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270 此子不走我走

方應物跟隨在父親后面,去了前面廳上見客。卻見那林俊年歲果然和父親差不多,都是三十掛零,相貌是中人之姿但也帶著幾分文雅。
  而林俊與方清之互相見禮,然后便注意到亦步亦趨跟隨在方清之后面的少年人,很是好奇的看了幾眼。
  這林主事與方清之是同年同齡,脾性又相投,而且大家混的都不錯,關系自然十分親密,所以他來方家次數也不算少,但從來沒見過眼前這位少年。
  當然,林俊也明白,能陪著方清之出來見客的,那至少也是親戚之流。先開口問道:“這位少年郎是......”
  方清之略帶得意的答道:“此乃小犬也,剛從老家過來,候考明年春闈大比。”
  林俊有點意外,他確實知道方清之有個兒子,也耳聞過方應物的事跡,十八歲的舉人實在令人眼熱。
  但剛才他真沒往方應物這方面想。因為在他眼里,方應物站在方清之身后,感覺像是兄弟兩人更多一點.....
  父親方清之太年輕,今年也不過三十三歲;兒子方應物經過風風雨雨,氣質上又偏成熟。父親不像父親,兒子不像兒子,也難怪林大人心里誤會了,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方應物也上前行禮道:“見過林前輩。”
  賓主落座,方應物自然只能站在父親旁邊端茶倒水,而方清之則是克制住炫耀兒子的心里。主動問道:“林賢弟今夜突然造訪,有何貴干?”
  林俊答道:“如今國事日非。正是吾輩奮起之時。今天在衙門里聽說了一些事情,特來與方兄共商。”
  方清之疑問:“都有什么事情?”
  方應物聽到這里暗暗嘆口氣,不知道是自己要求太高、標準太嚴還是什么緣故,總覺得自己父親果然還差得遠。
  正所謂見微而知著,父親方清之位列翰林清要,是內閣的候補衙門,號稱中樞機要、天子近臣,和外朝各衙門的品流絕對不同的。
  所以論起消息靈通。父親應該比六部當普通主事的林俊更勝一籌才是,但從剛才這表現看,顯然是林俊聽說了些消息但父親還遲鈍不知,這就能說明很多狀況了。一個內廷翰林居然還不如外朝主事消息靈通......
  方應物再次搖搖頭,也許是自己多心了罷,并非人人都是政治人才,跟沒有再像自己一樣占有未卜先知便宜的人。大多數人還都是中庸的,何必對父親期望太高,難道自己潛意識里有望父成龍當官二代的念頭么?
  按下方應物的雜念不表,只聽得林大人說:“聽說圣上有幾件不妥當的事情,皇太后長弟周壽現為慶云伯,要進位為慶云侯。同時太后次弟將進位長寧伯,這只怕有違禮制,孝莊睿皇后家里又當如何?”
  方應物頓時慶幸自己穿越前是專業人士,不然這段話聽下來必然云山霧罩、不知所云,根本不懂林大人說什么。皇太后是哪個?孝莊睿皇后又是哪個?更別提進一步思考了。
  這段話里的皇太后,指的是當今天子的生母周太后(還活著)。也是先帝英宗朝的周貴妃,母憑子貴,如今也有太后尊號。
  按說英宗朝的皇后是德高望重的錢皇后(十年前薨了),只有錢皇后可以在先帝駕崩后稱太后,而天子生母周貴妃沒資格稱太后。
  可是周貴妃心氣大,很有一點也不肯吃虧的小農精神(本來就是農家出身),自己辛辛苦苦生了兒子當了皇帝,為什么反而要位居姓錢的女人之下?
  為了這些禮法問題,周老太太很是與朝臣搏斗若干回合,你來我往的,朝臣被周老太太死纏爛打的沒辦法,最終還是讓周老太弄到了皇太后的稱號,滿足了虛幻的愿望。
  但周貴妃也只是變成了皇太后,而錢皇后的尊號則是慈懿皇太后,還是壓了周老太太一頭。所以百官稱呼周太后是皇太后,前面不用加任何字眼的。
  插一句題外話,成化朝多極品這句話不是開玩笑的,大明朝很多第一次都發生在成化朝。比如說,大明朝第一次百官群體散步請愿活動,也是很有小農精神的成化朝周太后引發的......
