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229 三個女人一臺戲

“這春風樓的東家也是一位妙人,據說他在青云街上建了四處酒樓。但平時只開張一處,而到鄉試時候才全部開張。”一邊走著,項成賢一邊與方應物閑聊。
  方應物打量街邊,很多店面臨時搭建的痕跡很重,叫賣的價格也很重。便信口道:“這青云街上,真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項成賢不是第一次來省城參加鄉試,但聽到方應物的話,仍然感到有趣:“不錯不錯,方賢弟妙語,就是這個意思。”
  半刻鐘后,項成賢指著遠處一家燈火輝煌的酒樓道:“那里就是了。”
  一層是大堂,二層是雅閣。從樓門進去后,項成賢便熟門熟路的帶著方應物,繞到樓梯那里上了二層。
  又見有三四個把守的家奴攔路,項成賢報了一個人名,于是兩人被引到里面一處較大房間中。房間里已經有了十幾人,兩三成群隨意散坐,場面極其松快。
  在這氣氛下不須拘束于禮節,項成賢進去后,沒有人問他是誰,他也沒有自我介紹。只是四顧看了看,項成賢便直接來到一位清秀士子身邊坐下,同時也招呼著方應物。
  項成賢見方應物坐好,指著方應物對那清秀士子介紹道:“此乃吾縣方應物也,極其有才的。”
  又對方應物介紹道:“此乃傅繼儒傅兄,本地西湖詩社的才子,你我今次得以參與盛會,還是靠傅兄引入的。”
  傅繼儒與方應物彼此見禮,口中道:“久仰久仰。”
  至于是否真的“久仰”,那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不過傅繼儒聽到方應物這個名字,確實閃過一絲疑惑。感到這個名字仿佛在哪里聽過。但他沒有再多想,聽起來耳熟的名字多了,不差這一個。
  項成賢又點了幾個人,小聲對方應物道:“這幾位都是西湖詩社的,也是本次集會發起人。”
  方應物一個一個看過。沒有太深印象,但能加入據說很強大的西湖詩社,又能發起集會,那想必都是杭城名流。至于其他人包括自己在內,大概都是發起人各自邀請的外地士子。
  當今天下承平日久,民間里文社詩社這類文人組織如同雨后春筍。卻說這結社興起于居住鄉里的士大夫之間。一開始常常是由致仕官員這類老頭子發起。但到后來,年輕人也發現了有組織的好處,于是乎結社風氣大盛。
  就連淳安縣里也有東社、西社,不過方應物心氣高,對縣里這些文社興趣不大,所以沒有加入。
  正其樂融融的說話時。席間突然有人對著主事者高聲叫道:“周兄!今夜難道只有清談么?醇酒有之,無美人佐酒,未免有些乏味!”
  這是鬧事的還是起哄的?方應物聞言向主座看去,坐在那里的主事者姓名是周一元,方才聽項成賢介紹過的。
  周一元面上并無不悅之色,答道:“如今鄉試在即,省內高才云集。今夜只是召集眾位新老朋友會面閑談,叫吾輩先盡一次地主之誼而已。難道你這潑貨不曉得后日西湖雅集才是正題么?”
  先前那人又哄鬧道:“即便如此,周兄今夜也要拿出幾分誠意才是!”
  周一元拍案道:“說不過你這潑貨,我便打發人去請鳳蕭姑娘來!”
  屋中幾人一起叫好。傅繼儒轉過頭,對方應物笑道:“方朋友或許有所不知,鳳蕭姑娘是今年的本城花魁,今夜你或可見識見識了。”
  眾人繼續飲酒閑談,方應物也與半個主人傅繼儒交談了起來。自己能坐在這里,還是靠傅公子的引薦,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不知過了多久。門簾晃動,香風飄動,陡然閃進來一位美人,立刻將滿屋人目光吸引了過去。方應物抬頭望了幾眼,心里也不由得喝彩一句。這容貌果然是嬌艷如花。
  卻見這美人裝飾并不繁復,發髻隨意挽了幾下,松松垮垮的;簡簡單單的綠襖紅裙覆蓋在婀娜嬌軀上,也是松松垮垮的,以至于胸前露出窄窄的一絲肌膚。
  再看她的神態,十分慵懶無力,星眸半睜半開,旁邊還有個小婢女仔細扶持著。
  “這就是袁鳳蕭了。”傅繼儒對方應物與項成賢二人介紹道。
  袁鳳蕭一步三搖的走到屋中,對周一元懶洋洋的問道:“奴家今夜困乏,才睡下就接到周公子傳喚,不知周公子有何吩咐?”
