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25 紅袖添香晝讀書

中花溪村外三族上百村民械斗,放在花溪地界上已經是足夠轟動的大事件了。不用等到蘭姐兒的公公,也就是程開山程老爹去搬同族的里長當救兵,這事情就已經傳了過去。花溪三村同為一里,里長便是下花溪的程開泰,此人今年五十整,身材高壯,留有絡腮胡須,外表煞是兇猛的很,事實上他年輕時也很能打架。如今他在花溪威名赫赫,人人要尊稱一聲程總甲。
  里長這個代替官府進行鄉村自治的職役,理論上是十個甲首戶輪流擔任。但這個輪替制度越來越有點名存實亡,甚至近些年還出現了父死子替的世襲苗頭。
  程開泰便也起了這個心思,想要把里長傳給兒子擔任。但他有兩個憂慮,一是自家兒子性格太軟,一點兒也不像自己,在他看來如果不夠霸氣怎么鎮得住地面?
  第二個憂慮就是官府那里過不去,這個便需要使錢打點了。他多年充任里長,與縣衙胥役經常打交道,找門路是能找得到。但辦這事的錢可不在少數,沒有幾十兩銀子打發不下來。
  在普遍貧窮的花溪,一口氣能拿出這樣巨款的也只有王大戶了,而且就算是王大戶也要肉痛半天。
  所以程總甲為了搜刮錢財,便想利用攤派徭役的職權生一條毒計。他要出臺新規矩,以按年度輪流的名義,將今年整個花溪的徭役全部交給上花溪村承擔。
  如果有熬不過沉重徭役的人家,那只有交納徭羨銀代替。連銀子也沒有的,便只能破產賣田。程總甲打的就是從中上下其手,發一筆財的主意,至于上花溪村村民的死活,哪里比得了自家事業。
  卻說五月三日午后,程開泰里長一邊在家中準備端午佳節,一邊訓斥軟弱不成器的兒子。正在此時,忽然聽到了三族混戰的消息,程總甲立刻丟下了手里活計,思量起這件事。
  他很生氣,那些村民有了糾紛,居然不來找他調解,卻擅自拉起人馬大打出手,簡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難道最近沒有立過威,便要被人淡忘?老虎不發威,便把他當病貓,這可要不得!
  不過他也曉得,山鄉村民沒啥見識,三瓜兩棗的事情也能鬧到死去活來。出了宗族械斗這種事情,找到源頭擺擺威風的處理掉也就是了。
  除此以外,程總甲還覺察到一個值得重視的苗頭。上花溪方家那邊幾十人湊熱鬧大打出手作甚?
  想了想,程總甲便認定,這是方家對被攤派徭役而不服氣,趁機報復。這種苗頭,必須狠狠地鎮壓下去!不然后面還怎么運作!
  心里拿定了準頭,程總甲正要打發兒子去通知各方,卻見同族的堂弟程開山和侄孫子程懷南兩人一同過來了。
  程開山知道自己這個堂兄為人霸道,自己這次拉著人去鄰村斗毆,只怕要惹他不痛快。但他也是沒法子,勞動這位堂兄出馬,也是要付出“成本”的,能不勞駕還是不要勞駕的好。
  不過這次事情鬧成這樣,程開山還是不得不低聲下氣的來找堂兄。“哥哥你也不是不曉得,你那大侄子前年害了重病沒了,留下了蘭媳婦在我家。
  我家也不是很富裕,平白多養一張嘴也是吃力,人窮也就不講究守節不守節了。這不懷南他看上了我家蘭媳婦,已經給了我家彩禮,就要迎親娶回去。
  誰知道這節骨眼上,我那親家卻把蘭媳婦藏了起來,還說要她守一輩子。這卻叫我們這邊好事成不了,豈不可恨!出嫁女子難道不該歸夫家管么?請哥哥為我主持公道!”
  程開泰冷哼一聲,瞥了一眼旁邊的程懷南,“你真想娶一個寡婦?”
  這程懷南二十來歲,長相獐頭鼠目,很不討喜。他在程家輩分很小,雖然與程開泰、程開山的兒子輩年紀相仿,與蘭姐兒年齡也算般配,但細論起來卻是程開泰、程開山孫子輩的,所以他在程總甲面前態度更謙卑。
  “我確是有此意思,絕無二話!還請老叔爺成全,侄孫我感激不盡。”
  程開泰還是不明白,“她也就長得齊整些,可并非頭婚,哪里又值得你如此追求?你說老實話。”
  程懷南只得說出底細:“老叔爺有所不知,侄孫我偶然知道那蘭姐兒知書識字,十分聰穎。如果娶過門來有所生養,將來必然是讀書的材料,說不定能有所成就光宗耀祖,甚至連發蒙老師都省得請了......”
