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231 深不可測

攔住方應物的人,約莫三四十年紀,黃面長須,細眼疏眉,身穿一襲文士衫,頭頂很時髦的唐巾,望之好似一位混的不太得意的中年先生——這樣的人在教育發達的地方很常見。
  中年文士上前搭過話后,卻見眼前這位年輕人并不答話,只管上下打量,臉面上充滿好奇之色,好像是......看猴戲一般。這讓他感到很不舒服,很沒有尊嚴。
  最終方應物還是按捺不出好奇心,“敢問先生高姓大名?”
  “在下姓謝。”
  “原來是謝先生,不知道如何能助我一臂之力?”
  謝先生神秘的一笑,“敝處有各色時文數百篇,皆為近年精選,還有大宗師的一些舊文,仔細揣摩后大有好處。若你有意,在下就便宜賣與你。”
  方應物頓時沒了興趣,扭頭便走。還以為這中年人要搞舞弊,敢情是倒賣復習資料,他哪里需要從別人手里搞這個?
  他早在榆林時曾經借著傳送軍情的機會,給京城忠義書坊姚掌柜寫過信,叫他搜羅八股文選集送到杭州。別人手里的八股文精選只怕還沒他自己手里的好。
  那謝先生見方應物走的干脆,走的果斷,越發感到方應物必然是自己的目標客戶。連忙輕聲叫住:“小哥兒慢著!若想有別的什么助力,那也不是不可以。”
  方應物無語,敢情先開口賣復習資料還是一種試探,對方也真夠小心了。不過也不奇怪,做這種見不得光的事不可能不小心。他立住腳,似笑非笑的反問道:“你說還能有什么助力?”
  謝先生左顧右看。近處無人,便悄聲道:“科場之上,有很多關節。比如幫你提前定好號房位置,將書本提前埋在號房里;比如在考場中幫你內外傳遞東西,你可以找人在外面答了題。再給你傳遞進來;比如找槍手蒙混過關,替你進去考試......種種不一而足,全看你需要什么樣的,肯出多少銀子了。”
  方應物雖然立志走高端路線,心里并不覺得這中年人靠譜。對方所說的這種低端路線最大的問題就是人多嘴雜,容易泄露出去。對名聲造成不好的影響。
  但親耳聽到這些門道后,居然還是忍不住的有點兒心動,畢竟考場作弊是每一個學生都有的爽感情結。
  方應物想了想,又克制住了,語帶諷刺的說:“看不出來閣下如此神通廣大。”
  “哪里哪里,不瞞你說。在下也是有依仗的。你也曉得,巡撫乃是本次鄉試的總提調官,科場事務一應俱管。在下不才,在巡撫都察院里還是有點門路的,不然也不敢發這等大話。”
  巡撫?方應物聽到這兩個字,臉色微微一動,略顯懶散的神情稍微認真起來。
  謝先生還是很敏銳的。覺察到方應物的變化,心里叫了一聲,這單多半成了!
  方應物突然又想起另外一種可能性——如此巧合,別是有人故意挖什么坑找上自己罷?便疑問道:“青云街上,都是士子,你怎的偏偏找上了在下?”
  謝先生哈哈一笑,很風趣的說:“在下做這種事,沒幾分眼力怎么行?在下別的或許不行,但這一對招子還是很毒辣的,堪稱是目光如炬。
  看你在街上單人只影。說明你沒有什么交游和關系網;又看你穿戴簡樸,說明你缺乏豪勢。而與此同時,你還能提前三個月到省城,既說明你手里有閑錢,又說明你存了鉆營之心。
  總和起來。一個沒有人脈和關系,又想找機會通關節,手里還有銀子的士子,豈不是在下最好幫助對象?當然,在下不會與你留下任何證據,對外也是一概不認的,敬請諒解。”
  面對謝先生的風趣,方應物極其無語。您確實目光如炬,攔著巡撫的外孫說要花錢從巡撫都察院里找門路......
  他打斷了謝先生的自吹自擂,又問道:“聽說巡撫王公素來剛正,怎么會開這種門路?”
  “你們這種年輕人對世情了解還是不夠多。”謝先生敦敦教導說:“比如有些事情要辦,那根本不需通過大老爺,一個管事出面就能辦到的事情,何必要驚動老爺?”
  見方應物仍舊是半信半疑的模樣,謝先生指了指南邊,“你若不信,與我去一趟巡撫都察院,我證明給你看如何?”
  “請!”涉及到自家便宜外祖父,方應物起了究根問底的心思。
  杭州城內大多數衙署都在西城,但唯有巡撫行轅地處東南候潮門附近,顯得十分與眾不同。
  天色還不算晚,方應物與謝先生安步當車,一起向南城行去。
  在路上,謝先生絮叨說:“到了行轅,我將一位老先生先生從內衙叫出來,你看過就相信了。”
  又過了片刻,謝先生又道:“那位老先生是行轅里的幕僚,身份貴重,輕易不得使動的。單純為了證明什么便驚擾他出來,似乎有些不妥當,怕他要不滿。
  我想來想去,既然叫了他出來。你若是有意請我們幫助,可以當場將定金給了他,也算一個交待,這樣如何?”
