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282 差點跑題了

寒風烈烈,方應物跟隨著父親行走在長安門內的御道上。此時行人稀少(御道本來就不是大馬路),黃云白日,令人頓生蒼茫感觸。
  從翰林院出來的方應物嘆口氣,今天這場翰林公宴真是令他印象深刻。回想起來,他簡直就是專門踩地雷去的,而且不止踩了一個——
  先是踩了王鏊和商相公之間的地雷,氣走了王鏊;隨后又踩了謝遷和父親之間的地雷,氣走了謝遷;
  最后本以為能避過商相公和萬首輔之間的地雷,誰知道又踩上了首輔萬安和次輔劉珝之間的地雷,惹得劉次輔拂袖而去。
  方應物覺得自己很無辜,這一切與他有什么關系?本心欲低調,奈何求不得,都是一只叫做命運的大手操縱著一切啊。
  若不是王鏊挑釁,他會挖坑么?若不是王鏊自己不懷好意,會跳進坑里么?若不是劉棉花突然出來攪和,謝遷也就是與他斗幾句嘴,會被一怒離開么?若不是萬首輔突然插嘴,他和劉二公子之間不過是小字輩吵架,能引發劉次輔的不滿,導致劉次輔離去么?
  早知道,自己就該只在大堂門口向里面看幾眼,長過見識之后迅速抽身走人,而不是自不量力的非要背著炸藥包登堂入室。
  方應物又仔細一想,只要自己是商輅的學生、方清之的兒子,自然就背上了相應命運。偶然中含有必然,那就注定要有這些遭遇,即使不在今天也要在其他日子。
  在王鏊、謝遷、劉珝三人中。方應物并不太擔心王鏊和劉珝。這王鏊就是個死文青,就算日后能當尚書閣老。那也不是什么出色的政治家,不同太擔心;
  至于劉珝。雖然當前貴為謹身殿大學士,但如果不出意外,沒兩年就要被滾滾的歷史車輪碾壓了。最沒下限的萬安和最沒節操的劉棉花將會聯手收拾劉珝,劉珝能逃得出去就見鬼了。
  所以方應物最擔心的是號稱正人君子的謝遷,這位名聲大,將來幾乎是注定要入閣的,而且他還很年輕,政治壽命很長,又不像王鏊那么文藝。不要小瞧這種君子。這種君子一般不隨便,但隨便起來不是人。
  方應物眼光落在前面父親的背影上,他隱隱感到,謝遷與父親之間......他待要開口詢問什么,忽然背后有人呼叫留步。
  方應物轉過頭去,原來還是那位劉棉花身邊的老家奴,只見得他拱手為禮,“晚來天欲雪,欲飲一杯無?我家老爺說他今晚在府中恭候。”
  在婚事作出決定之前。方應物不大想拜見劉棉花,還禮婉拒道:“今日遭遇如走馬燈,至今尚頭昏昏乎,改天再登門拜見閣老。”
  劉府老家奴干笑幾聲。指了指方清之,“我家老爺邀請的是方編修。”
  “......”方應物尷尬無語,閃開一步。露出父親來。方清之略一思忖,不想和劉棉花走得太近。也婉拒道:“今日有不便處,還請閣老多加諒解。”
  劉府老家奴搖搖頭。又對方應物道:“我家老爺還說,若方編修不肯來,便改請方小哥兒前往本府做客。”
  “......”方應物再次無語,劉棉花不愧是劉棉花。這下他不去是不行了,拒絕一人次是婉拒,拒絕兩人次就是打臉了,他們父子眼下能打劉吉的臉么?
  那就去罷,正好他心中有些疑惑,或許可以從劉棉花那里答疑解惑,方應物想道。
  文淵閣大學士劉吉已經回到府中,正在書房,方應物進了劉府,便被熟門熟路的引到這里,又有婢女上了茶然后退出。
  此時書房中再無別人,方應物故意先抱怨道:“老大人當真不地道,我正與那謝余姚說話,你卻突然插嘴把謝余姚氣走了,但別人都把賬算在我身上,背了一場黑鍋。”
  劉吉哂笑道:“不要不識好人心,老夫這是為你幫腔。”
  我看就是你想趁機修理謝遷并賣人情而已,方應物心里吐槽幾句,但沒有說出口。只趁機問道:“謝余姚與家父之間究竟怎么回事?晚生愚昧,只覺得不那么簡單,還是與當年的事情有關么?”
