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271 現實與史書

見方清之明為訓斥兒子實為叫兒子發言,林俊也停住了繼續開口,饒有興趣的觀看方應物。關于此子的傳說有很多,究竟是不是名副其實?
  方應物微微對林大人點頭示意過,便很淡定的說:“小子我沒看出來,真有必要去在這件事上費力氣?還是算了罷!”
  林大人有點不悅,任是誰被小輩這么說,也會感到很沒面子,但他是客人,并不好說什么。同時他心里頗為奇怪,當初方應物在京城奔走救父親時,是很有銳氣的少年人范兒,怎的現在這話活脫脫是安于現狀中年人的口吻?
  主人方清之也覺得挺沒面子,自己這兒子表現出的思想覺悟也太低了,一點兒都沒有士人氣質。他忍不住又斥責道:“你說的這是什么混話?什么叫還是算了罷?吾輩讀書人,豈該計較錙銖得失?面對是非,豈該畏首畏尾不敢發聲?”
  方應物直想翻白眼,思維的差距怎么如此之大?不知道是他太高,還是眼前兩個官場菜鳥太低?
  相比之下,人家劉棉花的技術水平不知高到哪里去了,難怪能穩穩當當的入閣當宰輔。當然,萬事總是有得有失,劉棉花過于實用主義的后果就是名聲起不來,這點要引以為戒。
  這次他不看好的理由當然很充分,一是周太后不好惹,惹她就像是讀書人與潑婦廝打,沒有任何好處,卻有一大堆麻煩。典型的吃不到肉卻會沾一身腥臊。
  二是天子是個“內外分明”的人,最煩別人亂管他的家務事。他覺得實在沒有必要在這種外戚待遇問題上和天子較真,為此讓天子厭煩也很劃不來。
  不過這兩種理由都不夠冠冕堂皇,私心太重不好宣之于口,但是難不倒方應物。判斷一個人的政治成熟度的標準之一,就是能否將任何上不了臺面的理由,以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語言表達出來。
  若做不到這點,你將會發現你在官場中根本張不了嘴說話,或者一張嘴就得罪人。古今皆然。方應物這方面起碼可以打個及格分了。
  稍加醞釀,他便長篇大論的開始說起來:“本朝初年,朝臣因為禮法的事情與太后多有沖突。彼時政治清明,國泰民安,周太后要壞禮法,自然就是要壞掉這天下人的臉面,人臣萬萬不可同流合污。子曰衣食足而知榮辱。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但世異則事異,如今情形又是不同,林前輩方才也說了,國是日非。眼下朝廷多事,腹心之患比比皆是,相較而言。周家的事情不過是是芥蘚之患。
  就讓他得到侯爵,除去每年多支幾擔米,對國家又有什么大的影響?和以前又有什么區別?事情不會變好,但也不會變壞。
  凡事總該有輕重緩急,在這種家務事上糾纏不休。未免有避重就輕之嫌。在小子看來,要辦的大事如此之多。為周家這種小事斤斤計較實在是喧賓奪主,與古之鵝鴨諫議有什么區別?”
  前朝有言官怕得罪人不敢說話,放著國家大事不提,卻只管進諫禁屠鵝鴨以成全圣上好生之德,便被譏諷為鵝鴨諫議......所以這鵝鴨諫議的典故擺了出來,讓林俊林大人連連苦笑。
  剛才他和方清之都認定方應物膽小怕事,敢情這少年人不是膽小怕事,而是唯恐天下不亂,嫌棄周國舅封侯的事情太小,進諫沒價值又太浪費精力。說出來的道理,更是令人沒法反駁。
  方清之斜視兒子......心里略煩躁,他又想表示什么意思?
  關于自家兒子的想法,當父親的回回都搞不懂,回回都在兒子面前像個小白,實在是一件令人抓狂的事情,應該反過來才符合常理罷?
  這是自己親生的嗎?方清之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中。他又想起翰林院里的前輩如李東陽、楊廷和之流,難道十幾歲便能科舉中榜的人都是妖孽么?
  不過好像那兩個妖孽歸妖孽,但還在正常人范圍內,頂多是聰明人的極限,與他沒有本質區別,實在不像自家兒子這般詭異莫測啊。
  作為一個品格端正的讀書人,林大人進過短暫的不適后,便調整了心情。誰讓對方是神童一類的人物呢,神童就是神童,比自己神也在情理之中,而且神童有個性很正常,不然怎么是神童。
  林大人半是不恥下問半是不服氣道:“賢侄覺得什么是大事?”
  方應物很有先見之明的說:“例如天子可能會直接任命一個煉丹藥的方士在大九卿衙門里做官。”這種事大概馬上就要發生了,他提前為父親和父親的朋友預警一下也不錯......
  林俊震驚萬分,失態的驚叫道:“這不可能!”
