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287 一地雞毛

方清之對方應物的反應感到很奇怪,好像突然之間,兒子換了個人似的。據他所見,自家兒子是很喜歡大發議論的(至少私底下是這樣),時政人物無所不敢說,今天怎么轉了性子?
  其實方編修只看到了表面,沒有觸及內里。方應物確實動輒議論飚發、揮斥方遒,但那也不是白白浪費口水——要么是為了達到一個目的,需要他發表議論;要么就是發表議論可以受益,比如樹立形象亦或刷名望。
  但這次事情,方應物有什么必要發表意見?歸根結底,其實就是死了個蠻夷頭子而已,對于天朝上國而言,這很重要?能比會試這種掄才大典重要?
  何況小可汗斃命已經是既成事實,不管朝廷怎么看待,認可不認可這是功績,那死人也活不了。朝臣們吵吵歸吵吵,無論吵成什么結果也無所謂,他方應物實在沒什么必要去支持哪一邊,毫無必要。
  方應物想了想又說:“別人再問起,就說我專心備考,沒有心思去琢磨雜事。”這個借口分量十足,在國朝天大地大也不如考試大。
  “知道了。”方清之點頭道,但仍磨磨蹭蹭的不肯走。
  方應物將自己手里的書舉了舉,暗示自己將要認真刻苦發奮的讀書,父親大人可以離開,不要在這里監視了,否則他讀不下去的。
  但方清之依舊躊躇,過了好一會兒,他一咬牙從寬大的袖子中摸出一疊紙箋。輕輕的放在方應物身前桌案上。隨后方清之又面無表情,身形向后飄去。遠離了幾步。
  “這是......”方應物疑惑不解。他低頭看了看,這是一疊子文章。看這厚度怕不是有二三十篇。
  “這些都是前輩們的文章,為父給你抄了幾份,你沒事時看看,或許有所補益。”方清之淡淡道,仿佛正在說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
  方應物再次低頭翻了翻,這里面一個署名都沒有,到底是誰的文章?在這緊張復習的時刻,讓他看這些沒頭沒尾的文章作甚?
  想起父親的身份,方應物登時恍然大悟。手里這些文章絕對是最珍貴的復習材料啊!
  要知道文無第一,各人文章口味也是千差萬別,有人喜歡古樸的,有人喜歡華麗的,有人喜歡小清新的。平常人這樣無所謂,但考官這樣就很有所謂了。
  所以會試之前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揣摩考官的文風和愛好,考試時候若能寫出考官喜歡的文風,中式幾率自然就大大增加。這是科舉訣竅之一。
  有人道行高,可以揣摩的深入一點;有人道行淺,便只能捕風捉影、道途聽說,妄圖瞎貓捉死耗子。
  按照習慣。會試考官大都出自翰林院,在這臨考的緊張時候,方清之突然拿來幾十篇翰林院前輩的文章叫方應物看。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方應物這么聰明的人怎么可能猜不到?這些文章十足十是潛在考官寫的文章,仔細揣摩其中文筆后自然大都好處!可以說。這幾十篇文章拿出去賣,即使賣幾百兩天價也會有人要。
  方應物又想道。考官是誰雖然目前沒有公布,但在翰林院內部可能已經有風聲流傳了,以父親的耿直品行,不想徇私舞弊泄漏風聲很正常,抄幾十篇文章幫忙復習,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極限了。不容易,真不容易,這也是翰林官們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潛規則罷?
  “謝過父親。”方應物發自內心、鄭重其事的說。他可以想象得出,以父親的節操,做出這種事需要多么大的決心。
  方應物不謝還好,這一謝反而讓方清之有點兒尷尬,仿佛自己干了一件多么丟人現眼的事情。尤其是在自家兒子面前做出了不好的榜樣,道德有了污點,以后還怎么以德服人?