  方應物到這里來,最大的目的就是想打聽明白謝遷與父親的之間的事情。他不怕刀槍劍戟,就怕未知,弄不清楚其中因果,總覺得有層陰影在自己頭上籠罩。
  劉大學士點點頭,“當年令尊下了天牢,那謝遷明哲保身對同鄉不管不顧,對你也是據而不見,這里面自然有更深的緣故。一是當時謝遷正是謀求東宮講官的關鍵時候,若觸怒了天子,東宮講官之位必將成為泡影,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
  方應物若有所思。東宮講官別看沒有實權,但卻是每一個年輕大臣都夢寐以求的職務,是最終南捷徑的渠道。做了東宮講官,那就成了未來天子的自己人,只要自己不犯傻,又能熬到新天子登基,入閣做宰輔真是手到擒來。
  若真是如此,難怪謝遷寧可冒著被士林指責的危險也要當縮頭烏龜,倒是可以理解......
  又聽劉吉繼續說:“第二個緣故就比較誅心了。如今貴省大臣中,姚冢宰、商閣老、鄒春官先后年老致仕,朝中暫時無有首領人物,老夫看那謝遷有這個雄心。”
  話只說到這里,但也不必再多說什么,方應物自然聽得明白。不過方應物確實沒有想到過這里,經劉棉花點撥,登時恍然大悟!
  拿自己父親方清之與謝遷相比較,兩人都是浙江人,年紀相仿佛,前后只差一科,而且都是混進了詞臣圈子的高名次進士,父親二甲第四比狀元差得也不是太多。
  在浙江官員缺乏強力領軍人物的情況下,紙面上起跑線優勢巨大、看似前途無量的兩人就是天然的競爭對手。即使主觀上沒有想法,但客觀上也存在著一些競爭,這與人品是否君子無關。
  方應物又想起,那年父親因為諫君下了天牢,又經過自己鼓吹造勢,可謂是名氣大噪、風頭一時無兩,而當時謝遷心里會怎么想?
  按照之前類似事件的一般規律,父親的下場大概就是貶到外地去,這恐怕也正是謝遷內心深處的期望。大明官場內重外輕,一旦父親被貶外地,名氣再大、聲望再高也沒用了,不在中樞就沒資格去競爭什么,有誰被貶去當過州縣官還能入閣的?
  所以謝遷若是從自己前途角度出發,完全有理由坐視不理父親方清之的死活。只不過出人意料的,自己父親從天牢里出來后沒有被貶謫,還能繼續在翰林院混,保住了競爭資格還更上一層樓。
  事情真相是不是這樣,誰也說不清,只能是猜測而已。至于相信不相信如此誅心的猜測,就看每個人自己的選擇了,比如方應物大概就是選擇相信——作為方清之的兒子,他能有立場選擇不相信么?
  另外,方應物發現劉棉花今天居然很配合,如此痛快的便把真相倒了出來。這說明什么,這說明他也有所求。
  至少可以說明,劉棉花很煩正道后起之秀謝遷。再進一步想,如果將來親事成了,某親家能取代謝遷的地位,絕對是劉棉花樂見其成的。
  想明白了后,方應物不由得感慨萬分,官場之中,利益糾葛實在是千頭萬緒,一不注意就能發現一條線頭。
  聰明人說話真的很省力氣,不用明言就有了默契......
  卻說劉吉不急不慌,一直等到方應物再抬起頭,才飲了口茶,仿佛漫不經心的問道:“方才在翰林公宴上,老夫偶然聽說,你父親曾經在翰林院中為你求親?可曾有人選?”
  方應物不假思索,堅決果斷的答道:“沒有!”
  劉棉花笑瞇瞇的,擺出長輩架子道:“你如今只怕也是炙手可熱的少年郎,不知有多少家愿意結親。老夫比你多活了幾十歲,論人情世故確實比你多見識過一些,如今卻有幾分婚事心得說與你聽。”
  方應物相當好奇,以劉棉花的實用主義性格,會說出什么樣的話?
  難道劉大學士要對自己說“老夫是宰輔大學士,論權勢地位幾乎能秒殺所有人,給你功名富貴輕而易舉,你還有什么可猶豫的?”
  只見劉吉輕輕咳嗽一聲,敦敦教誨道:“這婚姻大事,最重要的是看對方人品,講究性格契合、性情相投......”
  方應物猝不及防,毫無心理準備的愕然不已,這種很務虛的話真是劉棉花說出來的?
  又見劉吉手臂一揮,語氣加重了幾分,“尋求親事時,不要看重女方的門戶、錢財、權勢、官爵、名聲、相貌這些東西,太俗氣了!要講一個心字!”
  方應物目瞪口呆,劉棉花難道今天吃錯了藥?
  按劉大學士的意思,結婚找老婆,不用看任何物質條件,要講究精神和心靈......若是別人說這些話,方應物不奇怪,但從劉棉花嘴里說出來,有種太陽從西邊出來的奇詭感覺。
  劉吉神色依舊如常,沒有任何特殊之處,淡然的抬手道:“老夫言盡于此,你回去仔細想想罷!”(未完待續。。)
  ps:下午娃總算安靜的睡了,趁著這功夫趕緊碼了一章,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