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240 下不為例

同情完李太監流年不利,方應物拍拍屁股打算走人。如今前門是走不得了,可以想象,如果這個非常時候,他方應物現身鎮守太監大門內走出來,那又是什么效果?故而方應物打算從側門或者后門出去。
  李太監連忙叫住方應物,“我誠心請教,方秀才看有什么法子么?”方應物心里嘀咕幾句,怎的人人都把他當智囊看么?
  托上輩子那個時空里群體件層出不窮的福,該如何應對,他方應物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
  他簡單想了幾下,便答道:“李公沒有聽說一句話么,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聚集起來的人數雖然不少,其實只讓他們領頭人來與你談就可以。只要擺平了這幾個頭人,其余就好辦了,何況對付幾個人,總比對付百十人容易罷?”
  李太監“這個道理我也是懂的。但是如今省城里讀書人極多,而且所在之地又密集,隨便互相招呼幾聲,便可成群結隊呼嘯而來。
  所以在外面鼓噪的讀書人里面,只怕沒有什么首領人物,就是想找領頭的也找不到,為之奈何?”
  方應物嘆口氣,這太監腦筋怎的如此死板?便指點道:“即便沒有首領,但也可以制造出首領,李公想不到么”
  從鎮守太監府的后門悄悄溜出來,這是一處僻靜死巷,周圍沒有什么人,方應物便放了心。
  他抬頭看日。發現還有點時間。既然已經來到了官衙密布的西城,那就順路去拜見按察使朱紳好了,正好有兩件事要問他。
  這時候,朱老大人正在堂上辦公。忽然聽到稟報說方應物求見,連忙揮退了左右,只留下了自己在堂上等候。
  他身為全省風憲官之首,手掌刑名、獄案、風紀大權。那應該是十足威嚴的。但他又知道,自己如今在方應物面前實在是威嚴不起來,一方面當初虧得方應物放他一馬才得以留任,另一方面方應物又有外祖當巡撫。
  因而朱老大人只好將左右全部打發出去,免得手下人看到自己在方應物面前姿態太低,損害到自己的威信。
  方應物進來后,見過禮便問道:“上次給廉憲老大人那份名單,不知用上沒有?”那份名單,就是次鄉試同考官的幾個提名。由提學官李大人交給方應物。而方應物又交給朱紳去運作的。
  朱紳答道:“這個急不得。撫臺王公說過。為防止弊情,要等到最后一個月,再由院、布、按會商考官人選。”
  那就只能繼續等著了。方應物又問起第二個問題,“朱老大人家室是否隨任?有沒有興趣在杭州納個小妾?”
  朱大人毫無心理準備。愕然片刻,方應物的話頭也太跳躍了罷?怎么突然問起這么私密的問題來?大家沒這么熟罷?很官方很正經的答道:“朝廷不許官員在任官所在地納妾。”
  方應物旁敲側擊道:“其實現在也沒這么嚴了,不必食古不化的。”
  朱紳肅容道:“官忝為風憲,自當作百官之表率,方朋友所言,實在不敢茍同。”
  見對方半點,方應物只得又問道:“你看杭州城中的大人們,有誰是想納妾的么?朱大人若能為此幫著引薦,感激不盡。”
  朱大人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雙眼直勾勾的望著方應物,目光中透出強烈的不滿。
  方應物一開始說話很隨意,沒注意到什么,等對上朱老大人的目光,猛然有所醒悟,一拍額頭道:“在下失言了,有損老大人臉面,罪過罪過!”
  風憲官比較特殊,體面也與一般官員不同,叫朱大人去打探這種事,簡直無異于對他的一種羞辱。更何況,讓負責監察的按察使去問其他官員是否在地納妾,誰敢給出肯定回答?
  看來在朱大人這里,是推銷不出去了,方應物暗嘆一聲,起身告辭。除了朱紳之外,方應物在杭州城大員中已經沒有熟人了(不要說王恕),原指望讓朱大人接盤或者幫忙去尋找客戶,但沒想到實際情況沒有自己想的這般容易。
  天下萬事,果然都是知易行難,方應物感慨不已。又打聽著路,朝城西北天香樓方向而去。不錯,他正是要去見袁花魁。
  這天香樓建在一處幽靜的庭院中,樓體頗有規模,分為主樓、東廂樓和西廂樓,彼此連同。穿過大門,站在樓下看去,仿佛一處小宮殿。
  方應物進了前門廳,卻見已經有七八人在內,或坐或立,吟詩作詞的有之,閑聊談笑的有之。“一群,”方應物心中給這些人下了定義。
  還有些年紀尚小的丫鬟穿梭其中,有一個粉花襖子的小姑娘迎上前來,問方應物道:“小官人是誰?可有名帖?”
  方應物摸出名刺遞給她,便見她拿著名刺出了前廳,向后面樓上行去。不多時,小丫鬟回來,對方應物道:“我家姑娘請先生去說話。”
  這話一出口,廳中各人的十幾道目光齊齊落在方應物身上。方應物已經習慣了充當焦點,對此怡然自得毫不在意,隨著小丫鬟穿過前門廳,到了后面去。
  袁花魁在后面樓上,正低頭看一件琴譜,見方應物進來,放了琴譜,上前迎接道:“喲,這可真是稀客,請都請不來。”
  方應物找了地方坐下,開口道:“今天去試了試,你的事情不好辦啊。”袁花魁一面招呼上茶,一面回道:“可是你當初答應的很痛快。”
  “你就不能放低些條件么?比如六七品官員,或者富商員外?”方應物試探道。
  袁花魁抿嘴一笑,“若是如此簡單,也不會去拜托方相公你了,賤妾自己還怕找不到么?哪還須勞動方相公大駕。”
  方應物又勸道,“其實,找幾個家底厚實些的年輕士子也不錯,總是衣食無憂,與你年紀也般配。”
  袁花魁一口否決了,“方相公覺得,年輕士子從心性到運道都能穩當?真的與賤妾般配?他們大多數連自己都無法把握,賤妾可不想當杜十娘。”
  方應物正要繼續勸她降低難度時,忽然有小丫鬟進了屋,稟報道:“邵公子來了!”
  PS:搶在整點前搞定。。。(去讀讀www.qud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