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253 也有難言苦衷

方應物方大秀才與石巖石先生談話時間并不長,只有短短的不到一個時辰。但就是這點時間,對于兩個聰明人來說也足夠了。
  正因為兩人都是“聰明人”,所以才會省去不少多余的廢話,很多事情不用在嘴皮子上點明便都清清楚楚,更不用在“為什么”上面浪費太多時間,只需要說做什么就是。
  石巖回到家中,謝先生已經久候了。“已經談妥,這次便饒過你!”石巖對他道,隨后將情況略略一說。
  謝先生知道能保住自己身家性命,心里一塊石頭便落了地,不再忐忑不安。但忽然又有些不甘心,“石兄大計,難道就這樣為他做嫁衣裳?”
  石巖自嘲道:“你我都是科場失意人,只能做些不上臺面的事情!不為他做嫁衣裳也要為別人做嫁衣裳!這有什么想不開的?
  不過年輕人心比天高,那就捧著他,什么詩壇盟主文壇名家的位子,都讓他坐上去。但坐不坐得住,就看他的本事了。
  若坐得住,那我自然服氣,老老實實以他馬首是瞻。若他眼高手低坐不穩位置,也怪不得別人離心離德了。”
  謝先生又嘆道:“可是我們為今次鄉試科場準備了大半年,就這樣放棄動作,實在有些可惜了。”
  石巖很果斷的說:“這是方應物的要求,我們不能違犯!賺錢機會總是有的,巡撫這種封疆大吏不會久任,短則一年、多則三年,所以王巡撫也不會太久。
  下次鄉試再來罷,三年后王巡撫肯定不在了。我就不信,下次總不會再莫名其妙遇到個巡撫親戚攪局!”
  謝先生又想起另一樁憂慮:“我們若搭上方應物。那邵家那邊怎么辦,邵家與方應物很不對付?先前邵家可是幫過不少銀子。”
  石巖糾結片刻,無奈道:“那邵琛實在不成器,我們幫到這個份上,還能如何?這便是我方才說的,讓他坐上位置也坐不穩的典范,還是過幾年再說罷,他們若是不理解,那也沒辦法。”
  “沒邵家的錢。我們這次鄉試也兩手空空,那以后文社該用錢的地方就難辦了。只怕一年也辦不了幾次集會,沒有雅集,就沒有聲勢。”
  石巖想了想,“銀子方面。也不是沒辦法......我在巡撫衙署聽說方應物與這一兩年新起的富商王家關系密切,好像王家得過方應物大力扶持。
  我看出路就在這里,方應物不能只坐享其成,也該出把力氣。他若目光長遠,便不會吝嗇這些錢財。”
  閑話不提,卻說了結了這樁事情,方應物再無其他事情。只專心讀書,不過他的側重點已經轉移到詔、判等應用文上面了。至于經義方面,你懂得。
  時間一晃到了八月初,鄉試終于要開場了。這時候不但內簾官早已進駐貢院。就連監臨、提調、執事等外簾官也入住了貢院。
  鄉試時間分作三場,第一場八月九日,第二場八月十五日,第三場八月十七日。然后過十來天便放榜。
  八月九日開考,但從凌晨四更開始點名。因為鄉試有數千人參加。檢查的又很嚴格,如果當天白天開始點名,只怕到天黑也點不完,所以點名必須提早進行。
  考試用具都是提前準備好的,筆墨紙硯吃食等等都裝在一只考籃中。到了八月八日這晚上,方大秀才便胸有成竹的出門參加考試,王英提著考籃跟隨在身后。
  明天考試,半夜點名,今天晚上就要出發,對此方應物不由得大發感慨,這年頭考生不容易,辛苦程度簡直是上輩子難以想象的。
  匯合了洪松、項成賢兩位好友,三人便一同向貢院走去。轎子是別想坐了,此時貢院外青云街上簡直是人山人海、接踵摩肩,若沒有開道的軍士,坐轎子哪有走路便利?
