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250 神童的黃金時代

方應物稍稍猶豫了一下,就被項成賢看出來了。但項成賢沒有懷疑方應物的人品,他知道方應物并非貪財吝嗇的人,所以這猶豫大概不是為了借錢,可能是有什么別的原因。
  方應物想來想去,一時不知說什么好,另起話頭道:“這姓謝的可靠么?”
  項成賢答道:“這姓謝的我也不認得,但吳朋友也是紹興小有名氣的人,他肯出面擔保,想來是沒有問題的。”
  方應物真不想項成賢參與到里面,在他眼里,什么謝先生、石幕席都是老鼠而已,正是因為有了項成賢等人,才叫他投鼠忌器。
  如果主動出擊,一舉將這些敗壞王巡撫名聲的老鼠拿下,只怕會招來不少既得利益者的不滿。
  實在不知道有多少指望舞弊過關的人,若自己壞人好事、得罪人太多未免得不償失。別人也就罷了,但若讓項成賢生了嫌隙,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想來想還是勸道:“讀書考試應當遵循正道......”不過他說出這話實在沒底氣,語調自然也是有氣無力的。
  項成賢嘆口氣,無奈道:“這個道理我豈能不知?但形勢比人強,我叔父位居參政,已經到了頭,離致仕也不遠了,今后我項家就指望我繼續光大門戶了。故而身負重托,實在是悠哉不起來。
  而且依我看,那巡撫王公對你似乎也不大上心和通融,你又何必拘泥?眼前有此機會,何不與我一同試試看?”
  方應物又從另一個角度勸道:“可是其中未嘗沒有兇險,常言道料勝先料敗,你須得仔細思量。如此多人參與此事,說不定誰就走漏了消息。萬一東窗事發,你將何以自處?你這功名還保得住么?所以還是三思而行。”
  方應物勸人心切,這句話的聲音故意大了些,入了周圍眾人耳朵里。別人聞言便從作弊高中的美夢中稍稍清醒。微微額首沉思起來,那方應物的話也不是沒道理啊,作弊顯然也存在著一個風險問題。
  謝先生本來就因為兩個月前的事情對方應物心有芥蒂,如今又見這方應物出面壞他的好事,心里更是惱怒。
  不由得冷笑幾聲道:“這位方朋友太危言聳聽了,我們只是口頭約定,事前事后未有任何實證。只要不是被當場抓住,能有什么問題?或者說,難道我會出賣你們么,那更不可能!
  再說貢院考場上幾千名考生,又是一人一個號房,監考看顧得過來么?只要小心些。那是根本不會有問題的。
  頂了天,就算偶有風聲流言傳開,但巡撫衙署誰又敢查?你們信不過我,難道還信不過巡撫衙署么?”
  安撫完了人心,謝先生又對方應物道:“這位方朋友許久不見,依然是小氣多疑的模樣,不知平常為人處事中。也是如此小家子氣么?”
  上次見面,方應物出于謹慎只說自己姓方,沒有報出姓名來歷,故而謝先生扔不明白方應物是誰。但他不明白,旁邊請他過來的吳輝卻明白,連忙對謝先生提醒道:“方朋友乃是名士,謝先生慎言為好。”
  謝先生嗤聲道:“名氣是虛的,當什么實用?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方朋友信不過在下,那還是請走罷!或者說,還是在下走人?”
  這是公然要趕人走了,如果一個人在聚會中被轟走,那是極大的羞辱,更何況這是最要臉面的文人圈,這種打臉很少見。
  名氣越高。跌的越狠,若真被人從聚會中趕走,以方應物如今的名氣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眾人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其實方應物擔心有風險的疑慮也是人之常情。誰做事之前不想想后果?
  但怎么就刺激到了這謝先生,好像踩了貓兒的尾巴,叫他針尖對麥芒的對方應物窮追猛打,好像仇人似的。
  原來這謝先生兩個月前剛開始做這舞弊掮客,當時經驗不足,便學著商家在青云街尋找顧客。可惜不幸遇到了有眼如盲不識貨的方應物,極其丟臉的被斥為騙子。
  之后他痛定思痛,便換了一種方式。先是刻意結交了幾個知名士子,經過試探便拉了幾個下水的,然后又通過他們介紹熟人招攬買賣。
  這樣一來,既使得目標精準、又降低了風險。同時為了取信于人,謝先生很是幫人在杭州城衙門里辦成了幾件事,顯得手眼通天,一時間叫人心悅誠服。
  有本事、有手段的人物,誰不想結識?能幫你中舉的人,那就是比親人還親,就算這次考試不靠他通關節,但指不定今后什么時候就用得上了。
  這也是在方應物眼里,為何謝先生的形象突然從街頭小販變成了座上貴客的緣故。
  春風得意之后,稍稍想起當初像是忘八龜奴上街拉皮條似的丑態,謝先生便覺得很羞恥,而制造了這不堪回首記憶的方應物成為他心中刺也就不奇怪了,正好今天報復一次。
  別人只是莫名其妙,但項成賢卻更是目瞪口呆。因為方應物低調,知道方應物與王恕關系的人不多,而他卻是知道的。
  這姓謝的難道失心瘋了?一個以巡撫衙署為靠山的人,狂噴巡撫的親戚外孫,叫囂著“有他沒我,有我沒他”,這是想找死么?
  屋中沒人說話,都在靜觀事態。其實這種局面下,沒人幫腔說話就是對方應物不利了。
  對眾人而言,一方是能幫增加自己中舉概率的謝先生,一方是今天首次見面的小名士方應物。兩者之間,反正不宜為了方應物去得罪謝先生,沒見與方應物是同鄉好友的項成賢都不說話么?
  別人有哪里知道,項成賢曉得根本不用自己出面,所以才不說話的。
  方應物滿臉無奈,起身對眾人作揖道:“我與諸君一樣都有十年寒窗的辛苦,其中艱辛何嘗不曉得?所以諸君若有意尋找終南捷徑,在下是可以充耳不聞、閉目不見,并不想壞了諸君的機會。”
  隨后他語氣一轉,憤怒的高聲道:“可是這姓謝的欺人太甚,叫在下沒法繼續裝糊涂了!不然在下顏面何存,臉面何在,又如何立身于士林!”
  謝先生覺得局面對自己有利,大笑道:“你想怎么不裝糊涂?去衙門告發?錢塘縣、余杭縣、杭州府、杭嚴道,看看有哪個衙門能受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總算打通了任督二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