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24 羊入虎口

方應物所要做的,就是傳閑話。聽蘭姐兒意思,她這次回娘家避風頭,昨天才知道她父親也就是王塾師打算讓她守節。所以蘭姐兒公公家那邊應該還不知道這個消息,但現在也該讓他們知道了。位于下花溪村外的集市里,百十號人熙熙攘攘,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而在集市附近的路上,方應物慢慢游蕩,尋找著合適的目標。
  他目光專在大媽級別中年婦女身上逡巡,三十五歲以下的一概無視,惹得幾位向他暗遞秋波的少女黯然神傷。
  突然眼前一亮,發現了一個本村的人,按輩分應該稱之為三嬸。方應物知道,此人在村中向來以大嘴巴著稱,探消息傳閑話絕對是一把好手。
  事不宜遲,他連忙迎上去,問候道:“見過三嬸,小侄要向你打聽點事情。”
  “喲,今天太陽打西頭出了么,秋哥兒要打聽什么?”三嬸打趣道。
  “你知不知道,鄰村社學那個王先生家里,鐵了心打算讓他女兒蘭姐兒守節賺牌坊。現在他將蘭姐兒被關在家里,不肯放回婆家了!”
  三嬸睜大了眼睛,興奮地反問道:“是么?真有此事?”
  方應物撓撓頭,“昨天剛聽到的,好像程家人還不曉得,我也不能確定真假。不信你去集市上問問程家那邊的人,看看有誰知道。”
  “我去找個嫁到程家的姐妹問問!”三嬸拋下這句話,甩開方應物走人了。
  術業有專攻哪,方應物感慨道,又繼續尋找起新目標。古人云,三人成虎眾口鑠金,一傳十,十傳百,等這消息傳的沸沸揚揚,不信蘭姐兒公公家不驚動不相信。
  又找了幾位中年婦女放完閑話,方應物拍拍手回家去了。另外一個購物目的倒是落空了,集市上根本沒有賣紙張的。
  隨便一個到這山村集市做買賣的小販也不會如此腦子抽筋,販一堆紙張過來賣,這哪能賣得出去?不過方應物和一個小販約定好了,下次集市專門捎帶一些紙張。
  次日早晨,方應物用毛筆沾水,在桌子上習字。不過他心不在焉若有所思,忽的窗外有人大聲道:“報軍師!本細作探來消息,程家那位老爹帶著兩個兒子出動了!”
  “好!”方應物丟下筆。他昨天散布完閑話,今天便安排了人手,在下花溪村路上盯守——因為根據他預計,蘭姐兒婆家知道了狀況,肯定要上王塾師那邊去討個說法。
  卻不料派去盯守的人卻是個戲曲愛好者,扮演細作角色不亦樂乎,方應物心情一松,回話道:“小的們備齊車馬,本軍師擺駕親征!”
  中花溪村,社學塾師王先生家門外,從下花溪趕過來的程老爹和他兩個兒子立在那里破口大罵:“你個不要臉皮的老冬烘,活該一輩子進不了學,活該到處沒人要,只能窩在社學里當孩子頭!”
  原來王塾師惱火程老爹逼迫自己女兒改嫁,見到親家來者不善,便緊閉門戶,直接將程老爹一行拒之門外。這惹得本來就滿肚子火氣的程老爹更是大發雷霆,和兩個兒子站在門外大罵起來。
  這卻引發了不少人圍觀,方應物也帶著堂弟方應元和族叔方逢時趕到了,和中花溪村王家的人混在一起看熱鬧。
  程老爹見人多起來,罵的越發來勁,“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蘭姐兒是我家的媳婦,你這老賊子偷偷將人藏起來作甚!有什么見不得人的!”
  方應物對族叔方逢時耳語幾句,方逢時便搖頭晃腦的大聲方應元感嘆道:“我看王家人心不行,不地道。那程家人都欺負上門了,卻人人都袖手旁觀看熱鬧,好似縮頭烏龜似的。”
  方應元接上話道:“是哩是哩!若放在我們上花溪方家,無論誰糟了外人欺負,肯定齊心協力幫他。沒想到這邊王家人都是如此沒人情,坐看自己人被欺辱也無動于衷。”
  叔侄倆一唱一和,惹得周圍王家人怒目相視,但又一想,說的未嘗沒有道理。程老爹都罵了半天,王家也沒個人出頭,難怪被鄰村人瞧不起。
  登時有七八個人上前,圍住了程老爹父子三人。程老爹皺眉道:“你們要做什么?”
  方應物遠遠地望見雙方推推搡搡的,心知目的已經達到,便離開了。
  “下一步要做什么?”在回去路上,方逢時饒有興趣的問道。
  方應物運籌帷幄的判斷道:“顯而易見,那程老爹此次不成,回去后必定搬出里長和老人做主,畢竟里長和老人都是他們程家的,肯定偏向他。那我就順勢為之,誘使程家犯點錯。”
  又到次日,方應物繼續用毛筆沾水,在桌面上習字。臨近午時,有“細作”來報:“那程家出動了數十人,去中花溪村,聲稱要將人搶回來。”
  方應物呆了一呆,這蘭姐兒的公公程老爹居然如此一根筋。他本以為程老爹會找里老出面,沒想到他卻是糾集了族人,要來硬的。難道程老爹昨天在王家那里受了氣咽不下去,定要報復回來?
