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251 有比較才有差距

此人真是個得志猖狂的小人,方應物不屑的冷哼一聲,應聲道:“縣衙不行,府衙也不行,那若我直接去巡撫行轅呢?”
  謝先生嚇了一跳,難道這方應物是個愣頭青?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怕的,但怕就怕他氣不過又想不開,去了巡撫行轅門前上吊撞墻玩命,那可就麻煩了。
  但謝先生面上做出更不屑的表情,嚇唬道:“年輕人真是不知道世事艱難。王撫臺最講規矩,你不經縣衙越級上告,進得去巡撫行轅么?再說即便告了別人就會相信么,誰知道你是不是誣告?”
  方應物更無奈了,轉頭對項成賢道:“那你告訴他,我能不能進巡撫行轅,王撫臺會不會相信我?”
  項成賢在旁邊看熱鬧,此時實在忍不住笑意,對眾人捧腹道:“方朋友名分上乃是撫臺王公的外孫,因為他父親在去年娶了王撫臺的女兒......要說方朋友都進不了巡撫行轅,那杭州城里也沒有誰能進去了。”
  項成賢生怕別人以為他開玩笑,又補了一句,“諸君不要以為我說笑,只要稍加打聽就能知道真假。”
  好似在屋中炸響了一顆驚雷,滿堂登時齊齊驚呆了,倒不是說巡撫親戚這個名頭有多嚇人,大家都是士林精英,誰沒有見過高官顯貴或者家里有些個官員?主要原因還是前后反差也太大了。
  剛才眾人一直在聽謝先生吹噓,知道他依仗著巡撫衙署在杭州城里手眼通天,府衙縣衙都要賣他面子,大家不能不佩服他這點。可是鬧了半天,敢情座中這一位要被他仗勢驅逐的方朋友才是巡撫衙署里的真衙內。
  眾人不約而同的想起一句話,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然后又想起一個問題,這謝先生居然連巡撫近親都不認識,那么此人說話辦事到底靠譜否?
  這邊廂謝先生本來正要繼續譏諷方應物。此刻已經張開嘴,但卻失聲了......心里這亂糟糟的像是一團亂麻,怎么理也理不清楚了。
  他實在想不明白,世間怎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隨便撞上一個人,就是巡撫的親戚?而且還是關系并不遠的近親。
  那巡撫不是西北人么,在江南這里應該沒有親屬故人,沒有底層根基。不然巡撫衙署的幕僚石先生也不至于膽敢如此欺上瞞下。他也不至于敢于如此招搖過市。
  方應物環視一圈,站在中間長嘆一聲,“在下本意并非如此,但實在是被逼無奈......”
  眾人便記起來什么,方大秀才的剛才的話仿佛言猶在耳——他本來是抱著與人為善的心思“裝糊涂”的,誰料這姓謝的欺人太甚。竟然往死里打他的臉,那么他想裝糊涂都裝不下去了。
  再裝就不是裝糊涂,而是裝孫子了。
  有人更是在心里連連大罵,這姓謝的實在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那邊方應物看起來也不是不通融的人,一開始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大家好好在鄉試中合作一場,各取所需就完事了。
  但這姓謝的偏偏去招惹方應物。逼得方應物別無選擇,非要站出來掀桌子,這下看來誰也吃不著了!
  若知道有人在心里罵他,謝先生肯定感到很冤枉。本來他是有恃無恐的,他認定方應物只要還有一丁點理智,也絕對不敢掀桌子把事情鬧大。
  因為這對方應物沒有絲毫好處,而且方應物完全沒有動力和理由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有這么多人指望他在考場上幫忙舞弊,若方應物為了一己之私。無緣無故將事情捅破鬧大了,指不定招多少人記恨。
  但現在情況有點不一樣了,看在別人眼里,是他無緣無故的招惹方應物,讓方應物下不了臺,讓方應物被迫挑破了身份,讓方應物不得不站出來為了巡撫衙署名譽而戰。
  這種時候。方應物這巡撫外孫還不站出來反擊,還他娘的是男人么!如果出了什么后果,那過錯也在姓謝的這一邊。
  想至此處,謝先生忽然徹底明白了。自家事自己知,這方應物從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要挑動他的情緒,叫他自亂陣腳主動挑釁!最后結果是,將責任全部推到他這邊!
  眾人這時候顧不得謝先生心里怎么想了,消化完消息,齊齊望向方應物,不知道方應物將作何打算。
  方應物在眾目睽睽沉默片刻,才冷然道:“在下從未聽說過巡撫行轅可以幫忙在考場通關節的事情,所以我看謝先生大概是個騙子,專門騙取應考士子錢財的騙子!”
  這話說得有玄機,聰明的人已經悟到什么。可是卻讓謝先生勃然大怒,說他是小人也好,品行無恥也罷,但他做事是實打實的!將他說成騙子,這簡直是對他職業精神的侮辱!
  他正要開口駁斥方應物,卻聽到旁邊有人大喝一聲:“原來謝先生你是個騙子,我竟然誤信了你,實在愧對同道!”
  謝先生側頭望去,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將他請過來的同鄉吳輝。萬萬沒想到,第一個落井下石的竟然是這位吳同鄉!
  他知道,吳輝是絕對很清楚他不是騙子,但這時候卻站出來順著方應物的話搖旗吶喊!
  謝先生登時心灰了,深刻感受到什么叫世態炎涼。冷靜下來后,突然又發現了不妙之處。
  把他打成招搖撞騙之人,就保住了大家的體面,巡撫衙署依舊是干干凈凈的,諸位考生依舊是清清白的......在當下,這幾乎是最好的說法了。
  吳輝也暗暗嘆口氣,這次機會太可惜了,鬧成這樣,方應物有足夠的理由收拾謝先生,誰也勸阻不了。
  那么換句話說,考場舞弊的關節肯定沒戲了,那還不如趁早調轉風向,省得連方應物這邊交情都丟掉。
  謝先生已經沒有臉面在這里繼續呆下去了,他也知道,自己從今天起必將成為浙江士林的笑柄,自己遇見方應物大概也會成為水滸里李鬼遇見李逵似的笑話。
  但謝先生已經顧不上臉面問題,現在更大的問題是他怎么保住自己?牢獄之災都是輕的。
  他從酒樓出來,便徹底不要體面的一路狂奔,沖進了巡撫衙署大門內,又求爺爺告奶奶的央求門官將巡撫幕僚石先生請出來,請石先生救他一命。(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請諸君先留著票,等我爆完這一波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