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255 莫欺少年窮

八月十五日考完最后一場,方應物八月十六日便在住處躺了一天,直到八月十七日才緩過勁來。高速更新**
  他站在院子中,不停的伸展手腳,如今實在是沒心思再看什么書了,心里琢磨著怎么打發發榜前的這段時間。忽然有王英跑過來稟報:“項公子來了!”
  方應物只見到項成賢自己走進來,不禁奇道:“怎么你自己跑過來了?我還以為是你和洪兄聯袂而至,找我喝酒。”
  “我是單獨過來感謝你,不好叫上洪兄。”項成賢鬼鬼祟祟的說。
  方應物很莫名其妙,“謝我作甚?”
  項成賢笑幾聲,拍拍方應物的肩膀道:“方賢弟你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做好事不留名,我在考場號房里,發現木板下面釘著幾本書,這八成是你偷偷讓那石巖安置的罷?所以怎能不謝你?”
  方應物愕然,他沒有辦過這種事......又一想就清楚了,這肯定是那石巖為了討好自己,知道項成賢與自己乃是好友,便故意幫項成賢安排的。
  送走項成賢,方應物不知怎的,忽然有點患得患失起來。連他自己都奇怪,考試前信心十足無所畏懼,怎么考完了倒有點忐忑起來?
  按照他先前的估算,大約有成的幾率中舉,也就是說只要不是特別背運,總是能榜上有名的。但誰知道會不會遇上那另外的兩三成幾率......
  按照規定,鄉試榜必須于八月底之前出來,在哪一天要看具體情況,同時還要參考一下良辰吉日。
  轉眼間到了二十三四日,參考士子都曉得結果該要出來了,無數讀書人每日紛紛聚集在貢院附近的青云街上。心急的等候著第一手消息。
  方應物也不例外,他與項成賢、洪松整日都坐在街邊茶鋪里,一邊談天說地一邊等待著貢院大門開啟。
  在八月二十六日,眼看天近午時,茶鋪里的方應物吩咐長隨王英去買幾人份的吃食回來。他們不敢輕易離開座位,如今青云街上人比螞蟻還多,搶座位是家常便飯,稍有空余就會被人惦記。
  王英又問了問洪公子和項公子的口味,轉身正要出去。忽然又一個茶鋪的小廝沖了進來,對著客人叫道:“出來了!出來了!貢院里彩亭出來了!”
  登時整個茶鋪里就像火山爆發了,聲浪一下子幾乎要掀翻房頂,然后人潮洶涌,爭先恐后的沖出茶鋪。
  消息已經傳開。街頭儼然是人山人海,走也走不動,士子們只好站在道旁,對著貢院方向翹首以待。方應物等三人在家奴的護衛下,勉強穩穩地站在人群里。
  按照規矩,鄉試榜填好后要放入彩亭,然后抬到布政使司。最后在布政使司衙署外面照壁上張貼。
  不多時,果然遠遠地望見幾十名衙役簇擁著一頂彩亭,吹吹打打的沿著青云街走來,一直向南邊布政使司方向而去。方應物等三人便與大部隊一起。跟在彩亭隊伍后面走。又走了半個時辰,才走到布政使司衙署。
  這邊早已準備完畢,照壁下方圍了一圈柵欄,還有官軍嚴密把守。以阻止看榜人靠的太近從而毀壞榜文。
  照壁外面已經被圍得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在萬眾矚目下幾名吏員抬出了鄉試榜。小心翼翼的張貼在照壁上。
  登時人聲沸然,好似開了鍋一般,人人睜大著眼睛去仔細看榜。榜文上的字體有碗口大小,行列整整齊齊,不用靠得太近也能看得清楚。
  一時間榜下呈現人世百態,有拿出一去不回氣勢,大步流星往人群里沖的,有神情故作淡定但眼珠子死死向榜文瞪的,有在外圍抓耳撓腮跳著腳向榜文伸脖子的。
  還有穿紅衣戴紅帽,喜氣洋洋的向外面狂奔的,這是職業看榜人,看準了誰家高中就趕緊報喜討喜錢去。
  過了一會兒,又出現另幾種人情世態,有一臉狂喜手舞足蹈不知所措的,又失魂落魄跌跌撞撞滾出來的,又淚流滿面喃喃自語也不知是喜事悲的,有唉聲嘆氣痛不欲生的,有不屑一顧連連冷笑搖頭走人的。
  方應物沒有只站在外面,讓王英沖進去代替看榜,他要親自在第一時間感受喜悅或者悲傷。
  在海潮一般的人群里,方應物與兩位好友走散了。當他在王英的保護下,勉強擠到離柵欄不遠處時,透過人頭間隙總算能看清楚榜上的字了。
  “大明成化十六年浙江鄉試錄”和“中式舉人九十五名”這兩列打頭的字樣直接忽略,方應物的眼神快速的瀏覽者后面長長一排人名——
  第一個名字的第一個字不是方,具體是什么根本沒往腦子里放,反正不是自己,直接略過;第二個名字第一個字還不是方,繼續略過......
