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262 操心的方應物


  九月秋高氣爽,這幾天又正逢晴日,是難得的出游佳時。對眾舉人而言,又趕上鄉榜提名,若不舉行幾場集會就簡直對不起這良辰美景。今日就有這么兩場集會,一場是嚴州府士子的,一場是省城本地士子的。
  在鄉試后,杭州城里已經辦了無數場宴飲集會,堪稱嚴重審美疲勞。但今天這兩場卻還能引人注目,因為一邊的核心人物是無冕之王方應物,而另一邊的核心人物是有冕之王解元公。
  更何況兩人中間還夾雜著杭州城花魁袁娘子,更是足以讓所有八卦眾擦亮眼睛、提起耳朵的關注。或者說花魁娘子只是個小彩頭,但也是個很有趣的彩頭。
  兩場集會不但很湊巧的都選在今日,而且還很湊巧的都選在西湖上舉行,更湊巧的是兩邊集合地點都在錢塘門外碼頭上,最湊巧的是兩邊竟然連集合時間都一樣。這么多湊巧扎了堆,那就不是湊巧了,實在是意味深長。
  項成賢站在方應物身邊,忍不住吐槽道:“我們這邊忒寒磣了,你是怎么想的?”
  此時碼頭兩邊各有一支人馬,省城本地士子那邊只見得管弦笙歌齊備,童仆如云,美人點綴,各種家什堆積如山,岸邊幾艘畫舫也都是雕欄畫棟極盡奢華;而嚴州府這邊的光景就寒酸得多,大有空手而來空手而歸的模樣。
  隱隱約約聽到對面傳來嘲笑和議論聲,項成賢極其不服氣,又對方應物抱怨道:“怎的不叫與你相熟的王大戶來幫辦?他不缺這幾個銀子罷,這下可將我浙西的臉面丟完了。”
  旁邊有位舉人笑道:“項同年著相了,身外之物不必看得太重,豪奢從來不是美德。正所謂安貧樂道也。再說,我們這邊不是還有花魁娘子壓陣么?那可是方同年的老交情了。”
  方應物神情如常,低頭對項成賢耳語幾句,項成賢聽了后面露驚訝之色,不過并沒有說什么。
  不多時,卻見一頂彩轎從城門口出來,有人輕呼道:“袁娘子來了!”
  眾人又眼見這打扮齊整的花魁娘子下了轎子,轉向方應物走來,叫同在這邊的嚴州府士子喜笑顏開、與有榮焉。仿佛占了上風。
  其實花魁娘子在這些新科舉人心目中不見得是必需品,但卻是一個象征,關系到臉面問題,不由他們不興奮。
  鳳蕭姑娘到了方應物身前,福了一福。低聲道:“方公子恕罪,妾身今日不能侍候左右了......”
  周圍眾人齊齊吃了一驚,花魁娘子這是什么意思?他們一直以為袁花魁與方應物有舊情,今天肯定捧這邊的場。
  方應物眉頭微皺,抬手指著省城士子人群,沉聲道:“你的意思,是打算去那邊?”
  袁花魁解釋道:“妾身也是本地人氏。他們盛情相邀,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委實拒絕不得......”
  “不必解釋了!”方應物打斷了袁鳳蕭的話,“道路都是自己選的,每個人都會有充分的理由。聽不聽無關緊要,所以你沒有必要解釋什么,但愿你將來不會后悔。”
  眾人目送袁花魁在侍女陪同下,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對面。與省城士子們匯合。登時從那邊爆出一陣得意洋洋的歡呼聲,聽在這邊人的耳朵里。十分刺耳。
  項成賢突然沖了過去,站在幾步外的地方,對著袁花魁高聲道:“在下有句老話要送給袁娘子!有道是莫欺少年窮,袁娘子謹記好!”
  方應物嘆口氣,對著周圍拱了拱手,蕭然道:“今日在下游興全無,請諸君恕罪,失陪了。”
  隨后轉身向城中邁步離開,口中胡亂高聲道:“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西風悲畫扇,等閑拋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花魁娘子倒向李解元,頓時八卦就傳開了,惹得士林議論紛紛。大多數人都很吃驚,本來在此之前都比較看好方應物。
  畢竟李解元是后來者,是主動出擊要橫刀奪愛的一方。防守應該比進攻輕松,以方應物的能耐,守住應當不成問題,最差的結果也是打成拉鋸戰而已。
  但眾閑人卻沒想到,方應物居然輸的如此干脆利落,如此不拖泥帶水。
  若比喻成兩軍交戰,方應物只能用全軍覆沒式的慘敗來形容。別說面子里子,輸的內褲都沒了,縱然念出幾句很有意境的詞句,那又有什么實際意義?
