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244 我是被逼無奈

邵琛的手書遞了進去,接下來就是等待了。如今在鎮守太監府門前,這幾百號人完全沒有聚眾鼓噪的熱鬧,反而摒心靜氣的極其安寧。
  眾人都曉得,動真格的時候到了,目光都死死盯著大門口,不知道片刻后會出現什么情況。萬一出現手持兇器的大隊人馬,那還是開跑比較好......不求跑得有多快,只求跑的比別人快幾步。
  唯一心態比較輕松的只有主角邵公子了,他當然不擔心,五百兩銀子都花出去了,還能有什么問題?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幾通鼓響過,府邸中門大開,當先走出兩列仆役,其后有位保養的當的白皙中年人出現在眾人面前。
  雖然外面圍聚人群里大都不認識此人是誰,但見他頭頂三山帽,身穿緋紅袍,胸前繡著不知是什么動物的華麗圖案,外罩一襲薄紗衫。這樣的穿戴,除了鎮守中官李太監還能是誰,在杭州城里只怕找不出第二個。
  邵琛站在門下,猛然見到李太監,心里陡然晃了晃,有點緊張起來。
  邵公子畢竟年紀不大,剛才他一路過來的言行舉止,那都是昨晚演練了無數遍的,所幸只需泛泛而談。而且今天演的很投入,仿佛將全部身心都融入了其中,便沒有出紕漏。
  但是再怎么演練,也無法取代面對面的實際接觸經驗,特別是與李義這種高高在上大人物的實際接觸經驗。所以這時候,邵琛居然愣住了,呆呆望著李太監不言不語。
  李義皺了皺眉,但卻哈哈一笑,對邵琛道:“當面的這位可是邵秀才?”
  邵公子猛然驚醒過來,連忙答道:“正是在下。”
  李公公贊道:“果然是聲名漸起的少年才子,叫我忍不住特意出來相迎。”又伸手道:“還請入內一敘!”
  其后邵公子便隨著李太監,進入了鎮守太監府。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無不目瞪口呆。如夢如幻。他們事先或許有千百種預料,甚至最壞的打算都做了出來,但怎么也沒想到是這付情景。
  這高高在上的鎮守太監看了上書,居然親自出來接見?而且態度不但不惱羞成怒,而是十分和氣,甚至可以說很放低身段、刻意結好讀書人,簡直不可思議。
  想至此。眾人不由得有些興奮,莫非冥冥之中真的有浩然正氣,能迫使堂堂的鎮守太監禮賢下士,向讀書人低頭?邵公子威武!他們同樣作為讀書人,與有榮焉。
  大門再次關閉上,但這次門外眾人不復緊張了。議論紛紛談論著今天可能的結局。如果能迫使太監讓步,他們這些參加了今日盛會的,自然也個個臉上有光,以后也是一種資歷。
  這時候,又從街口那邊走來一人,眾人議論的正入巷,誰也沒有注意到。但此人慢慢的走到了鎮守太監府的大門里。還是引起了注意。
  有幾個人已經認出了來者是誰,交頭接耳的介紹道:“如看得不差,此乃淳安方應物也。上個月很是出名的,詩詞極好,也曾獻策朝廷,當時人稱小國士。只是不知道他今日要作甚。”
  眾人拿眼看去,卻見方應物也掏出一封文書,對門官朗聲道:“在下聽說有市舶司中官當街毆死讀書人。人神共憤也!但李太監卻包庇人犯,使案情遲遲不能了結,與同案犯有何異哉......少不得要此等劣跡上書朝廷,彈劾不法!”
  眾人頓時明白了,這情況與邵公子一樣,也是來署名上書的。沒想到有勇氣的人不止一個,還有第二個!
  只可惜。已經有第一個了,真所謂第二個雖然也很值得敬仰,但相對就不顯得出彩了,方應物還是晚來了一步。
  又一個蹬鼻子上臉跑過來尋死的?門官極其不悅。但看到方才自家主人的態度,他也不敢怠慢,拿著方應物的書信,再次去里面稟報了。
  眾人倒是不為方應物的安全擔憂,畢竟有剛才邵琛的例子在前。相反,還有羨慕方應物運氣不錯的,剛好能趕上這個節點,毫無風險的表現一把。
  說實在的,方才邵琛被禮賢下士的請進去后,圍觀人群里很多人也都躍躍欲試,產生了若干念頭。但人在外面站著,寫文章實在不便,就算現寫也難免會遭到東施效顰之譏,所以眾人只好暫時放棄了這個心思。
  而方應物上書,顯然也是提前準備好的,一樣的有勇氣去問責太監。只可惜時機差了些,不能收到最大效果。
  眾人一邊閑談著,一邊用余光瞥著大門,猜測著李太監會不會還要出來迎接?
  這時候,鎮守太監府忽然門戶大開,隨后立刻沖出來十幾個如狼似虎的兵丁,團團圍住了方應物。
  “你就是方應物?”兵丁頭目上下打量著問道。
  方應物面無懼色的答道:“正是在下!”