  程開泰忍不住放聲大笑,“你這混球,敢情是打著改善血脈的念頭,寧肯娶個寡婦也要養出一個讀書種子。
  可是莊戶人家讀書頂什么用,都是癡心妄想!那方家出了個秀才,又怎么樣了?除了好聽,還不是苦哈哈的日子。”
  程懷南點頭哈腰的陪著笑臉,“老叔爺教誨的對,但說是如此說,侄孫不試試看總是不甘心。還請老叔爺看在同為一脈的面上發發善心,將蘭姐兒從他娘家接出來,將來真若成了事,那也是我們程家的光彩。”
  “行了!老夫知道了!”程開泰有了主意,招收將自家兒子程遠茂喊來,吩咐道:“你去中花溪告訴王冬烘,叫他明日到我這里來!再去一趟上花溪,讓方家出幾個人來見我!”
  程遠茂得了指使,便出家門送口信去了。半個多時辰便回來了,稟報道:“社學王先生說,他不敢來下花溪村。”
  程開泰拍案喝道:“你怎么傳的話?沒有嚇唬嚇唬他?”
  “爹,那王先生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從前教過兒子我的,不愿意來就算了。”程遠茂勸解道。
  程開泰大罵道:“你這不成器的東西,不要跟為父說這些廢話!你再去傳話,明日在兩村之間的溪神廟門前見面,若再不肯來,休怪我不客氣了!還有,明天你也跟著為父去,學習學習怎么斷事,將來也好接班!”
  程遠茂走到房門口,忽然又聽見父親加了一句:“你還要告訴王大戶,這次事情叫他不要插手,否則今年他收糧時休要勞煩我!”
  到了次日,程開泰帶著兒子以及程開山、程懷南等人去了溪神廟。
  按說鄉村中設有里長和老人各司其責,調解糾紛是老人的職責,但程開泰行事霸道,又兼著程家族長。該管的事都敢插手,號稱在花溪一畝三分地,他的私刑就是律法。
  同時那老人年紀大精力不濟,也就漸漸不管事了,只掛著名頭而已,所有事情都是程總甲出面。
  卻說程開泰出了村口,遠遠望見廟前已經圍上一圈人,想必都是聽到了消息來看熱鬧的。從三個村子來的都有,因為昨天共同戰斗的友誼,王家人和方家人之間略顯親密,程家人則站得遠了些。
  大圈子里還有小圈子,走得近些,程開泰認出了社學王塾師。方家則是有兩個人到場,一個也認得,是方逢時;另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人雖然不太認識,但看他氣質也能猜出應該是那個失蹤秀才家的兒子。
  不知為何,程開泰看這位秀才家的兒子很不順眼,因為他一向不喜歡讀書人,更討厭自己在讀書人面前總是產生自卑心,他自認混的不比讀書人差!
  按下心思不表,程開泰環顧過眾人,開口道:“近來花溪事情不平靜,老夫忝為一里之長,管的就是不平靜的事情。明日到端午,所以事不宜遲,今日就要把事情速速了斷!”
  隨后他卻先對方逢時說起話,態度極其傲慢無禮,“方家族長不是方知禮那個老匹夫么?怎不見他來?”
  方逢時忍住氣,答道:“二叔年歲大了,身體欠安,所以今日之行由在下代替。”
  程開泰兩步走到方逢時前,突然飛起一腳,將方逢時踹倒在地上,并厲聲喝道:“昨天你們方家很不安分,是不是想反了?
  服氣也罷,不服也罷,你們方家若是誤了今年徭役,讓老夫不能向官府交差,那老夫也不與你們善罷甘休!到那時候,你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部拘到衙門里打板子示眾!罰得傾家蕩產時,別怪老夫丑話沒說在前頭!”
  圍觀的方家人鼓臊起來,王家人也跟著起哄,但程家人卻開始叫好。昨天剛打過一架,心里意氣都未消除,這會兒還都帶著情緒。
  程開泰對周邊雜音充耳不聞,又對著人群呵斥道:“誰敢作死,站出來讓老夫看看!”
  方家出的另一個代表正是方應物,他見方逢時倒在地上,連忙上前扶起。
  那方逢時此刻青筋暴起,緊握拳頭正要發難,卻被方應物死死攥住了。在來之前,方應物曾對他有過交待,想至此,方逢時硬生生的忍下了,但一口氣始終回蕩在心胸中出不來。
  程開泰發作完畢,見方家人忍氣吞聲,滿意的笑了笑。這種小民,慣會記吃不記打,就得這般對付。就算他們想動手,自己背后還有不少程家人,怕他們不成?就是到了衙門,自己很多胥吏都熟,情分上也會偏向自己。
  處理完方家,程開泰走到王塾師面前,卻見王塾師膽怯的向后縮了縮,估計是看到程總甲方才飛腳踢倒方逢時,心里有了陰影。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