  方應物并不灰心,他有心理準備,一共九十五個名字,后面還多著,第一名和第九十五名沒有本質區別。但是才看到第三個名字,卻出現了小驚喜,這行人名第一個字儼然就是“方”字!
  方應物心臟重重一抖,眼光大亮,立刻向下瀏覽,第二個字是應!方大秀才登時感到一腔熱血涌上了腦門,險些失聲高叫出來。
  周圍的嘈雜仿佛突然消失,他全神貫注的屏住氣息去看這列人名的第三個字,沒錯,就是一個“物”字!合起來第三個人名就是“方應物”!
  方大秀才再也忍不住了,舉起雙臂直刺蒼穹,旁若無人的放聲大笑。秀才只是預備士子,舉人才是統治階級,以后他不是方小相公,而是小方老爺了!
  中舉才算身份徹底實現了轉變,即便以后不能中進士,也能以舉人身份選官,即便不想去選官,也可以一夜暴富似的,從此優哉游哉做衣食無憂的地方名流。
  金舉人,銀進士,科舉中最難得一道關口已經邁過去了!舉人是三十取一,進士是十取一,相對而言中進士比中舉輕松多了。
  對普通人來說,中秀才是高興事,中舉人卻是值得瘋狂的事,就算以后中了進士也不會像中舉一樣能激動到癲狂了。君不見大名鼎鼎的范進老兄中舉后發瘋,中進士時卻一筆帶過么?
  “哈哈哈哈!”方應物笑的雖然響亮,但是并讓別人特別驚訝,在這張榜文下聚集了天下最極端的情緒,發生什么都不會令人太驚訝。但是從方應物的笑聲中,周圍人都知道,此人必然高中了,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等情緒緩和下來,方應物感覺飄飄欲仙,若不是王英在旁邊扶住,他都懷疑自己要飛起來了。
  到底是第幾名?誰是解元?方應物終于有精力去關心其他的事情了,便再次抬起頭看向榜文。
  在榜上那個位置,方應物重新看了一遍自己的名錄,這一行的全文是“第三名方應物十八歲淳安縣學廩生”。
  第三名,五經魁首之一。
  前文介紹過,四書是讀書人的必修,五經是讀書人的選修,每人都選一門為本經。而鄉試榜的前五名,就要從五經考生中各取一人。
  也就是說,《詩》、《書》、《禮》、《易》、《春秋》五經中,每一經考生里選出最好的一人,合起來就是前五名,稱為五經魁首,民間也叫五魁首。
  比如方應物這個第三名,就是以《春秋》經入選五魁首。而五魁首中最出色的那一個,自然就是解元了,其余稱作亞魁。
  名次很高,但方應物已經沒有什么多余精神頭激動了。長隨王英也是識字的,忍不住議論道:“小相公離解元就差兩位,不然父子解元美名就出來了。”
  方應物可不敢這么貪心,要說野望也不是一點沒有,但解元實在是太萬眾矚目。
  他自家事自己知,很明白自己有幾把刷子,當個第三名就已經很醒目,更別說解元了,那就是放在火盆上烤了。
  “這大宗師也太客氣,給個中間第幾十名就足夠了,居然弄了個五魁首。”方應物很唏噓的嘆口氣。
  王英放下心來,很熟諳情況的想道,小相公的心智看來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不然也不會開始矯情了。
  方應物繼續看榜,開始看別人的名次,理所當然先關注的是自己前面兩位,新解元是誰那必須要了解。
  卻見榜文最前面寫著:第一名李旻三十七歲錢塘縣廩生。第二行寫著:第二名王華三十六歲余姚縣廩生。
  李旻?王華?方應物瞪大了眼睛,這兩位老哥都是今次鄉試中舉嗎?
  對普通人而言,這兩人在歷史長河中知名度并不是很高,但在方應物這種專業人士卻是知道的。
  如果按照史實,王華將是明年春闈大比,也就是成化十七年的狀元;而李旻則將是下一次也就是成化二十年的狀元。
  自己前面是兩個未來狀元老兄啊,真是一張龍虎榜。方應物連連感慨,那殘存的一點點對解元的意淫立刻徹底煙消云散。
  不過比較起來,王華王老哥比李旻還算稍稍出名點,因為他的兒子是王守仁王陽明......
  ps:昨天為了主角的名次和中舉后寫什么糾結了半天拿不定主意,所以耽誤更新了,現在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