  名人就是名人,稍有點風吹草動就能惹得輿論沸然。在議論中,眾人忍不住將李解元和方應物兩個風云人物全方位的比較起來——
  比才華,李旻號稱博覽群書博聞強記,是有才之人,但方應物詩詞風流、佳作頻出,何況能得到朝廷嘉許,才氣自然也是不凡,故而這項勉強算是平手。
  比功名,一個是今科鄉試解元,一個是第三,雖然名次有差別,但總的來說還在同一水平線上,沒有本質差距。
  比業績,那就是方應物遙遙領先了。李解元到目前為止還只是個純粹的讀書人,還處在修身齊家階段,談不上業績。而方第三已經在廟堂顯名記功,業績是被朝廷承認的。
  比年紀相貌,還是方應物占優。李解元長相只能算中人之姿,何況年紀都已經三十七八了,而方應物正值青春年少又是豐神俊朗。李解元比都沒法比,再違心的人也無法在這項上面違心。
  比關系,鄉試之前方應物就和花魁娘子頻頻鬧緋聞,堪稱是無風不起浪。而李解元雖是本地人,但并未聽說過與袁花魁有過什么密切往來,比拼與花魁娘子之間的親密度,還是比方應物差了一籌。
  五項最重要的硬指標里面,兩項勉強平手,三項是方應物大幅度領先,李解元沒有一項能占優。綜合起來看,可以說方應物是以壓倒性的優勢超出李解元。
  那么八卦眾的疑問就在于,為什么花魁娘子放著綜合素質高出一大截、關系更相熟、還是年輕美男子的方應物不理睬,反而去選擇李解元?
  更別說花魁娘子在鄉試之前與方應物還有過曖昧緋聞,怎么會短短時間內就變了性情?難道她真打算從良與李解元結親了?
  隨即有人議論起方應物好友對著袁娘子大喊“莫欺少年窮”的事,登時讓不少人感到茅塞頓開——雖然上面五項比較里,李解元雖然面對方應物沒有占優勢的地方,但是并不意味著李解元全然沒有優點啊!
  省城人皆知李解元出身大戶,家中十分富足,何況又是居住在“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杭州城,生活優渥不必多言。不然李解元為何能安安心心的讀書讀到三十七八也不發愁謀生?不是富人家根本承擔不起這樣花銷的。
  而且李解元中舉后必然會接納大量投獻田地,那可都是杭州府一帶肥沃的好田地,所以他進一步發家指日可待。
  至于方應物則是來自于偏遠小縣的窮困山村,地地道道的窮苦人家出身,父親雖然貴為翰林但那也是需要熬年頭的“清”官,沒有實惠油水也談不上發財。
  就算方家父子接連中舉,在老家那種窮山村能收納多少土地?能有個百八十畝薄田就不錯了,折算下來一年到頭只怕也賺不到一二十兩銀子。
  所以在錢財方面比較起來,一個李解元足以秒殺幾十個方應物......
  議論到這里,眾人紛紛恍然大悟,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難怪花魁娘子這次拋棄了老情人方應物,而去選擇了李解元!
  難怪方應物的好友要萬般不忿的高喊一句“莫欺少年窮”!這個窮字是真是字如其面,窮就窮在這里了!
  世間富人畢竟是少數,一時間很有不少人出于義憤,為了方應物拍案罵道:“所謂杭州城花魁,不過如此!”
  花魁主要還是靠讀書人吹捧和評選出來的,沒有文人士子的抬舉,就不會有什么花魁之類的名號。
  所以花魁身上必然也寄托了讀書人的理想和審美,或許一千個人眼里有一千個花魁,但有些價值觀卻是共同的。
  君不見,才子佳人詞話小說中,閨閣佳人或者青樓美人看中窮書生這種劇情簡直數不勝數,說是千篇一律也不為過,反映的就是當今文人的心理。
  從另一個角度,花魁已經與普通青樓女子不同了,代表的是一種情趣和風雅,象征著客人們的高雅品位。如果花魁娘子本身俗不可耐、銅臭沖天,那她與普通娼婦有何區別?別人與花魁交往的意義何在?
  現在杭州城這個花魁娘子公然斷了有才華的但貧窮的舊愛,轉向除了有錢別無優勢的新歡,這就是嫌貧愛富!
  偷偷摸摸做也就罷了,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大家都懂,但袁花魁這是完全不加遮掩的逐利行為,這是連遮羞布都不要了,這是對文人主旋律的公然蔑視!這不是掃了方應物的面子,這是掃了捧出花魁的讀書人的面子!
  袁花魁并沒有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更不知道城中輿論變了天。在她心里這只是經過利害比較后,做出的一次最優選擇而已。
  這是很平常的事情,無非讓方應物略失顏面,以后可以補回,并沒有什么決定性的意義。
  此時花魁娘子正坐在新科解元身邊,在一干友人的簇擁下,泛舟西湖,美酒佳肴,歡歌笑舞,彈琴唱曲,吟詩作詞,很歡樂的時光。
  PS:吭哧吭哧,哎,熬吧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