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280 公子落難

劉棉花正說得高興,難得有他非議別人,而別人無法還擊的時候。
  第二個圈子的首領人物,禮部左侍郎兼掌院學士徐溥行個禮道:“君子聞過則喜,此事我也曾經切責謝遷,而他早已閉門自省過,還請劉公不要追究不放了。再說這是兩三年前的些許陳年往事,新年嘉時不談這些。”
  劉吉呵呵一笑,如沐春風:“這確實是老夫不周到,對晚輩過苛了,依了掌院就是。”轉頭又對方應物道:“謝于喬是你同鄉前輩,做事偶有失誤不算什么,今后不要借此說長道短了!”
  方應物冷眼旁觀,瞧著諸大佬交涉。一方面,他看得出謝遷在詞臣中得到火箭式提拔,不但因為他狀元身份,而且必然還有這位徐學士的大力扶持。
  另一方面,劉棉花這老人精顯然想要趁機賣人情,沒有人情也要制造人情。至于徐溥和劉吉兩人之間是否還有什么其他的東西,就不是方應物所能看得出來的。
  聽到劉棉花大模大樣的吩咐自己不準繼續計較,方應物只能很沒脾氣的低頭應聲道:“老大人所言極是,小子今后不敢對謝前輩無禮了。”
  劉棉花點點頭,很有面子。
  別人詫異了片刻,方應物怎么突然表現的這么軟?但很快就了然于心。當初是劉棉花幫忙把方清之從天牢里撈出來的,在這件事上,方家父子無論心里怎么看待劉棉花,也不好公然和劉棉花對著干,做人不能忘恩負義。
  方應物又對父親連連打眼色,催促父親趕緊再次辭別,離開此地。方清之也覺得今天事情已經不太對勁。好好的一個新年公宴已經充滿了詭異的氣氛。
  正當這時,劉棉花忽然以手加額,輕叫道:“老夫糊涂了,險些忘了正事!”
  眾人集體斜視之,您還能有什么正事?
  “聽說你是商公居鄉所收的學生?”劉棉花對方應物問道。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么?難道想趁著這個場合幫我揚名?方應物暗想道,不過這不算壞事,便謙遜的說:“在家里時,受過商相公幾日指點而已,實未曾學得皮毛。”
  劉吉便道:“這就對了。商公是閣臣前輩。他的近況是我們閣臣都十分關心的。萬眉州想叫你過去詢問商公近況,不過他與你素不相識,便委托老夫來請。”
  萬眉州,首輔萬安也,就在堂中第一個圈子那里......方應物苦著臉無語。什么詢問商相公近況。無非就是試探商相公想不想復出而已,這一直是萬首輔的心病。自己現在連個進士都不是,只是小破舉人一個,真不想和這么高層的人物玩心眼去啊。
  翰林公宴大堂就像圍城,別人想進來,但是進不來;自己想出去,但是卻出不去了。事情怎么就變成這樣了。到底是什么緣故?方應物十分苦惱。
  話說回來,如果萬安來請,方應物表達鄙視之后拒絕去見,那還算有性格。說不定能博得士林一片叫好,所謂不趨炎附勢、不畏權貴也。
  但劉棉花過來叫,他實在不便不給面子。無可奈何的深吸一口氣,方應物只好跟著劉棉花亦步亦趨的朝著第一個圈子那邊走去。
  方清之目送兒子前去拜見首輔。心里忐忑不安。他今天帶著兒子過來,純屬是為了讓兒子見見世面。同時讓兒子在詞臣面前亮亮相混臉熟。但是萬萬沒想到事情發展到如此程度,最后居然連首輔都驚動了。
  這下是走不成了,他又回到了自己所屬的圈子,也就是被方應物命名為菜鳥撲街的第四層圈子。但方編修仍心神不屬的頻頻朝著兒子所在的方向看去,目光十分擔憂。
  別人就沒這么擔心了,只覺得方清之這個兒子太逆天了。區區一個本該打醬油的外來客,沒多久從他們這個底層圈子跳到了第三個圈子,不多久又在第二個圈子風生水起,轉眼間又轉移到第一個圈子那里,說是三級跳也不過如此。
  要是在官場有這速度的話,升遷之迅速只怕不亞于當年的商相公和如今的謝遷。
  旁邊同年楊廷和看著方清之神色憂慮,便寬慰道:“不必過于憂慮,令郎絕非凡品,從容游刃有余。”
  方清之長嘆道:“犬子說過一句話,我當時不懂,但如今真覺得有道理。他說性格決定命運,我看確實如此,用在他身上恰如其分。不管任何時候,不管任何地方,他都有本事叫人不省心。”
  按下方清之的擔憂不表,卻說第一個圈子的核心自然就是紙糊三閣老了。方應物站在三巨頭面前,心里百感交集,眼前這三位,也真是一時之絕品了。
  紙糊三閣老雖然都被罵,但他們彼此之間還是不同的,被罵的側重點各有不同,在不同的領域各領風騷。若誰想研究官僚主義的負面因素,那么認真研究研究這三位肯定沒錯。他們可以說各有所長,身上凝聚了官僚主義最典型的因子。
  萬首輔被罵,是因為寡廉鮮恥、毫無節操、沒有下限,在堂堂的奏章公文里寫令人耳紅心跳的羞恥小段子討好天子有木有?抱著貴妃大腿攀親戚有木有?有人用藥水給他洗鳥壯陽,就被提拔重用有木有?
  次輔劉珝被罵,是因為他只有嘴炮震天響,其實色厲內荏,虛偽得很,也沒有才干,什么都做不成,但是卻很好高騖遠。
  文淵閣大學士劉棉花被罵,是因為他是公認的有本事但不干事,只管結黨營私不顧其他,正所謂尸位素餐、俸祿蛀蟲也。
  萬安獨自坐在凳上,淡淡的向方應物問道:“商弘載還想當首輔嗎?”
  夠刺激!方應物險些叫出聲來。堂堂一位人臣之極的首輔,問話竟然這么直白、**裸、不加掩飾!若換成在徐溥、李東陽那邊,簡直是不可想象的,正人君子是不可能這樣說話的!
  往深里想,這是因為萬安太輕視自己,認為不需要玩什么心思,還是為了尋求接近真實的答案,故意采用的一種出其不意的談話策略?
  次輔劉珝不屑的輕哼一聲,但劉吉卻神色如常,不以為意。
  ps:偽第幾更了這是。。最難的不是構思劇情,而是構思人物角色該怎么說話,按一個撲街仔去想象廟堂巨頭們怎么說話,真是難死個人。(去讀讀www.qu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