  這是真正決定人生命運的時刻,青云街上燈火通明,燈籠星羅密布到處都是,一條街道亮如白晝。
  在火光照映下,只見得人人臉色凝重,即便生性再跳脫的人身處這個環境,也要被影響的緊張起來。
  方應物本來是面帶微笑,輕松自如,但見了這個情況,立刻也隨大流板起臉皮,做出穩重的樣子。
  貢院大門外建有東西轅門,方應物一行人奮力從人流中擠到這里時候,差不多也是半夜時分了。貢院大門左右各建一坊,一邊是“明經取士”,另一邊是“為國求賢”。
  這里火光更亮,數不清的高腳燈籠挑在門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將大門附近堵得水泄不通。
  與十指不沾泥的讀書人比起來,方應物貌似還算相對壯實的,再次奮力的從人群中殺出一條路,擠進了貢院大門內,來到了第二道門口。
  別的地方,二門叫儀門,但在這里,二門被稱為龍門,很吉利的叫法。龍門就是點名的地方,過了龍門就算正式進入考場。
  龍門內有四個門口,取“虞書辟四門”之意。來自全省的士子在這里經過點名、驗身、搜檢才能進入考場。
  方應物和洪松、項成賢靜靜的在龍門前庭院里等待,誰也沒有說話,各想各的心事。
  沒多久就到了四更天,若換成二十一世紀的算法就是凌晨一點,點名正式開始了。幾個貼有縣名的長牌燈高高舉起,指示著該縣士子上前候檢。
  在大明朝,讀書人那是很體面的人物,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但是若問起讀書人這輩子最屈辱的時刻,那估計有九成讀書人會回答說是考前搜檢。
  這些體面人物在此時此地,卻一個個都要被拆散發髻,脫下鞋襪,然后披頭散發、光著腳接受軍士的搜身檢查,以防夾帶作弊。
  斯文掃地,莫過于此。不忍卒視!即便是某位特殊的穿越者,那也不能例外!
  又不知過了多久,眼看著淳安縣的燈籠在左邊掛起,方應物便從王英手里接過考籃,親自提著上前排隊。
  輪到他時,照樣要打散發型、脫鞋脫襪,接受幾個壯漢的摸摸索索,就連考籃也被粗魯翻了一遍。
  在十幾步外,也就是龍門的正中央。本次鄉試的總提調官王巡撫端坐于此,很淡定的看著方應物被粗暴對待。
  等過了關,方應物重新穿起鞋襪,正要端正衣冠時,突然前面一陣騷動喧嘩。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又見人群自動分開,閃出一條小路。然后便見有個頭發四散,敞開衣襟的人從龍門里沖了出來,一邊跑一邊大笑,一邊拍著巴掌一邊不停的叫嚷:“中了!中了!”
  方應物愕然,這還沒開考,就有考生被刺激到瘋了?
  后面有幾個軍士氣急敗壞的追著瘋考生。但是其余士子感受身受的心生凄涼,全都默默的給這瘋考生自動讓路。沒有人幫忙攔著,結果讓軍士一時間追不上。
  鬧騰了好半天,軍士才將這考生死死按住。拖到王巡撫面前聽候發落。隨后龍門前又恢復了平靜,士子們繼續默默的接受搜檢。
  項成賢在方應物前面接受搜身并先進了龍門,他在里面等了片刻,見方應物也進來了。嘆口氣道:“剛才那個瘋考生你在外面看到了罷?聽說他在那邊拜考神時,突然受了兩幅字的刺激。便發瘋了。”
  “貢院里還供奉著考神?”方應物奇道:“又有什么字?”
  項成賢情緒很低,“等洪兄受檢進來后,一起去拜拜,那時你就知道了。”
  又等了一會兒,洪松也進來了,三人便一起向貢院考場中央行去。卻見在號房墻壁的外面,果然供著一個高大的神臺,有不少考生在那里揖拜。
  方應物遠遠望見,皺眉道:“恕我孤陋寡聞,各方神明我大都有所耳聞,但從未聽說過考神是哪一位?”
  項成賢淡淡的說:“考神是張飛。”
  “......”方應物很無語,他想破頭也想不明白,張飛和考試有什么關系?
  又走近了些,卻見神臺上擺著威風凜凜的神明,是不是張飛看不出來。而兩側各掛著一桿旗子,左邊旗子上的字號是“有冤報冤”,右邊旗子上的字號是“有仇報仇”。
  初秋深夜的涼風吹過后腦門,方應物不由得打個冷戰,他忽然有點理解為何會有考生瘋了。大明朝鄉試的考場設施也忒詭異了,這是貢院還是森羅殿?
  入鄉隨俗,跟著項成賢與洪松上前胡亂拜了拜,三人便要分手,各自前往各自的號房。
  洪松擔心方應物沒經驗,便仔細叮囑道:“方賢弟,進了號房就什么也不要管了,先倒頭就睡。不然等天亮后開考,一考就是整日,很難有精力能清醒的堅持住。”
  這些都是經驗之談,方應物拱拱手道:“受教了。”項成賢又嘆道:“各自保重罷,你們都是那間號房?”
  這考場號房有數千間,每五十間或一百間為一排,以“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為字頭,密密麻麻的排列在貢院中。
  方應物低頭看了看考票,“我是四字排的第四十四間。”項成賢愣了愣,語氣幽幽的說:“我聽說過,有幾間號房死過人,一直在鬧鬼,其中就有這間......”
  “閉嘴!”方應物已經受不了項公子了。
  不過倒是想起上輩子上大學時,時常傳聞哪個宿舍死過人,哪個自習室鬧過鬼......沒想到古人也有這個陋習,真是一項數百年的老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