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245 武林盟主

這個時候,邵琛還未意識到問題所在。在他想來,經過連番造勢,眼下已經是他掌握話語權的巔峰時刻,不趁機打壓幾句方應物這個強勁對手更待何時?
  原本他這個想法從技術角度而言算不上錯,但可惜情勢已經不是他進入鎮守太監府之前的情勢了。
  他的同黨和家人當著眾人面,與邵小公子說不清楚,便只好硬拉著懵懵懂懂的邵公子迅速走人,離開了鎮守太監府大門前。直到看著左右沒有外人了,才將剛才方應物的事情告訴邵公子。
  如此邵琛才如夢方醒,就在他進了鎮守太監府后這段時間,竟然徹底乾坤顛倒了!邵公子感到很滄桑,有一種“山中方三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覺。
  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明明準備的萬無一失,從各方面看都不會出漏子,為何又被鉆了空子?
  與上次西湖雅集似的,不惜人力物力的一場辛苦制造出偌大聲勢,看樣子最后又是要成全方應物......
  這個打擊太嚴重了,邵公子頓時感到心死如灰,滿懷蕭索的嘆道:“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這場辛苦,到底是為誰忙了?”
  今天這次行動,本來就是邵家串聯和組織的,邵家的人走了,而另一個主角方應物看樣子一時半會也出不來,故而人群自然也就草草散去。
  但眾目睽睽之下又折了一個名人進去,故而輿論仍然在發酵,讀書人的憤慨猶勝之前,青云街上風云動蕩,情緒更加壓抑憤懣,極其不穩定。又聽說連巡撫、布政都發公文去勸鎮守太監了。
  一直到兩天后,迫于巨大的輿論壓力,被關押兩日的方應物從鎮守太監府放了出來。
  但方大秀才沒有像英雄一樣走出鎮守太監府大門并接受人群的歡呼,而是選擇了半夜三更時分。從小門悄然離去,當時沒有驚動任何人。
  若非鎮守中官李太監自己宣布已經放了人,同時這又得到了幾位方應物好友的證實,別人還不知道方應物被放了。
  與此同時,李太監還對外宣布,暫停了市舶司肇事太監的職務,并向天子奏請懲治此人。
  事件發展到如此地步。也算有一個能接受的初步結果了,大部分讀書人要準備鄉試,沒有太多精神沒完沒了的糾纏。能從鎮守太監這里討到一個說法,那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舍身取義的風云人物方大秀才仍然繼續潛居在不為人知的住處,仍然不大拋頭露面,沒有多少人見到過他。低調而沉靜。
  只有他的一首首詩詞作品口口相傳,點綴著省城士子的備考生活,可謂是不見其人只聞其聲。
  眾口便稱贊曰,這才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的高風亮節,比起邵家那種孔雀開屏、唯恐天下不知的做派,方朋友實在不愧是低調真君子也。
  “沒法不低調啊。”躲在住處斷然不出門。也不見客的方應物摸著自己的臉,對小妾蘭姐兒嘆道。
  “別人都以為夫君我在鎮守太監府遭了酷刑、受了虐待,如今不是遍體鱗傷也是狼狽不堪,但是你看我可有半分凄慘模樣?見了外人,只怕要被起疑的,還是先躲著好。”
  “可是你真的瘦了。”“別人又沒法像你一樣能看出來這點。”
  除了近親之外,見到方應物本人的,只有項成賢和洪松兩個同鄉好友而已。或許還有大略知道內情的花魁娘子。
  對此項公子很有悟性的說:“我真的悟到了,什么叫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就是借力打力,后發制人,利用邵家的動作關鍵時期來凸顯自己么?”
  洪公子則是悲天憫人的嘆口氣。對方應物道:“你這一手,真把邵家坑苦了,我都感到有幾分同情他們。”
  方應物搖頭道:“其實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有果必有因。不是我坑了他們。是他們自己的野心坑了他們。
  或者說與實力不匹配的野心坑了他們,是對邵琛的拔苗助長坑了他們。那位邵朋友從才華、見識到智商,完全沒有名士的底子,但邵家卻要硬捧,難免要玩火自焚。
  沒有任何人強迫他們去做什么,一個誘餌擺在面前,他們可以選擇不吃。如果他們不貪心,會吃下這個誘餌么?如果他們不強行高調的刷聲望,會在最后引起逆反么?
  所謂借力打力,借的不是動作,是人性的貪婪,正是這個貪婪才導致他們利令智昏,吃下了李太監扔出的誘餌。”
  洪松問道:“這個誘餌其實是你扔出來的罷?”
  方應物毫不客氣的答道:“那又如何?邵家既然選擇進了名利場,就要對游戲規則有所覺悟。難道還指望我溫情脈脈的拱手相讓么,而且還是讓給一個其實少不更事、比我差得遠的小公子?”
  洪松又長嘆一聲,有點喪氣。“看到你所作所為,便感覺這功名利祿的事情對我而言,實在太復雜了。”
  方應物笑道:“簡單也好復雜也好,這都是人心,小弟我就是操心勞神的命。各有各的緣法,你大可以簡單一些,沒必要學著小弟我。”
  洪松以前一直覺得,只要過了科舉關口,讀書人起點是相差不遠的,要說做官做到什么地步,最重要的就是個人機緣了。機緣好的,自然可以位列宰輔,機緣不好的,那就沉淪下僚。
  但現在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若自己和方應物兩人都過了科舉關口,即便擁有同樣的功名,同樣的起點,那方應物將來也必然位居他之上。
  而且超出的不止一點半點,哪怕他的機緣比方應物好,但方應物的成就也注定比自己要高。
  “還好,我的優點就是有識人之明,早早的便能看出方應物非池中之物。”洪公子心里苦笑著自嘲。
  鎮守太監府這件事情過去后,邵家也暫時偃旗息鼓了,讓很多人感嘆不已。少了個大金主,吃喝玩樂的活動沒人贊助了,青云街上一下子冷清不少。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臨近鄉試時候,士子們的重心漸漸放在了讀書和考試上面,關注的重點也漸漸轉變為考官愛好、考題動向之類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現在這碼字節奏大有問題啊,一會兒寫不出來,一會兒兩三章一起寫,先補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