  他不能不震驚,外朝文官自有一套嚴格的銓敘體系,必須經過吏部考核的關口才算“合法”。否則就算天子直接下旨授官,那也是要遭到文官抗拒的。
  當然也存在著一些體系外的東西,比如恩蔭和傳奉官這些非主流,只要不影響大局,只在邊緣衙門掛個名,大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算了。畢竟科舉之路太殘酷,說不定將來誰家子弟還要靠著這些非主流方式混碗飯吃呢。
  但核心部門如內閣、翰林院、九卿衙門等,那絕對是被正途文官牢牢把持住的,不可能容忍非主流的官員染指。所謂正途,就是兩榜進士了。
  如果說天子不經吏部,直接內批授予九卿衙門的官職,那簡直是挑戰文官的底線!是林大人這種正途官員所不可想象的。
  方應物很肯定的說:“有什么不可能的,本朝出過工匠尚書。再出個方士大臣并不奇怪。”
  “工匠是工匠,也是為社稷效力的有用之才。當工部堂官尚可理解!可方士是什么,裝神弄鬼的騙子,如何可以位列朝班?”林大人質疑道。
  “是不是有用,林前輩你說了不算。今上崇佛信道,喜好嬉玩,在天子眼中,工匠和方士、僧道、畫師、優伶甚至太監都是一樣的,有工匠尚書。有僧人國師,畫師都有官爵,為什么不能有方士朝臣?”
  方應物原本以為林大人會大喊幾句“國將不國”之類的口號,卻沒料到林大人卻是立刻沉默了。
  林大人感到,方應物又一次說的很在理,天子的個性確實如此,從來就不在乎體統的尊嚴。這段時間。還真有從宮中散出來的傳言,據說天子要為身邊人授官。大家只當是笑談,經方應物這么一揣測,難道正應在此處了?
  方應物爆出這個“推斷”主要目的還是禍水東引,讓熱衷于進諫的林大人轉移目標,不要總是拉著自家父親彈劾周太后一家去。
  這件事絕對是大事。是顛覆文官認知的事情,比周國舅封侯什么的大多了。而且彈劾那幫方士、僧道,總比彈劾周太后強得多。
  方應物很“目光如炬”的看出,別看這些亂七八糟的人現在得寵,十分不可一世。但等過幾年換了新天子,立刻全部完蛋。在文官的反撲下能保住命就不錯了。
  方應物還猜得出,天子是懶人不是傻人,他也知道這么干挑戰了文官的底線,受到文官的反擊也在他預料之中,大概做好了被文官進諫責問的心理準備。
  所以到時候上疏進諫風險很小,隨大流上幾封奏折更是零風險,這是個很微妙的事情,可意會不好言傳。
  林俊沉默半晌后,對方應物拱拱手:“謹受教。”
  此后便是一反常態的平靜,低頭沉思著離開了方府,方應物的話對他沖擊很不小,需要時間消化。
  望著林俊的沉重背影,方應物一拍額頭,壞了!
  若想個人利益最大化,關鍵要素在于,要當發聲最早的,登高一呼聲望刷刷的有,但絕對不要當發聲最響亮的,那肯定是被打掉的出頭鳥。
  這個度很難拿捏,非高手把持不住。再看林大人這架勢,顯然是提前有了想法,憋著勁要醞釀最響亮的一炮了。
  根據上輩子的歷史經驗,林大人確實還就是這樣的漢子,是不是要把他回來?無論如何也是父親的好友。
  不過方應物隨即又打消了再去勸的念頭,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反正死不了人,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等新君登基后,就是得勝還朝的英雄人物了,說是因禍得福也不為過。
  那時候只要在成化朝遭到流放在外文官,通通都會高升,他那便宜外祖父王恕也是如此,直接升為外朝老大吏部尚書了。
  方應物正幻想岳父是閣老,外祖是吏部尚書,內廷外朝通吃的官二代幸福生活時,忽然啪的一聲打斷了他的美夢。
  方清之又拍桌子了,神色也很憤慨......顯然同樣被自家兒子的猜測激怒了。他作為以高位功名科舉入仕的人,最看不慣功名之外的歪魔邪道!
  方應物嚇了一跳,自己父親的憤怒貌似不亞于林大人啊。他咳嗽幾聲,請求道:“父親大人,如果推斷不幸成真,這進諫奏疏由兒子代筆如何?”
  方應物對父親相當不放心,可不敢讓父親再寫這種直言進諫的奏疏了。他看得出,與高標準人物比較起來,父親的水平還是不靠譜,實在令人擔憂。
  方清之不置可否,似乎默許了。畢竟自家兒子貌似最了解情況,寫出來的東西應該最過硬。
  方應物一喜,得寸進尺道:“不妨今后父親的奏疏,皆由兒子經手代筆,父親安心頤養如何?”
  “你想造反嗎!”方清之感到被羞辱了,登時舉手要打。
  方應物立刻抱頭鼠竄,心里連連嘆道:好心被當驢肝肺,匡扶父親,任重而道遠吶。(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你懂得,又睡著了,以后再也不說12點更新了。幸虧凌晨四點醒來,趕緊補完發了。這次沒有失約啊,只是有延遲而已......有思路就有寫頭了,下一章大概今晚下班后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