  “啪!”那小頭目忽然猛然伸出一只巴掌,狠狠拍向了方應物的腦門。方大秀才躲之不及,一頂儒巾被打落在地方,發髻也被打散,不是披頭散發也差不多了,著實狼狽不堪。
  “多管閑事的東西!你簡直吃了雄心豹子膽,膽敢責問李公公,還敢要上書朝廷彈劾李公公?”那頭目咬牙切齒的罵道:“今日不給你點教訓,你就不知道馬王爺有三只眼!”
  眾人又一次的沒想到了,而且再一次的目瞪口呆,怎么這次又和預料的不一樣?
  還沒反應過來時,卻見那邊兵丁已經動了手,毫不客氣的三拳兩腳把方應物按倒在地上,并使了牛皮繩困住方應物雙手。其后又極其粗魯的將方應物從地上扯起來,拖向鎮守太監府里。
  兵丁一邊動手拖著,一邊罵罵咧咧:“不知好歹的小酸丁,進了府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應物也毫不軟弱的破口大罵:“天日昭昭,爾等這些走狗爪牙膽敢如此橫行,簡直就是城中豺狼!我乃有功名之人,李太監真敢再斃了我不成!”
  砰!大門又緊緊地關閉上了。卻從里面傳出幾句放聲高歌:“少保墳前說英雄,不負青衿不負生。從容取義非難事。猶記當年此日情!”
  眾人親眼目睹了活生生的這一幕,心里不由得同仇敵愾。斯文掃地,簡直斯文掃地!
  可是,邵公子與方應物同樣是要上書彈劾,但兩人的遭遇反差竟然如此之大,大的令人難以理解!
  一個是被好言好語,捧著進去商議了;一個卻是簡單粗暴的連打帶罵的綁了進去。很可能在里面還要遭遇酷刑。
  這是怎么一回事?
  眾人集體陷入沉思了,不知怎的,他們有一種錯覺,仿佛這一刻從恍然間從夢中跌落到現實里。
  之前李太監禮賢下士、平易近人好像只是個不真切的、編織出來的美夢,而剛才橫暴兇殘的這一幕,才是冷冰冰的現實情況。
  邵公子上書時。大概是結果太過于震撼和美好,叫他們陷入了一廂情愿的興奮情緒中,導致有意無意的忽略了謎團。現在回想起來,果然有很多破綻。
  就算是杭州城里最高級的文官巡撫到這里來,鎮守太監也未必愿意出來迎接,邵公子有何德何能,可以擔得起鎮守太監親迎和吹捧?
  若論起功業成就。方應物不知比邵公子強到哪里去了,身后還有巡撫的背景,但卻慘遭羞辱,這李太監是分不清好壞的傻子么?
  之前邵家大張旗鼓的提前宣揚邵琛上書,難道就不怕徹底激怒李太監么?莫非是邵家有把握不會出問題的緣故?那么邵家有什么把握?
  他娘的!哪有什么浩然正氣震懾宵小?有的只是雙簧,有的只是不擇手段吃人血饅頭!有的只是虛偽至極!
  天下萬事就怕認真琢磨,很多人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一個真相,但暫時沒有人宣之于口。或者說。他們不甘心承認自己的正義和良知被利用了,那也顯得太弱智了。
  比起一直高調演戲的偽君子邵琛,方應物才是地地道道的低調真漢子,才是關鍵時刻真正敢于舍身取義的偉岸士人!
  他們雖然是被邵家騙來當背景的,但今天能目睹方應物的慨然“就義”,也算不虛此行了。所以今天的行為藝術,可以定義為是為了聲援和支持方應物。
  邵琛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他被請進了鎮守太監府中,感到十分局促和壓抑。李太監與他不咸不淡的閑扯著,止口不提正事,這讓他有些不安。便主動問道:“關于市舶司太監毆死士子的事情。李公有何計較,還請示下。”
  李太監果決的答道:“待我認真研究過后,一定嚴肅處理!”
  邵小公子沒意識到這是拖延,只從肯定性的語氣中以為這是肯定答復,欣喜道:“好,有勞李公費心,如此在下先告辭了。”
  李太監沒有多加挽留,邵小公子一直到出了大門,這才感到渾身輕松自在起來。他抬頭望了望日頭,今天行事真是完美!
  又掃了掃外面,人群還未散去,邵公子便主動湊上去,“小子不辱使命!李太監說一定會嚴肅處理!”
  但讓邵公子奇怪的是,沒有得到他想象中的歡呼。卻有人對他問道:“方應物如何了?”
  怎么忽然提起方應物?莫非剛才方應物來過?邵公子心里想著,口中答得卻不慢,“那種沽名釣譽的偽君子,理他作甚?”
  這下就連邵公子也覺察到了,眾人看向他的眼神很詭異......只有幾個家人和同黨很焦灼。(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果然碼字碼到半截睡著。。所幸又及時醒來寫完了,三更補完!心里放下了一塊石頭,安心補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