  十年前正牌錢太后薨逝,在葬禮問題上周太后非要找別扭,本身又是底層農家小門戶出身,對禮法問題沒有敬畏心,便不許錢太后與先帝合葬,要將這個機會留給她自己。
  這種公然破壞禮法的行為引發了百官的極大憤怒,有兩百名朝臣齊聚文華門外抗議,是大明朝開國以來的第一次,當然遠遠不是最后一次。周太后也不是后世的嘉靖,被這場面嚇住了,然后便只好讓步。
  閑話不提,林俊話里還提到了孝莊睿皇后,這是錢太后的謚號,指的就是錢太后。
  整段話翻譯成白話的意思就是,宮里那個周老太太又要給自己家里拼命撈好處了,不但想把長弟從伯爵提拔成侯爵,還要讓次弟直接當伯爵,這也太隨心所欲無視禮制,這是公然踐踏朝廷禮法!
  第一沒有這個規矩,她連正牌太后都不是,就想讓周家占著一個侯爵和一個伯爵,哪有這個道理。第二比她身份更尊貴的錢太后家里也不過只有一個伯爵,周太后家憑什么要逾越錢家,綱常何在?
  如果單純作為一個家務事,方應物表示很能理解,拼命給自己娘家撈好處的極品女人太多了,不差周老太一個......
  但皇家的家務事顯然不是普通家務事,這是禮法問題,引起大臣的不滿和反感很正常。而且周家和萬貴妃的萬家都是囂張放肆、口碑極差的,大臣看他們不順眼久矣。
  何況一個“禮”字的重要性,絕不是方應物這個實用主義派穿越者所能體會到的。他要是穿越到嘉靖初年,肯定不會去左順門為了參與大禮議挨板子。
  林俊繼續慷慨激昂的說:“有些事情,可一不可再,可再不可三,皇太后破壞禮法不是一次了,我們作為朝臣不能無視,小弟我欲上疏進諫!方兄以為如何?”
  林俊問“方兄以為如何”,并不是真問方清之怎么想,而是說“請方兄聲援”,他就是來串聯的。這在大明文官里很常見,大家搞這種事都是要成群結黨互相呼應的。
  方應物嘴角四十五度下撇并緩緩斜視之......這林大人也是年輕熱血啊,可以理解,只是個剛入官場的七品主事。再看看自己父親,多么穩重,不愧是下過天牢受過鍛煉的干部,這點比林主事要強點。
  方應物覺得,周老太太只往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撈好處,基本上不干涉朝政,如果不是大是大非問題,為什么一定要去惹她?
  而且方應物知道,周太后很能活,不但比兒子成化天子活得長,而且一直熬了很久,只比她孫子弘治天子早死那么一點點,險些就熬到了正德朝,成為曾太皇太后。
  平白去得罪一個身份至尊根本消滅不了、脾氣很斤斤計較、而且還能活很久的人,不嫌麻煩么?
  對其他強人方應物并不怕,別看首輔萬安之流現在風光,一換了天子全完蛋,但周太后顯然不同。別忘了,下一個皇帝弘治天子如今也是養在周太后身邊、深受周太后庇護恩德,不然早被萬貴妃暗害了。
  為這種“雞毛蒜皮”的事較真,值得不值得?方應物正想著時,只見父親“啪”的一拍桌子,面有憤色,張口要說些什么。
  我靠!方應物大驚,迅速收回了對父親穩重的贊賞,他連忙劇烈的不停的咳嗽,打斷了父親的發言。
  林俊林大人扭頭看了看,關心的問道:“賢侄從南邊來,乍暖乍寒的要注意身體為好,小心著了風寒。”
  方清之對兒子的品性漸漸有所了解,很不給面子的擺出嚴父架子斥責道:“你這慣會作怪的,有什么鬼話就直說,不要在此裝模作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這兩天娃滿月,親朋好友蜂擁而來。。這章是補昨天的,今晚再來一發,大概12點左右或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