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259 入城

鹿鳴宴之后,這次鄉試的官方程序就算全部結束,下面都是私人時間了。主考官李士實駐所立刻門庭若市,新科舉人紛紛以私人身份登門拜訪座師。
  現在這種拜訪還是形式居多,門生多但座師只有一個,一般說不上幾句話。能多說三五句話的,那都是李座師心里最看好、最中意的門生,比如方應物。
  除了拜訪座師,各位舉人還要去拜訪房師。各人試卷是靠房師推薦給座師的,這也是恩德。
  不過比起李座師那里,各家房師這里人數就少得多,多的十來個,少的也就五六人。但出自一個房師門下的關系比同榜同年更親密一層,謂之同門。
  拜完老師們,下面依舊是宴會,而且是看起來無窮無盡的宴會、花樣名目繁多的宴會。九十五個新科舉人,可以排列出無數種組合方式互相邀宴,還有寓居省城的其余同鄉們湊趣。
  士子們無論是失意得意,至少可以放下忐忑、盡情狂歡了。鄉試榜是八月底公布,那九月份就是新科舉人們的狂歡之月。
  在九月份的宴會上,除了幾個特定宴集,很少同時邀請解元李旻和第三名方應物兩人,頗有一種“王不見王”的意味。但方應物倒是見過幾次王陽明他爹,或者說也就是第二名王華。
  有一次,王華在酒席上遇到方應物時,主動開口道:“在下此次得以中舉,倒是要感謝方同年。不然或許青衿依舊。”
  這句話聽得方應物一頭霧水,不知道王陽明他爹。不,王華王同年打什么機鋒,他中舉和自己又有什么關系?
  王華便道:“在下曾受前布政使寧老大人青睞相邀,在他老家衡陽府祁東縣坐館教導族中子弟。”
  方應物小小吃了一驚,這一省士林真是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王華居然與被自己掀翻的前布政使寧良有這等淵源。
  只聽王華繼續說:“不料寧老大人宦海翻船,在下這個館也坐不下去了,只好從祁東縣返回浙江。又遇上此次鄉試,不想誤打誤撞的中了舉。
  所以若非方同年出手,在下如今也許還在祁東縣繼續坐館教書,這人生際遇實在奇異莫測,令人唏噓不已。”
  王華年幼時就以神童之名名揚鄉里,十幾歲就被人冠以博學的稱贊,不到弱冠便中了秀才。但此后十幾年下來,已經三十六七歲了,鄉試卻屢考不中。
  他心胸還算豁達,很想得開,只能感嘆命里無時莫強求,內心對自己科舉前途的期望不是很大了。所以才有三年前受寧良邀請。去了衡陽祁東縣坐館教書的事情。
  誰知道無心插柳柳成蔭,寧良倒了臺后他無奈回鄉,今年順便又考了一次鄉試,竟然這就中了,而且還高居第二。無怪乎他唏噓人生、感慨命運。
  方應物卻顧不上與王華一起文青。他心里暗暗想道,這王華與寧良關系看起來挺密切的。不會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與王華結下梁子罷?王華與高傲的李旻不同,前途還是有一些的,更別提他那牛氣沖天的兒子。
  想至此處,便出言試探道:“寧老大人是自作孽不可活,并非在下有什么本事。而王同年時運到了,科舉自然一路坦途,明歲連登皇榜也不成問題。”
  王華嘆道:“在下不是是非不明的人,寧老大人雖然對在下青眼有加,但他晚節不保,辜負了朝廷重用,也是咎由自取,委實怪不得方同年。”
  先察言觀色,又聽話聽音,方應物便放了心。看來王陽明他爹沒有什么記仇的心思,他主動談起這些,只是為了當面開誠布公,將話說開,表明沒有結仇之意。同時免得自己以后從別的渠道知道此事后,再疑神疑鬼的落下什么芥蒂。
  話說近些年風氣漸開,士子中舉后縱酒狂歡也不是稀奇事情,至于招妓恣娛也不算非議了。
  今天這場酒宴,便有七八個美人相陪,差不多在座諸君人手一個,但只有王華自斟自飲,雖與同年把酒言歡卻不招惹女子。
  旁邊方應物見狀,便指著王華道:“王兄潔身自好,宛如古君子也!”王華答道:“女人是麻煩,家中有一個便足矣!”
  方應物大笑,“這算什么麻煩,有本事的就不會覺得麻煩!”他這是真心話,與二十一世紀女權解放后的彪悍婦女比起來,這年頭封建社會的女人能麻煩到哪里去?
  另一邊有人醉酒后叫道:“怎么沒有請花魁袁娘子過來?我們這里有五魁首之二,還不配讓花魁娘子移步么?”
  談起花魁,眾人起了興頭,又有人發起議論道:“說起袁娘子,最近聽說解元公想與花魁娘子結親,而花魁娘子貌似有所動心,態度很曖昧。”
  其余人不由得齊齊看向方應物,原因有兩個。一是鄉試前花魁娘子與方應物傳緋聞傳的最多,二是方應物與解元李旻好像有點不睦......
  仇人加三角戀,綜合這兩點,喜歡八卦的人仿佛看到了一出愛恨情仇大戲的簾幕徐徐拉起。
  方應物一開始沒有太在意這個消息,他心里是無所謂的,與他有什么關系?若袁花魁真相中李解元,那還省了他費勁幫花魁找夫家的功夫,不管怎么說也是答應過的。
  可是在此刻,席間別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讓方應物打了個激靈。突然有人帶頭振臂高呼:“方老弟,我們都支持你!不能叫府城人橫刀奪美!”
  登時席間起哄聲此起彼伏,方應物微微錯愕,這輿論有點失控吶......
  盡管他心里不在乎袁花魁嫁給誰,也沒在意李解元的是是非非,注定沒有多大前途的李解元今后與他不會有太多交集。
  可是在別人眼里,李解元就是他對頭,袁花魁就是他的相好。如果花魁娘子在這個特殊時候被李旻搞到手,那他方應物就像真吃了敗仗似的,席間眾人的態度很說明了情況。
  王陽明他爹舉杯對方應物示意,打趣道:“色字頭上一把刀,你們年輕人不曉得厲害,這下你知道女人是麻煩了罷?”
  靠,眼下自己根本沒有這種爭風的心思啊!方應物無奈苦笑道:“在下只想起一句古話,善水者溺于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恢復更新,在新生寶寶的哭鬧中鏖戰月底!上一章編詩詞又出錯了,居然犯了個不押韻的低級錯誤,早已經改正,現在說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