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285 茅坑里的石頭

新年元旦,是大朝會。成化十七年元旦大朝沒有發生什么驚悚的事情,是一次祥和喜樂的朝會。
  在朝會結束后,大小官吏開始過年,京師正式進入了名片滿天飛的時間。人人都制作了幾麻袋名片,見到朱紅大門就投一張,算是上門拜過年了。主人家也不必出來見客,只需讓家奴在門口收名片即可。
  這種風氣,大概是禮制簡化的結果,不然京師官員數千,誰沒有百八十個同鄉、同年、同窗、好友、上司?如果按正常人情禮節拜年,只怕拜到下一個新年也拜不完。
  方府也不例外,翰林院編修方清之雖然對這種浮躁的風氣很不滿,但也不得不順應潮流,一邊安排人在大門口收名片,另一邊派人出去發名片。
  在家閑得無聊的方應物被抓了壯丁,背著一包父親的名片出門掃街,但凡見到收名片的人家,就上前去發一張,甭管對方到底是誰——這種情形,讓方應物恍然間有了上輩子群發短信拜年的感覺。
  西城一帶官員住宅密集,方應物發著發著,居然發到了李東陽家。他站在門口沉吟片刻,叫李家人很是奇怪。
  “在下士林后進方應物,求見貴府李大人,煩請通報。”方應物對門口收名片的門子道,又不補充了一句,“家父諱清之,乃李大人翰林同僚。”
  在方應物想來,對李東陽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做不成親家也別當冤家,在將來這可是比謝遷之輩聲名更響亮的厲害人物。若能見到面,就要小心解釋一番,爭取李東陽的諒解,別讓李東陽留了什么芥蒂。
  不多時,便有人出來,把方應物引進了宅中。李東陽祖輩寄居京師多年。他又是在京師生長,故而也勉強算是京師土著了,宅院面積比方家要大很多。
  方應物被領到了一處廳堂,卻見李東陽身著便袍,居坐堂上當中,正與數位親朋好友暢談。方應物行過禮道:“晚生有幾句話,斗膽想與李公單獨一談。”
  李東陽對方應物態度十分和藹。又起身與方應物去了側面內室,落座后饒有興趣的說:“你有何話要講?”
  方應物斟酌著詞句,“李公文華燦然,海內共仰,晚生也是極為景仰的,只恨不能早日識荊。拜于門下得到早晚教誨......”
  方應物這一頂頂高帽子送出去,但李東陽不動聲色,繼續聽著不說話。
  方應物拍完馬屁,口氣一轉道:“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晚生與李公有緣無分,李公的厚愛,晚生是當不起了。”
  李東陽微微一愣。抓住要點問道:“這是你的想法,還是令尊的想法?”
  方應物很不好意思的說:“家父心中愧疚,不知如何與李公明言,故而晚生斗膽前來相告。”
  李東陽在史書上號稱“李公謀”,擅長謀算,遇事極有心思,當即又追問道:“莫非你另有心儀之人?不知是哪家有如此福氣?”
  方應物行禮致歉道:“實不相瞞,晚生兩年前與文淵閣大學士劉公有過約定。要等他招婿,但家父始終不知,以至于冒失招親了。”
  “原來是劉閣老......”李東陽面上沒有表現出什么,但這口氣意味深長,還帶著幾分輕視。
  方應物當然不想出現負面輿論,連忙又解釋道:“當初家父下詔獄,晚生為了救出父親。不得不與劉閣老打交道,然后才有此約定,如今實在反悔不得。”
  李東陽聞言恍然,不由得嘆息道:“如此倒是情有可原。怪不得你,人子盡孝何惜此身,大義當前,正該如此。”
  方應物再次很誠懇的道歉:“晚生確有苦衷,多謝李公寬諒!否則真是無顏再來見李公!”
  李東陽略微感到詫異,他詫異的不是方家拒親,而是方應物的態度。
  一個巴掌拍不響,親事是雙方的事情,本來就只是處在初步接觸階段。方家答應也好,不答應也好,都實屬正常,李東陽都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可是這方應物的態度卻讓李東陽十分稀奇。按理說,方清之雖然地位略低于他李東陽,一個是七品編修,一個是從五品侍講,但大體上沒有本質性的區別。
  編修和侍講之間的差別對翰林們來說不算什么,所以兩人之間只能說是新人和老人的差異,相對而言比較平等的。
  方應物作為方清之的兒子來見他李東陽,只以晚輩身份即可。但是李東陽感到,方應物對待自己,簡直就像是當成了朝廷大人物一樣對待。
  方應物接人待物本該是什么樣子,李東陽在翰林公宴上都見過,當得起不卑不亢四個字,但這小哥兒卻對自己另眼相待、畢恭畢敬,實在讓李東陽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禮多人不怪,方應物這種態度效果很不錯,至少比前面那些拍馬諛辭的效果大得多。而且李東陽自詡還是有幾分眼力的,方應物這謙遜表現做不了假,確實是發自內心的,他對不能結親表現出來的遺憾也不是假的,確實是非常懊惱的。
  這時候方應物正要告辭,李東陽開口道:“人不信不立,我自然不會勸你失信于人。”
  方應物暗暗松了一口氣,今天來見李東陽,其實就等得這句話,如此事情了結,以后專心等著劉棉花消息就是。
  隨后李東陽突然又道:“不過你若真有心與我李家結親,我再想想法子,事情說不定還有轉機。”
  什么?李東陽還不肯放手?方應物呆住了,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在不結仇的前提下婉拒掉親事。剛才好像已經達到了目的,但這李東陽怎么轉眼之間還想繼續?
  李東陽只以為方應物因為內心驚喜而發呆,便笑而不語。如此聰明能干、才氣橫溢的少年人,又真心向著自己、敬重自己,若不能成為自家女婿就太可惜了,當然要再試試看。
  方應物連連苦笑,“晚生何德何能,招來李大人青眼相加。”
  直到出了李家大門,方應物仍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是今天表現的太過火,反而激發了李東陽的愛才之心?若這件事還繼續扯皮下去,他夾在中間就十分難做了。
  從史書記載判斷,李東陽的謀略和隱忍不亞于劉棉花,雖然道不相同,但卻同樣的堅韌。
  劉棉花可以在一幫正道清流圍攻中屹立不倒,而李東陽也是能在奸邪橫行時穩居不動的人。所以夾在李東陽和劉棉花兩個韌性十足的人物之間,是非常令人感到窒息的事情。
  方應物心里的苦惱無人可傾訴,又該要費嘴皮子去向劉棉花解釋了——不然劉棉花再產生誤會,以為他還想繼續騎墻觀望,惱怒之下一巴掌拍過來就不妙了。
  想到這里,方應物頭大如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狀態不佳啊,本想明天修改的更好看后發,但又怕說我斷更,只好先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