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272 直面三巨頭


  隔壁范大人動作很快,或者說金錢的魔力很大,沒三五天便派了家奴來這邊通知說可以交宅子了。方應物也不因為花了高價而刁難什么,很痛快大氣的讓忠義書坊姚先生付了款。
  按照當初的約定,姚先生在京城開書坊賣八股文合集,要分給一部分利潤給方應物作為報酬。不過這兩年方應物不在京師,這筆款項一直沒有取走,現在就派上用場了。
  另外,姚先生出身浙江龍游商幫,在老家那邊也與王德王大戶有了約定。因為方應物上京時攜帶大批銀兩感到不方便,于是約定好王德王大戶在浙江把銀子給了龍游姚家,而姚先生在京城付給方應物相應款項,這樣便省了方應物攜巨款趕路的麻煩,算是一種最原始的異地私人換兌。
  綜合上面兩點,方應物手頭暫時不缺銀子,掏五百兩還是掏得起,就是掏完后所剩無幾。畢竟五百兩也是巨款了,而且姚先生開門做買賣,手頭肯定要有流動資金,不可能全都支持給方應物。
  方應物又請了工匠,打通原范宅與方府的墻壁,修了個簡單月門。然后清掃過一遍,知會了父親后,他和小妾們連帶自家仆役搬了過去。
  至此總算可以住的開了,方應物新住處這里便稱作方府西院,但進出外面與老宅仍是用一座正門,方府也就成了一府兩院格局。
  這檔子事忙碌完,就已經是十一月底了,天氣愈加寒冷。一大家子又忙著添置冬衣,購買木炭儲存。
  如此才算稍稍安定下來。方應物終于可以靜靜讀書了。至少理論上該認真讀書了,方應物傾盡所有的高價買宅子。最大借口就是要安靜讀書。
  方清之看著兒子里里外外的一切都能自己解決,要錢有錢要人有人,暖床小妾都自行找了兩個,似乎完全不須自己這做父親的操心。
  方翰林心中不禁再次泛起無言的失落感,自己這個當爹的,好像很沒用處的樣子啊。最終只能連連感慨,自家兒子是個怪胎。
  也不完全是,還有個地方能幫到兒子,而且這件事非要靠他這當爹的不可......方清之忽然靈光一閃。
  方應物兩世為人均沒當過父親。自然體會不到方清之那糾結的心情,如果他知道,那肯定大笑三聲道“父親你這張臉就是最大的助力”,然后又一次被打得抱頭鼠竄。
  此時臨近年終歲尾,朝廷中一片安定祥和,平靜無事。誰在這快過年的時候挑事,會很招人煩。
  當然朝廷大事與方應物還隔著幾層窗戶紙,一般是驚擾不到方舉人的。這日他正在西院新宅里,擁著火爐和兩位小妾說笑。偶爾調戲猥褻一下,其樂融融。
  忽然聽到東院的家奴在門外叫道:“大公子!老爺正在書房,叫你速速過去!”方應物探出頭問:“有何事?”那人答道:“小的不知,老爺只管吩咐了叫大公子急忙去見他。”
  方應物便出了屋。穿過跨院來到東邊。進了書房,他卻看見父親大人正在撫須沉思,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進來。仿佛有什么重大的事情。
  方應物上前問道:“父親召我前來,不知有何吩咐?”方清之沒有說話。卻不停的打量兒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叫方應物莫名其妙。過了半晌,方清之才道:“不用緊張,有喜事。”
  “不知是什么好事?”同時方應物暗暗吐槽,父親這老實人怎么也會賣關子了?
  方清之目光悠悠,口氣感傷的說:“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恍惚間你就十八歲了,過了年就是十九,換成別人家,早就娶親兩三年了罷?
  這點是要怪為父,若不是為父多年來的疏忽,也不至于耽誤了你的終身大事,想來也是歉疚于心的。所以......”
  方應物登時汗毛直豎,難道父親大人打算亂點鴛鴦譜么?這可萬萬不用啊,父親大人千萬不要歉疚,他自己也能搞的定。
  他與劉棉花的默契,并沒有與父親說過,因為那不是死約定,只是兩個“聰明人”之間你知我知的默契。如果他混得不好,劉棉花肯定果斷的當什么也沒發生過,如果劉棉花栽了,那他也肯定忘了這回事。
  不是方應物不尊重父親私定終身,而是方應物覺得父親理解不了這么復雜的問題......或者說,父親根本不可能接受這么**裸功利主義的默契。
  但無論如何,如果父親真給他另外說成了親事,那就違背了與劉棉花的默契,暫時沒有這個必要。
  于是方應物擲地有聲的說:“古人云,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兒子我自當效仿古人,科舉不成,便不想成親之事!”
  方清之皺眉道:“科舉不一定非要中進士才算成事,你已經中舉,肯定也算立業了,怎么不能成家?”
  方應物豪情萬丈的說:“兒子我志在天下,兒女私情暫且不談!”
  方清之斜視之......若說不談兒女私情,那兩房小妾怎么回事?若不是看在兩女都是知根知底同鄉的份上,他早就拿出嚴父派頭把人打發走了。
  方清之不滿道:“你怎么是這種不開竅的態度,那叫為父怎么回復賓之兄?”
  人都有好奇心,方應物也不例外,想知道是誰慧眼如炬看中了自己,忍不住問道:“哪個賓之前輩?”
  方清之仿佛又看到了一線希望,“現任翰林院侍講的李西涯前輩,比為父年長兩三歲。他膝下有個女兒,和你歲數也差不多。”
  在翰林院這種大明首屈一指的文青地方,與別的衙門不同。眾人不論年齒和官職大小,只論前后輩,晚來的就要喊早來的前輩,這也是一直約定俗成的特殊規矩。
  賓之是字,若說賓之是誰,方應物沒多大印象,因為明代士人喜歡用號,不大愛用字。但說李西涯這個號,方應物便有所印象了,試探性的問道:“是不是李東陽?”
  方清之皺皺眉頭,斥責道:“無禮之極!前輩姓名也是你能亂喊的?就是你不答應,也不能這么無禮!”
  “我靠!”方應物很不文雅的爆了粗口,幸虧方清之沒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只當是自家兒子表示震驚的口頭禪。當然方應物確實也震驚的無以復加,在明史中,李東陽的名氣還用多說么?
  方清之仔細觀察自己兒子的表情,怎么也沒看出喜意,便無奈道:“瞧你這態度,若實在不愿意,為父就回絕了賓之兄罷。”
  “等等!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容兒子我再想想!”方應物連忙叫道。
  方清之意味深長的說:“我這當父親的,現在也只能幫你到這里了......”
  父親今天真是學會賣關子了,方應物疑惑不已。
  現在一直有種可能性很大的傳言,李東陽會參與明年會試閱卷,不是主考官就是同考官......當然方清之覺得自己這種打算幫兒子借東風的想法太齟齬了,說出去丟人現眼有損自己形象,所以堅決不會與兒子明說的。
  下不為例,此生此世只違心這么一次,真是應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啊,方清之心中為自己那偉大的父愛唏噓道。
  站在書房里,方應物半晌無語,一張俊臉都糾結成麻花了......
  劉棉花是從現在一直到弘治中前期的大學士,屹立政壇的不倒翁。
  李東陽更不說,即將名滿天下,是未來的天下文壇盟主大宗師,是弘治中期一直到正德中期的大學士,最后是首輔,時間段正好是接上了劉棉花,而謚號則是最頂級的文正。
  一個代表著現在和巨大的實惠,一個代表著將來和巨大的名望。方應物發出了無聲的吶喊:父親大人你能不能不要這么為難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