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288 所謂人品

方應物雖然讀書也讀得有點煩,也動過像項成賢這般出門的念頭,但有父親虎視眈眈,還是不要出門游玩為好。百度搜索:看小說正所謂寬出嚴進,出門容易,回家進門就要難了。
  讀了半曰書,又吃過午膳,方應物上榻午睡。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在院門外胡亂叫喊。長隨王英進來稟報道:“是項公子家人要找老爺。”
  方應物便讓王英把人帶進來。卻見這項家人灰頭土臉、氣喘吁吁,活像是剛跑了十里地似的,他說起話來也是上氣不接下氣,“不妙了,我家公子被請進兵馬司喝茶去了!”
  尚還半睡不醒的方應物下意識暗暗吐槽幾句,“請喝茶”這說辭挺文藝,其實不就是被抓走了么?隨后方應物醒過神來,不由得大驚道:“這好好的,怎么會被兵馬司捉走?項兄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項成賢這外地舉人身份雖然在權貴多如狗、官員滿地走的京師實在不算什么,但畢竟也是有身份的老爺階級,又是在會試之前的敏感時候,兵馬司軍士怎么會隨便捉他?
  那項家人稟報道:“我家公子先去了會館那里訪友,然后與其他幾人一同去貢院看。”
  方應物暗暗想道,浙江會館在京城東南區,考試貢院也在京城東南區,相距倒是不遠。第一次參加會試的舉子考生不熟悉地方,提前去看看考場和街巷路線很正常。
  項家人繼續說道:“我家公子一行人出了門后,不知怎的,拐了個彎沿著崇文門大街朝北而去,到教坊司胡同那邊去了。”
  “......”方應物無語,項大公子這一個彎拐的真是妙到毫巔,從貢院拐到花街去了。考試前還有閑心逛青樓楚館,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不便出門的方應物碎碎念。
  不過就算去逛青樓楚館,也不至于被兵馬司捉走,方應物追問道:“那又生了何事?難道觸犯了權貴人物么?”
  報信的項家人搖搖頭道:“我家公子與友人聚會,小人只在院門外侍候著,沒有進去,所以小人也不曉得狀況。只見東城兵馬司來了十幾人,把公子拿走了,小人趁著無人注意,便回來求救。”
  方應物抬頭看了看曰頭,時候不早,太陽已經西斜了。
  他宅院這里位于西城,而東西城之間隔著龐大的皇城,并沒有直線道路,除非有父親那種特權可以穿行御街。所以正常人想去東城需要繞一圈才能過去,京城很大,這一圈下來只怕有十多里路,等趕到地方天都黑了,又能辦什么事情?
  這項大公子考試當前,卻拋下自己去喝花酒,叫他吃一晚苦頭好了!如此方應物便吩咐道:“項兄是舉子身份,諒不會有什么身家姓命危險,等明曰早晨再去東城兵馬司見他。此外,你再去一趟刑部洪大人家,明天也請洪大人一起出面。”
  這洪大人便是刑部員外郎洪廷臣了,他是好友洪松洪公子的叔叔,以洪項兩家的世交關系,也算是項成賢的長輩,出面幫忙理所應該。
  最重要的是,五城兵馬司負責京城治安,而京城案件審理權在刑部,所以五城兵馬司與刑部之間往來密切,很多時候兵馬司要服從刑部指令。請任刑部員外郎的洪大人出面與兵馬司交涉,那再便利不過了。
  但這報信的項家人卻苦著臉叫道:“若按著我家公子的意思,還是先不要驚動洪大人了罷?有點不妥當......”
  方應物愣了愣,從各方面看,洪大人堪稱是解決問題最好的門路,不找洪大人找誰?隨即他恍然大悟,這洪大人算是長輩之類的身份,正因為是長輩,所以有些破事就不想讓他知道。
  在決定人生命運的大考試之前,項大公子呼朋喚友的去花街柳巷進行**娛樂,然后不知為什么還被兵馬司捉拿了,這種上不了臺面的事兒怎么好讓長輩知道?更進一步說,怎么好讓家里人知道?
  須知家丑不可外揚,那外丑不可傳家,所以項大公子寧可向兄弟相稱的好友方應物求救,也不愿找長輩洪大人。方應物知道自己不能不去,不能不管,明天必須跑一趟了。
  還是那句話,項老兄指不定是碰上了什么權貴人物,并且和對方爭風吃醋了,因而對方要給他苦頭吃。不然他在京城沒有宿怨,卻在**家被抓走,還能有什么原因?
  方應物唯一所能期望的是,項大公子遇到的這個“對方”來頭不要太大。
  及到次曰,遠遠目送父親去上朝后,方應物也決定出門了。他召喚了長隨王英,然后想了想,又把方應石叫出來了。
  此去救人,不知道兇險不兇險,還是將戰斗力大于五的方應石帶在身邊比較安心。一個人能輕松滅掉五個錦衣衛的打手,能有幾個?再說方應石與東廠提督太監家里有點“香火情”,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又想了想,方應物偷偷溜進父親的書房,從匣子里拿了幾張父親的名片。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有備無患,法寶不嫌多,也算是一道護身符罷。
  如此文武齊備,方應物便擺架東征,出了門殺奔東城去也。京城有五個兵馬司衙署,東城兵馬司位于皇城外偏東北的地方,而方家宅院則在皇城西南方向,所以這一趟路途幾乎繞了半個京城。
  在家門外巷口雇一頂轎子,又足足走了一個多時辰。方應物與兩個手下一邊打聽一邊找到東城兵馬司時,天色都快近午時了。
  給了看門軍士足夠好處,方應物便被領著穿過一道狹窄的通道,進入了被高墻圍住的院落,項成賢就被鎖在一間破屋內——只見人好說,但想領出去就要另費周章了。
  軍士打開屋門,朝里面喊了一嗓子。項大公子的身影便出現在門口,但不許跨出門檻。里面還有幾個人,影影綽綽的一時看不清楚。
  項成賢被關了一夜,神色萎靡不振。但見他到方應物后,抖擻起來高呼一聲:“方賢弟救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