  他的引蛇出洞之計,是為了把程家的里長、老人引出來,程老爹這種貪財的渾人蹦跶的再兇,也不是他想要的!自詡算無遺策的方應物很受傷,但更加發了狠要糾正過來。
  卻說程老爹昨天雖然沒挨打,但被王家一個小輩推了一跤,跌了個狗吃屎。自覺大丟臉面,心里極其難受。今天他一定要找回場子,串聯親戚招呼了數十人殺向中花溪村王家。
  但王家那邊也不是吃素的,眼見程家大隊人馬殺上門,便也紛紛匯集在村口,將程老爹一行堵住了。一時間互相虎視眈眈,氣氛緊張,仿佛一觸即發。
  其實兩邊雖然聚集了上百號人,但真未必打得起來。畢竟兩家都聚居在花溪沿岸,又是鄰村,多年來互相通婚不少。所以最大可能還是靠談判解決問題,人多只是拉來壯場面,為談判造聲勢。
  程老爹對王家眾人高聲道:“王冬烘藏匿女兒,實屬不講理,今天一定要把蘭姐兒送出來,并賠禮道歉!另外昨日是誰推了我,請交出來由我按目無尊長處置。否則休怪我程家不講鄉情!”
  若如此服軟,那王家眾人面子又要往哪里放?日后見了下花溪程家的人,豈不抬不起頭?但王家出面的幾個人,和程老爹吵吵半天,依舊沒個結果。
  五月初的太陽已經微微火辣,眾人站在太陽底下時候久了,未免有些人困馬乏。正在此時,眾人忽然聽到一聲刺耳哨響,抬頭看去,從另一邊路上出現了大批人群,目測至少三五十人。
  有眼尖的認出來了,這批人是上花溪方家的。但眾人都莫名其妙,今天的事和方家有關系么?他們來湊什么熱鬧?
  方家人馬的帶隊者方逢時,只見他一馬當先,沖到了距離程家、王家人群幾步遠的地方才收住腳,指著程老爹喝道:“你們程家依仗人口和勢力,欺人太甚,今次我們方家實在看不過眼了,特意來幫王家助拳!”
  程老爹很是不耐煩,急躁的罵道:“關你屁事!”
  方逢時并不還嘴,自顧自將大手一揮,再次大喝道:“我們方家替天行道,族親們幫著王家打!”
  程老爹感到很不可理解,方家這是有毛病嗎?王家作為當事人,都沒有如此激動,方家激動個什么?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卻見方家數十人毫不猶豫的、堅決果斷的,甚至可以說是提前做好了準備的,揮舞著鋤頭等家伙,向著程家沖了過來。
  這距離太短了,程家眾人尚未做好開打的心理準備,瞬間已經被方家人打倒一片,現場一時間鬼哭狼嚎人仰馬翻。
  王家眾人看得目瞪口呆,陷入了和程老爹一樣的疑惑中,方家這么干吃力不太討好,到底要圖什么?別真說是看不過眼,要幫助王家。
  方逢時對著王家眾人叫道:“王家的兄弟不要閑看,程家雖然比我們勢力大,但也不是無懈可擊,今日斷然不能叫程家欺辱了我們!”
  頓時有些個年輕氣盛的人,也從人群中沖過了出來,并殺向程家。眼看局面都已經失控了,那就不打白不打,程家這次幾乎必敗了,打幾下出出氣也好!
  結果如同滾雪球般,越來越多的人忍不住上前動手,當然目標很一致的與程家人廝打,場面很是慘烈。程家一家之力雖然最大,終究不是王家、方家合伙的對手,沒幾個回合便紛紛逃出戰場。
  操縱一切的幕后黑手方應物站在半山坡上,手持搖扇望著程家人一潰二里地,對此笑而不語。這次程老爹總該把里長鄉老搬出來了罷。
  這次倒是確如方應物所猜。程老爹再次鎩羽而歸,心里要氣炸了,今天玩硬的真是踢到鐵板上,被方家莫名其妙的攪局,再玩硬的只怕很難了!
  眼瞅著自己已經無可奈何,這口氣始終咽不下去,程老爹終于想起了組織。王家和方家都混不講理,他私下里實在沒其他法子了,只能讓本族里長和鄉老出面“公事公辦”。
  ———————————————————
  沒有感覺,寫出來的東西達不到我最低要求,我不想湊合灌水,用很乏味的東西糊弄書友。所以第三更還是繼續欠著罷,我再仔細推敲斟酌,明天再發。反正還欠著一章肯定補上。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