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252 女人是麻煩

卻說在巡撫衙署里做幕僚的石先生出來,看到謝某人這張皇模樣,皺眉問道:“老弟為何如此慌神?”
  謝先生便將方才遭遇講述一遍,石先生聞言大罵道:“蠢材!無能!一盤好棋,全叫你毀了!”
  這石先生姓石名巖,也是本省人,經別人推薦才到了王巡撫衙署里當幕僚,畢竟王巡撫也需要對本地情況熟悉的助手。但終究是不如另幾位老幕僚熟稔,不然也不至于上次見了方應物一面卻認不出來。
  石巖此人雖然科舉不得志,淪落到給被人當幕席為生的地步,但野心或者志向也不是沒有。
  他多年在輾轉在杭州各府縣道臺衙門里,積攢了不少影響力,這次又借了巡撫衙署的勢,才能上下串通、如臂指使。操縱科場舞弊,既可以為自己收攬人脈,又可以賺取上千兩銀子,可謂是一舉多得。
  石巖不方便直接出面,便讓這姓謝的站在前臺。他平時看謝某人也挺聰明伶俐的,但萬萬沒想到關鍵時刻犯了這糊涂,真是不堪大用!
  謝先生被罵的狗血淋頭,抽個空子問道:“這可如何是好?”石幕僚氣也打不出一處來,又呵斥道:“疏不間親,你以為我有什么辦法么!”
  如果說之前還有幾分希望,那么這時候謝先生徹底慌了,連石兄都沒法子,那就真完蛋了。“我們立刻遠走高飛,離開此地?”
  石巖反問道:“難道你愿意隱姓埋名、遠走他鄉,一輩子不回浙江么?”謝先生猶疑道:“石兄你的意思是......來狠的?”
  石巖啪的拍了謝先生一巴掌,再次大罵道:“我真是瞎了眼,以前怎的就沒發現你蠢到這個地步?狠你娘個頭啊!你想禍及滿門嗎!”
  先前的酒樓中,文會已經草草散去,眾人的心情極其復雜。方應物與項成賢晃晃悠悠的行走在大街上,朝著寓所而去。
  到了第二日,方應物剛剛起身。卻見項成賢的家奴跑過來傳口信,說是項大公子有急事請他過去。
  方應物心里十分納悶,昨天并沒見項成賢說什么,怎的一夜之間又有急事了?
  洗漱完畢,吃了幾口早膳點心,方應物便帶著長隨王英出門了,直奔項成賢住處而去。
  到地方后。方應物進了前廳,卻看到在座的不只是項老兄,還有另外一位中年文人,有點眼熟。
  項成賢苦笑幾句,指著那中年文人道:“這是巡撫衙署里的石先生,找不到你。卻被別人引薦到我這里來了,懇請要求見你一面。”說完,項公子主動退出了小廳,留方應物和石先生獨自說話。
  方應物仔細打量,確實是上次在巡撫衙署門口見過的那位。他便帶著幾分戲謔道:“石先生,許久不見了!不知今日前來,有何貴干?”
  石巖干脆利落的說:“愿為方公子效力!”他昨晚仔細研究過方應物此人。知道此人是個看事情很透徹的人,兜圈子沒用,所以開門見山點明主題。
  方應物高傲的笑了笑,沒有說話。此時無聲勝有聲,一切盡在不言中,不言而喻,不言自明......
  以他如今的地位和人脈,石先生有什么資格投靠自己?不客氣的說。沒有石先生,他能辦到的事情一樣可以辦到。若說缺跑腿打雜的,那天下聰明能干的人多了,不差石先生一個。
  對方應物的態度,石先生既早有預料也不以為意,他再次拱拱手,干脆利落的答道:“在下愿尊奉方公子為武林盟主!”
  “噗!”方應物猛地噴出一口茶。深思一時恍惚起來。武林盟主?后面是不是還連帶著一統江湖?自己好像穿越的是大明朝,而不是武俠世界罷?
