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230 原來如此

項成賢被方應物說的有些冒火,“傅兄這次實在不地道,明知如此,竟然不與我明言!險些叫我做了糊涂鬼。”
  他又看了幾眼依舊風輕云淡的方應物,疑問道:“方賢弟你不生氣?”
  方應物無所謂道:“生什么氣?剛才你沒聽西湖詩社的幾個人議論么?這次西湖雅集將用上可容納幾十人的巨型畫舫,醇酒、美人、管弦、佳肴應有盡有,堪稱是花費不菲。
  使了這么多銀子辦一場令人矚目的盛會,那當然要讓自己人沾光,捧自己人的名氣才是正理。說不定還是這個被捧的出錢,我們生什么氣?
  只怕在主事者眼中,我們能參加就是與有榮焉躬逢盛會,還想別有所求,那就是得寸戒尺、得隴望蜀了。”
  “你真做此想?倒是能想得開。”項公子很是懷疑的問道。在他印象里,方應物手段多端,很少吃虧。
  方應物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想不開的?上輩子那個時代,造星炒作不都是這樣么?但要說不爽,還是有些許自認主角卻被拉來當背景的不爽。“花了錢的自然是主人,還能怎樣?”
  項成賢嘿嘿笑了幾聲,“去年縣學歲試之前,你說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必爭一時之短長,然后呢?”
  方應物無奈道:“那是個意外。”
  又走了一段,項成賢忽然大發感觸,“經你一說,我倒是有所感悟。那傅兄肯引薦我參加,大約是因為我叔父位居參政的緣故;請你參加,好像是因為我提了一句你是商相公的學生。
  本是一個閑情逸致、以詩文會友的文人雅集。感覺全都變了味,這西湖詩社所作所為真是令人情何以堪。”
  方應物反過來勸項成賢道:“習慣就好,所以這才叫太平盛世。若逢亂世,能活著就不錯了,哪還心思在這些上頭?尤其杭城這種都會地方。不會再像我們老家那般純粹了。”
  兩人辭別后,各自回到寓所安歇不提。
  到了次日,方應物起身梳洗過,又坐在院子中發了會兒呆,便又動身向外走。不過這次他沒叫王英跟隨,獨自出了門。
  昨天方大秀才初來乍到。自然閑逛一番熟悉環境,另外旅途勞累,以休息為主。今天他覺得精神氣恢復了,照過鏡子氣色不錯,便出門去拜客。
  他要去的,既不是巡撫察院。以王恕的脾性,見了不如不見,多見不如少見;也不是王魁王員外那里,若是懂事,王員外應當主動來拜訪他,哪里需要他方應物上門去拜見?
  方應物要去的,是按察使司衙署。到了這里。他遞上帖子,然后便在門房里等。
  門子瞧此人衣著簡素卻氣勢不凡,心下猜測必然是所謂的“才子”,這樣的人最是恃才傲物不好侍候,稍有不滿就要大吵大鬧。便小心陪話道:“我家老爺今天多半是不見客的,朋友你還是不要等了。”
  方應物上下大量幾眼這門子,“你是新來的?”
  “這位朋友真是目光如炬......”門子話音未落,卻見里面有仆役匆匆忙忙奔了出來,到了門房這里對方應物叫道:“有請!”
  門子恍然大悟,此人雖然單人匹馬排場小。穿戴也不出眾,但原來是老爺的老交情。
  按察使朱紳見到方應物,就想起了去年的省城官場大動蕩,朝廷突降浙江巡撫,兩個布政使齊齊滾蛋。只有自己這個按察使記過留任了。這一切,就是眼前這個年輕士子一手掀起并善后的。
  別人都以為他根基深厚,亦或是有什么關系,才得以留任。但自家事自己知,朱老大人很明白完全不是這么回事。
  他之所以能留任,主要還是朝廷和王巡撫出于穩定地方的考慮,然后方應物也默認了,并沒有窮追猛打自己的包庇和枉法罪名。
  面對方應物,朱紳暗中使了半天勁,也擺不出正三品按察使大員的譜了,只得客氣問道:“方朋友許久不見,有何貴干?”
  方應物叫朱老大人揮退左右,然后他從懷中掏出一張紙單,遞給了朱老大人。
  朱紳展開看去,卻是幾個人名和地名。“這是......”
  方應物言簡意賅的說:“這是省內幾個教官名字,還望廉憲老大人留意。”朱紳恍然,立刻知道這是什么意思了。
  一省鄉試有主考、副主考,還有分房閱卷的同考官。如今成化十六年的浙江鄉試主考定了是提學官李士實,副主考由京城另派。
  但同考官則是另一種選法,與主考完全不同。在鄉試之前,本省巡撫、布、按會面商議,從全省府學、州學、縣學教官里挑選德才兼備者充任鄉試同考官。
  在鄉試之前三個月,方應物給了朱紳幾個教官名字,其中含義不言而喻。肯定就是希望在選同考官時,朱老大人把這幾個人推舉上去。
  朱按察使手持名單,眉峰微皺,思忖半晌才問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王中丞的意思?”
  王中丞自然就是巡撫王恕,朱紳想先弄清楚方應物是自作主張還是代表王巡撫來的。雖然王巡撫名聲卓著,以剛正無私稱于當世,但是......誰知道呢。
  方應物不動聲色的答道:“這不是王巡撫的意思......”
  朱紳待要說什么,方應物又繼續道:“這可能是在下的意思,也可能是大宗師的意思,還可能是的沈巡按的意思,最后希望變成老大人你的意思。”
  朱按察使很是意外,看了幾眼方應物,又低頭看了幾眼名單,又過了片刻,才將名單收起來。“方朋友的意思,本官知道了。”
  方應物舉手拜道:“多謝老大人成人之美。”
  這幾個人名,其實是提學副使、鄉試主考官李士實給方應物的。李大宗師雖然是主考,但卻決定不了同考官的人選。
  在嚴州府會面時,方應物暗示了幾句,李大宗師便提出了幾個人名,委托方應物去運作。
  方應物可不敢拿著名單去找自己的便宜外祖父,但好歹他身份在這里,只能狐假虎威去找心理上對他很弱勢的朱按察使。
  朱老大人答應下來,那至少妥了一大半,方應物輕松的走出了按察使司衙署,回青云街住處。
  青云街一帶如今遍地是衣冠士子,大街上隨處可聞“之乎者也”。方應物走到一處街口,忽然有人鬼鬼祟祟攔住了他,悄聲問道:“閣下是來考舉人的秀才相公么?在下愿助朋友一臂之力。”
  方應物打量對方幾眼,這難道是舞弊的掮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這兩天不是我不想碼字更新,是遭遇太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