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233 知易行難

參加此次雅集的二十來名士子各自作了詩詞,圍聚在忠烈廟前,互相品評詩文。他們大都是來自各縣的精英人物,雖然口上謙讓,但心里皆有比較的想法。
  雅集主事人周一元捧著一張,高聲稱贊道:“邵賢弟的這一句好!山川不改生前烈,浩氣能存死后忠,氣透紙背,簡直撲面而來!”
  當即有數人接口稱贊,邵琛面顯郝然之色,對著眾人連連謙遜,“偶得之,偶得之。”
  方應物站在較外圍的地方,側頭對引薦人傅繼儒問道:“邵朋友什么出身?家中以何為業?”
  傅繼儒頓了一頓,過了片刻才勉強答道:“他家中是富商......”隨后又補充道:“但祖上也是讀書人。”
  方應物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其他并沒有說什么。
  傅繼儒聽在耳中,臉有點紅,他明白以方應物的精明肯定看出什么來了。邵琛的父親是西湖詩社的大金主,本次雅集由他全額贊助的,召集了各地如此多士子也是為了捧邵琛造勢,但這根本不足與外人道也。
  詩文品評還在繼續,但大都是應景之作,無外乎褒揚岳飛忠義,痛惜風波亭冤殺,怒罵秦檜買過無恥。不知道是誰,拿起來方應物的詩文,掃了幾眼后臉色一變,忍不住朗聲讀出來了。
  這正是一首《滿江紅》詞牌:“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依飛何重,后來何酷。豈是功高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端、堪恨又堪悲,風波獄。
  豈不念,疆圻蹙;豈不念,徽欽辱,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
  聽完之后,人群立刻再次鴉雀無聲,心靈都很震撼——這方應物好大的氣魄!上闋還算合規合距,格調與別人沒什么不同,但到了下闋卻陡然筆鋒一轉。矛頭竟然直指當時天子。
  剛才在船上時候,他們還為方應物直言不諱的批判當朝宰相而震動,結果轉眼之間,方應物又批起皇帝來了,真是好膽量!
  雖然這個皇帝不是本朝的皇帝,但好歹也占了三綱中的君字。大明官方不禁止議論歷朝帝王。可也不是完全沒有限制,比如禁止出書評論歷朝帝王。
  按照千古以來為尊者諱的慣例,一般發議論批評前朝帝王,多半都是用昏庸無道之類的修辭籠統去說,很少做剖心之論。而且大多情況下也是對事不對人,點評某件事得失比較多。
  但方應物這首詞中,有“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一句,在場的人誰聽不明白?
  暗示的就是前朝宋高宗陛下心里根本就不期待北伐成功,不期待迎回二帝,所以將積極北伐的岳飛殺掉,至于秦檜只不過是個奉命行事的,根子還在皇帝身上。
  這分析簡直誅心啊,赤裸裸的將帝王心術呈現出來。但又是何等的犀利。何等的尖刻,偏偏仔細想過,說的還是很有道理,叫人不好辯駁。
  眾人不由得贊同了項成賢的評價,方應物果然是才氣凌厲,絕非常人也,但也有人暗暗惱火。
  在方應物想來。超前半步被人當成天才,比如王陽明,超前一步就會被人當成瘋子,比如李贄。而自己今天的行為,應該只能算是超前半步罷......至于那些把惱火寫在臉上的人,方應物直接無視了。
  眼見眾人都在議論方應物的《滿江紅》,主事人周一元便知道,謁武穆祠這項活動又沒收到效果。下面他就沒心思繼續了,揮了揮手,讓仆役收拾東西,招呼眾人出祠向西湖邊行去。
  傅繼儒這時候才正視起方應物,本是西湖詩社的人,也是幾個組織者之一,不想周一元和邵琛兩人太沒面子,便對方應物提醒道:“方朋友才高八斗,在下佩服,只怕今日要讓別人都黯然失色了。”
  不是傅繼儒多事,從名義上方應物是由他引薦進來參加雅集的,如果鬧得周一元和邵琛下不了臺,他難免要被同社人埋怨。
  方應物聞言話里有話的答道:“在下素來喜好史書掌故,方才難免技癢一時賣弄。但風花雪月并非所長,到了湖上畫舫,只怕要泯然眾人矣。傅朋友但請放心。”
  方應物說的倒是實話,今天這種雅集本來是風花雪月的時候,而他兩輩子都不是文青,身上實用主義色彩濃厚,對風花雪月這類東西并不十分擅長。
  可是某些人為了建立威信,非要扯進政治大義作為虎皮,這就給了他借題發揮的機會,怪的誰來?
  眾人說說笑笑走到湖堤上,遠遠望見岸邊已經停了一棟畫舫,目測有十來丈長,容納二三十人吃喝毫無問題,這堪稱世間少有的巨制。畫舫旁邊還有兩艘船只,大概是裝載雜物和充當廚房的。
  更令人心熱的是,還有十幾個美人齊齊聚在岸邊等候。一眼看去,紅紅綠綠鶯鶯燕燕。
  主事者周一元瞥了一眼方應物,又高聲笑道:“今年的花魁鳳蕭姑娘也來了,前夜比試過詩詞,邵賢弟力壓群雄獨占花魁,今天游湖可要享盡艷福了。”
  周邊轟然響起幾聲捧場的大笑,邵琛繼續郝然羞澀。
  到了岸邊,周一元對美人群里的袁鳳蕭招呼道:“花魁娘子!邵賢弟今天還打發給你了!”
  士子與美人接上了頭,正當要紛紛擾擾的上船時,美人群中卻另有一女子排眾而出。
  她美色不亞于袁花魁,走到方應物面前盈盈一拜,嬌聲軟語的啟齒道:“當面的可是方應物相公么?奴家期盼多時了。”
  “你是......”方應物摸不到頭腦,他應該沒在杭州城留下過什么風流痕跡罷?
  那女子掩口一笑,“兩年前在蘇州見過的,方相公貴人多忘事了,真是人生若只如初見么?”
  這么說來,方應物倒有幾分印象了,是很面熟吶。再仔細一想,他拍了拍額頭,真記起來了。不由的問道:“你怎的也到了杭州?”
  兩年前他在蘇州唐伯虎家的望遠樓上,力壓蘇州年輕一代的最強三人組時,這個女子是在旁邊侍候的,仿佛聽別人喊她沈娘子。
  方應物正與沈娘子說話間,忽然花魁袁鳳蕭也出現在身前,美目中好奇而又帶著期待,對方應物道:“有聽姐妹說起,先生就是曾經二殘句力壓姑蘇全城的方大才子?”
  那時也算一個人生小巔峰,方應物帶點虛榮的點點頭道,“正是。”
  兩個一等一的美人前后腳主動找上方應物攀談,貌似還準備倒貼,立刻又將其他人震撼到了,心中齊齊嘆道“能者無所不能”——這等出類拔萃的人,仿佛只要站在這里就是鶴立雞群。不要炒作,不需要別人吹捧,便可令人不得不深深為之折服。
  傅繼儒方才一直和方應物說話,彼此之間距離很近,此刻看的最是真切。又想起方應物貌似純樸的自稱不擅長風月,便忍不住喃喃自語道“騙子,騙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