  方清之心里不停的唏噓感嘆,世道艱難啊,外面國將不國,家里也父將不父啊。
  這時忽然有門子在屋外高聲稟報:“大公子!門外有人拜訪,通名叫做項成賢,說是鄉里友人!”
  方應物聽到,連忙吩咐道:“好生侍候著!等我出門迎接去!”
  去年他與項成賢一起中了舉,約定好今年再一起趕赴春闈。如今距離會試只剩十幾天了,一直沒得到項成賢消息,方應物還以為項成賢不來了,卻沒想到項成賢在最后關頭趕到。
  方清之也認識項成賢,當年都是淳安縣學生員,只不過項成賢比他晚幾年進學。他便主動說:“為父與你同去見人。”
  方應物聞言停住腳步,面色為難,“父親還是不要出面了罷?”
  方清之對兒子的勸阻很不滿,大義凜然道:“你這是什么胡話?故人前來登門,為父避而不見,豈不讓別人以為我秉性勢利,得了官職便不認故人?”
  方應物欲言又止,搖搖頭與父親一同出門迎客去,到了大門,果然看到有四五個人等著,都是風塵仆仆的。幾個月不見的項成賢正與門子說話,其余人大概都是他帶來的家奴。
  “項兄,許久不見別來無恙?”方應物遠遠地招呼了一聲。
  這邊項成賢抬頭望見方家父子出迎,也不敢居大,連忙主動走上前幾步,與方家父子會了面。
  但項成賢的嘴巴張了又張,合了又合,卻吐不出一個字來。他面前的人是方清之,再旁邊是方應物,該怎么見禮和寒暄?
  若從縣學論起,方清之比他早進幾年縣學,是老同窗,成化十三年曾一起參加過鄉試;但方應物比他晚幾年進的縣學,也算是同窗,去年一起參加鄉試,并中了舉成為同年。
  換句話說,方家父子站在這兒,項成賢與其中任何一個都可以勾肩搭背稱兄道弟......
  但他若叫了方清之為兄,那曾一同鬼混過的方應物就成了他晚輩,怪不好意思的;若與方應物兄弟見禮,那昔年同窗方清之豈不又成了他的長輩?
  無論怎選,項成賢都覺得很尷尬,來之前沒想到會遇到這種場景,真真愁死個人......說到底,都要怪方應物竄起太快。
  方應物斜視父親,早說了叫你老人家回避一下,你老人家卻不聽,現在倒讓客人為難了。
  父將不父啊,方清之又嘆一口氣。他看了看兒子,又看了看項成賢,只好招呼一聲“青山不在綠水長流后會有期”,便灰溜溜遁走了——論起關系,自家兒子與項成賢是同榜同年,更近一些,還是以兒子為主罷。
  目送父親離開后,方應物說話隨便許多,“怎的今日才到?我險些以為你今科不來考了。”
  “路上耽擱了些時日,不然年前能到。”
  方應物又問:“住處可有了?如不嫌棄,我這里還可以擠一擠。”
  項成賢嘿嘿笑道:“正有此意!我本想在會館尋覓幾間屋子住下,誰知晚來幾日,所有房舍都住滿了人,于是便來投奔你了。你這里若沒多余地方,我再去找洪家叔叔那里投宿。”他們另一個好友洪松有個叔叔叫洪廷臣,如今正在刑部當員外郎。
  方應物大包大攬道:“我那邊宅院內還有兩三間空閑的,我叫家人收拾出來,你盡管住著。”
  如此項成賢便帶著家奴住進了方應物宅院內,當晚兩人徹夜長談。次日,項成賢又休息了一日,恢復了精力。但又次日,方應物去找項成賢時,卻被留守的家奴告知他已經出門了。
  方應物嘀咕幾聲,這項大公子真是坐不住的人,臨到考試了也不安于室,這會子出門八成又去尋親訪友了罷。(未完待續。。)
  ps:明天雙倍月票,為了到時候集中爆發求票,所以現在壓壓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