  瞧著方大秀才突然開始走神,石先生未免在心里嘀咕幾句,這方公子怎的如此沉不住氣?忍不住重重咳嗽幾聲。將方應物驚醒過來。
  方應物突然有所明白,所謂武林是杭州別稱,君不見北邊還有個武林門,而這個盟,大約是盟社的盟。
  石先生信心十足的說:“西湖詩社是在下十年前與幾位好友共同草創,可由在下出面尊奉方公子為本省詩壇盟主。城中另一個海潮社也有在下的一份力,同樣可以尊奉方公子。”
  方應物微微吃驚,這石先生一針見血,還真是提出了令他不可拒絕的條件。沒想到的是,西湖詩社居然是他在背后操弄,更沒想到的是,他還不止搞了一個西湖詩社。
  盟主這種虛名有用沒用?說有用也有用,說沒用也沒用,那得看是什么人。
  比如當今出自蘇州府的吳寬吳狀元和王鏊王探花,他們兩個都被視為吳中文壇詩壇盟主級別的人物。
  他們雖然身在朝中,但同時與蘇州府士子一直有密切聯系,朝野呼應形成良好互動,最后結果達到雙贏。吳寬、王鰲雖然沒有入閣,但都做到了尚書,而蘇州本地也很受益,民間形成了聲名響亮的吳門派,政壇也產生了蘇州幫。
  國朝初年,蘇州因為是張士誠老巢,備受歧視,所以蘇州幫在政壇并不出色。但是從吳寬、王鏊之后,蘇州幫才真正興盛起來,宰輔尚書接連出現,一直連綿不絕,是政壇不可小覷的勢力。
  方應物之所以要名望,心里未嘗不是想著仿照這兩位前輩的例子,就算不能達到他們的效果,但有一點好處是一點好處。
  方應物突然對石先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不是在衙門里當師爺的么?這又是想搞什么?
  石巖嘆道:“在下人到中年,科舉不中,仕途無望,便走了這條歧途。天下除了朝廷、官府,還有在野士人和胥吏,都是很有潛力的。
  在下既然入不得朝廷、進不了官場,那就只好另辟蹊徑,在這杭州城中一面組建文社詩社凝聚人氣,一面流連于衙門內積攢人脈,也算從另一個方向遂了生平志。”
  方應物無語,不得不說,這位石先生雖然科舉不幸運,但眼光很敏銳。
  胥吏在官府中掌握實際辦事的能力,這次石先生能串通數個衙門胥吏搞科場舞弊,就是這種能力的體現。而結社士子則把持著地方輿論和風氣,越往后這種趨勢越是愈演愈烈,到了東林黨和復社那個程度時,甚至連朝政都能影響到。
  能看出上面這點的,絕對都是這時代最頂尖的聰明人。其實現在還只是雛形,照石先生所說的路數再發展幾年,那他絕對是在杭州城里呼風喚雨的存在,運氣好了當個“無冕之王”也有可能。
  想了想,方應物又道:“幫別人舞弊,敗壞巡撫王公的聲譽,那也算是積攢人脈的一種行為么?”這話讓石先生有點尷尬,腹誹方大秀才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本來是石先生被抓住痛腳后到這里求饒的,但是氣氛說著說著變成快變成平等合作了,方應物不得不故意扯這么一句,將石先生的氣勢打壓下去,讓他知道誰是主動方。
  “有些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也就不用多說了,反正來日方長。但是你這次舞弊的事情,必須停下,不得對王公聲譽有絲毫損害!”
  石先生謀劃了數個月,不太想白費功夫,仍然努力爭取道:“鄉試的艱難,非常人可以想象。這種事利人利己,方公子也可以試試看......”
  這是想拉自己下水?方應物暗笑幾聲,故意傲然道:“鄉試我自有把握,需要你這種雞鳴狗盜的辦法么?”
  石先生總覺得方應物話里有話,不免以己度人的想道,難道此人有更高明的路數?想至此處,他突然很震懾,連忙在口中答應道:“是,是,在下這就停住。”
  此時他深深感到古書上有句話簡直無比正確,那就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自己這竊鉤者確實比不上竊國者,不能不服!(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好難寫的一章,不知道把自己想寫的意思表達出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