  方應物不動聲色,沒有答話,臉上繼續擺出懷疑的神色。
  謝先生一跺腳,咬牙道:“這樣好了,你的定金我今天墊付,等一會兒我自掏腰包付與老先生,然后你再補給我!”
  “好!”方應物痛快的答應了。
  大約走了三里地,眼看前面出現一幢高大威武的牌樓。熟悉國朝體制的都知道,牌樓之后必然有大衙門,在此地只能是巡撫行轅駐地了。
  熟悉衙門的都知曉,大門是相對好進的,類似于公共區域。但真正要緊的卻是儀門,也就是俗稱的二門。儀門之內,才是要害地方。
  方應物這還是第一次到浙江巡撫都察院。謝先生“領著”方應物進了大門,然后將方應物帶到儀門外一顆樹底下,對方應物叮囑道:“行轅重地,小心為上。你在這里看著就行,別靠近儀門。免得引起不該有的注意。”
  此后謝先生走到儀門那里,對著守門的軍士說了幾句話,又上前對門官說了幾句。
  沒過多久,從儀門穿堂當中走出來一人,也是文士裝扮,昂首闊步甚有風度。望之不像是普通人。
  謝先生與這從儀門里出來的文士說起話來,然后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塞給他,兩人又一起朝著方應物點點頭示意過。最后謝先生恭恭敬敬的將人送回儀門里。
  重新回到方應物身邊時,謝先生笑道:“看到沒有?剛才那位老先生乃是管著行轅禮房的巡撫幕席,姓石,與我乃是同鄉。我替你先交了一份定金。他也答應下來。你若有意這條門路,回頭先將銀子補全了給我,我幫與你去疏通......”
  方應物冷哼一聲,雙目如電,斥責道:“騙子!”
  “買賣不成仁義在,你這是什么意思?”謝先生先是愣了一愣,隨后憤然道。
  方應物啪的一聲合上折扇。點著謝先生道:“我看這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圈套!從一開始你就巧舌如簧,一步步誘人上鉤,然后又說代付定金使人麻痹大意,利用了別人類似于貪圖便宜的心思。
  至于這個什么石先生,只怕是你從行轅中找了一個雜役假扮的!讓他故意穿成文士模樣,然后走儀門里面走出來又進去,別人就會產生這是巡撫幕僚的錯覺。
  等我將疏通門路的銀兩交付與你后,大概你就會立刻消失罷?這把戲,也只能騙騙那些鬼迷心竅、貪求進取,卻又不經世事的人!
  在下雖然年輕但也目光如炬。看穿你的騙局輕而易舉!”
  應該說,謝先生的演技并未出現問題,從開始見面到剛才巡撫行轅儀門前的比劃,也沒有什么太大的破綻。
  可是方應物卻能肯定這是騙局,他上輩子搞研究時。在明人撰寫的《杜騙新書》中看到過類似的騙局故事,手法幾乎一模一樣。
  最重要的是,前年他到蘇州時,在王恕身邊呆過一個月,王恕的幕席基本都見過。但剛才那個石先生卻面生的很,大概是找來假冒騙人的。
  但方應物不會點明自己的底細,只是說“目光如炬”了。面對的方應物戳穿,謝先生不禁捶胸頓足,連聲哀嘆道:“這世道,人心不古,人心不古!我好心指點你一條明路,你卻如此對我!”
  方應物不客氣的揮手道:“行了,別演戲了!看你也是讀過書的,念在同為文人一脈,我就不告官了,趕緊滾罷!”
  謝先生唉聲嘆氣,欲言又止,搖搖頭走了。
  方應物轉向儀門,思忖片刻。本來他是不想拜見王恕的,一是因為鄉試之前的避嫌,二是因為和王恕秉性不太相合,見面多了容易鬧矛盾,所以還是少見為好。但今天都走到這里了,還過門而不入就有點不人情了......
  方應物到了外頭,找了個寫字攤子,臨時提筆寫一張帖子折疊好擋住名字。又來到巡撫行轅這里,將帖子遞給門子道:“我乃撫臺故鄉親族后輩,特地求見撫臺。”
  門子聽到后不敢怠慢,迅速進去傳話了。不過多久,又出來對方應物道:“老爺正在公堂上,請你去敘話。”
  方應物便走過儀門穿堂,沿著甬道走到大堂外。在門口先向里面看了幾眼,王恕老大人正高居上首,但在老大人下首落座的卻赫然是剛才曾經見到的“石先生”。
  方應物暗暗吃驚,能在王恕面前坐著,顯然這位“石先生”絕非雜役之流,確實有可能是幕僚。難道自己剛才真“目光如炬”的誤會了那位謝某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普大喜奔,從明天起時間又充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