寬大的袍子,露出里面緊身粉襖,襯得身段窈窕便利。她貼近著方應物坐下,頓時幽香撲人
  方應物忽然想起一個問題,項老兄打算買下這杜香琴為妾,自己要不要遵守“朋友妻不可欺”的古訓?
  有了這個念頭,方應物頓時不由自主的拘謹許多,不像方才相處時那般言笑無忌。
  杜三娘子也有察言觀色的本事,當即便覺察到這方公子的變化,心里暗暗稱奇。莫非這姓方的是個雛鳥兒,方才在外頭只是年輕人喜歡裝模作樣、作出風月老手的樣兒?
  按下兩邊心思不表,席間吃過幾杯酒,方應物正打算進一步問話時,忽然聽到外面十分嘈雜。這叫方應物十分不滿,高聲叫道:“怎么一回事?”
  長隨王英探進頭來,稟報道:“小老爺!闖進來了五六個人,似乎是兵馬司的火甲,說要拿人犯!”
  方應物愕然,這個場景很眼熟,不就是項成賢所講的遭遇么?昨曰重現?
  當時聽項老兄嘴里說出來,好像是故事一般,令人難以置信,原來自己也能遇上!
  “小老爺,怎么辦?”王英問道。方應物當機立斷的將酒杯一摔,對王英發令道:“叫方應石打!給我打回去!打出人命也在所不惜!你也去幫著打!”
  方應物暗暗慶幸,今天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帶了方應石出來,京師這鬼地方,還是有個保鏢傍身比較好。以方應石的強壯武力,又有王英幫忙,守住房屋一個打五六個應該沒什么問題罷
  外面聲音更加嘈雜了,還夾著此起彼伏的呼號聲,不到一刻鐘時間,王英又探進頭來:“都打跑了,留下了兩個活口。”
  方應物起身出了里間屋子,卻見外面地板上躺著兩個漢子,有進氣沒出氣的,方應石在旁邊抱胸而立。此外還圍著一圈院子里的婢女小廝觀看,神態各異。
  方應物對著地板上兩個漢子喝道:“說!誰派你們來的?不然小心爾等狗命!”
  其中有一個立刻討饒道:“公子饒命,小的只是奉了上官差遣,不得不來!”
  方應物又問了幾句,實在問不出別的出來,想必這兩人也只不過是打手卒子,不知道內情很正常。
  這東城兵馬司失心瘋了?昨天胡來,今天還是照葫蘆畫瓢般的胡來,到底想干什么?方應物百思不得其解。
  再回到里屋,方應物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娘子何以教我?”杜香琴沉默片刻才道:“方公子還是不要多問了,問了也沒用。”
  方應物直接攤了牌,“你不說怎么知道沒用?真當本公子是好糊弄的?昨天還有一樁同樣的事情罷,把我的朋友陷了進去,今天又是這樣,這其中豈能沒有緣故?若你不說,便上三法司打官司去,不要怪我不憐香惜玉!”
  杜三娘子沒來由的一陣煩躁,尖著嗓子叫道:“因為劉相國家公子的緣故!”
  “是哪個劉相國?”方應物緊張起來。
  杜香琴瞅著方應物的神色,冷笑幾聲道:“你問來問去還是怕了?看樣子你也是個官宦人家出來的罷,都是這種色厲內荏的樣兒。奴家就明說了,原因在次輔大學士劉相國家的二公子那里,你敢去找他么!”
  方應物松了口氣,原來是劉珝這個劉相國,不是劉棉花那個劉相國,這就好。內閣里有兩個大學士都姓劉,只說劉相公劉相國,真叫人不容易分清楚。
  不過怎么又扯到劉二公子這里了?難道又要與他遭遇上?方應物有些撓頭,便繼續打聽。
  原來這次輔謹身殿大學士家的劉二公子以風流才子自詡,在京城文化圈里頗有名氣。
  風流才子這四個字里,才子兩字需要別人捧場,至于風流兩個字,則需要美人襯托了。沒有美人崇拜仰慕追求的才子,算什么風流才子?
  教坊司胡同里的杜香琴姑娘就是襯托劉二公子的美人,名士名ji相得益彰,或者狼狽為殲。
  當初劉二公子看中了杜娘子,要做一對相好時,杜香琴家的周老鴇還為此欣喜萬分。這可是宰相家的公子,有了這個相好對象,那肯定受用無窮!
  之后這兩年,劉二公子頻繁光顧杜娘子生意,頻繁在這里招待賓朋,杜娘子儼然就是劉二公子的紅顏知己角色。
  但是有一點很不好,劉二公子付賬時給的都是友情價。時間長了后,杜娘子收入不增反降,比原來還差得遠,說是虧本生意也不為過。
  更何況劉二公子只許杜娘子賣藝賣笑(為了維持當紅名ji的影響力),不許她對別人賣身,這又叫杜娘子收入平白損失許多。
  如此杜香琴家的周老鴇很不樂意了,她經營這門生意說到底也是為財,可是被劉二公子這么一搞,她手里最大的搖錢樹杜娘子成了十足十的賠錢貨。難道讓她喝西北風去么?
  劉二公子不是摳門,而是真沒錢,他的父親劉珝雖然貴為次輔大學士,但是家境確實一般。
  在三個閣老中,次輔劉珝與萬安、劉吉并不是一路人,他還是很愿意塑造形象的,甚至刻意與萬安、劉吉有所區別,完全不斂財,而且很喜歡表演剛正(只是輿論界不大買賬)。
  宰輔大學士的俸祿加賞賜,一年也就一千來石,劉二公子又能有多少零花錢維持他的高消費?他在外面所能依賴的也唯有父親的名頭了,別人請過他,他偶爾回請一下而已。
  話說回來,杜香琴姑娘因為當了劉二公子的幫襯相好,便成了賠錢貨色,周老鴇心里便不愿留人了,一直琢磨著把杜娘子賣走。
  不管是有別的同行接盤也好,還是客人娶回家里當小妾也好,只要不砸在自己手里就行了。就連杜娘子折騰了幾年,也沒興趣繼續陪著劉二公子玩過家家游戲了。
  但劉二公子顯然是非常不樂意的,但他確實又理虧,不好直接阻攔別人的前程,不過宰相公子自然有宰相公子的辦法。
  東城兵馬司兵馬指揮曹大人是劉二公子幫忙從西南小縣升遷來的,自然也聽從劉二公子的使喚。而杜娘子家這邊,也有幾個小廝投靠了劉二公子,專門傳遞消息。
  這樣只要有人表示意欲買下杜娘子,東城兵馬司這邊得到消息后,就會過來抓人。隨便關此人幾天吃吃苦頭,自然就打消了買走杜娘子的念頭。
  宰相家的公子,自然有這個資本跋扈,更別說劉次輔曾經是天子的老師,君前也能說得上話。所以那些被捉走吃苦頭的,最后大都選擇息事寧人了。
  昨天項大公子就是遭了這個無妄之災,今天方應物同樣是險些遭殃,這兩個初到京師的新人還不懂這里面的“水深”。
  幸虧今天兵馬司只是派了五六個人,方應石還能應付得住。不然若動用了一二十人的大陣仗,只怕方應石也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