  周一元指著眾人道:“有朋友嫌這里不夠熱鬧,便請鳳蕭姑娘來救場。”
  有人叫道:“周兄好大的面子,竟然說請花魁就請到了!只是此地有十幾人,鳳蕭姑娘縱然出眾,但分身乏術,一個又哪里夠得?”
  周一元笑罵幾句,“都這個時辰了,又能從哪里臨時找十幾個出色的美人來?在下就這等本事了,你若不服大可自己再去請!”
  又有人問道:“花魁一個也賽十個,但不知讓鳳蕭姑娘陪伴哪位?難道周兄要獨占不成?”
  周一元抱拳對著眾人連連討饒:“諸君不必給在下出難題了,鳳蕭姑娘該陪伴哪位,還請諸君自行角逐,在下絕不參與!我看讓鳳蕭姑娘出題并當評判,你們各自作詩,誰為最佳,今晚就是誰獨占花魁!”
  項成賢忍不住對方應物擠眉弄眼,又低聲道:“席間這么多地方的才子,方賢弟可要為我縣增光了,我看好你!”
  方應物波瀾不驚,不置可否,比試詩詞這種活動,對他而言實在沒什么挑戰性,隨便從肚子里抄襲幾首也夠用了。
  花魁聞言,輕啟丹唇道:“眼見今夜群賢盛會,便以夜宴為題。”
  周一元喊了店家,拿來紙筆分發給屋中眾人。寫好了的,便可交由他,由他當眾誦讀。以示公開。
  這種文人游戲,大家都是司空見慣的,如此便也不多說,紛紛低頭沉思推敲起來。文思快的,已經執筆開始寫了。方應物“胸有成竹”。便不急不慌,也隨手寫了一首,交給了周一元。
  卻說這周一元十分忙碌,手持文卷不停地誦讀著,“錢塘邵琛。勝友良宵列座來,高歌誰奏紫云回。銀河隱約星光閃。弦管樓頭著意催......”
  放下這個,又拿起另一個文卷,繼續讀道:“淳安方應物。河漢近瑤席,開簾空翠生。金杯搖夜影,畫燭剪春聲。一笑藏鉤戲,低回舞雪輕。歡歌雜未歇。澹月照三更。”
  讀完這首之后,周公子不知為何愣了愣,然后又繼續往下讀了。這邊傅繼儒也詫異的看了幾眼方應物,忍不住贊嘆道:“方朋友果然才華過人。”
  項成賢暗暗指了指花魁,對方應物遞了個“男人都懂”的眼色,又對方應物拱了拱手,口中做出“恭喜”的嘴型。
  漸漸地。眾人都做完了題目。周一元也一一將十幾首詩誦讀一遍后,房間里突然安靜下來了,等待著比試結果,氣氛略顯微妙。
  世人誰沒有幾分好勝心?即便是文字游戲,哪個又不希望自己勝出?更別說勝者可以博得一個“獨占花魁”的雅事。尤其是像方應物這樣從外地來的,誰又不想在省城一鳴驚人?
  周一元沒有浪費時間,問過再無遺漏后,就將詩卷全部送到袁花魁的手中,“盡都在此了,還請鳳蕭姑娘做考官評選最優者。”
  在十幾道渴望的目光中。袁鳳蕭將文卷擺在案上,優雅的抬手翻了翻,抿著紅菱小嘴沉吟片刻,最終道:“若要奴家評定......邵公子這首最佳!”
  周一元立即喝彩道:“鳳蕭姑娘慧眼識珠,在下也如此以為!”
  他又轉頭對不遠處一位不及弱冠的少年士子恭賀道:“邵賢弟今夜獨占鰲頭。此乃大吉大利的良兆也,可喜可賀!”
  席間又有幾人一起叫道:“恭喜邵賢弟今夜獨占花魁!”
  一時間屋內極其喧鬧,袁花魁也遵照約定,娉娉裊裊的走到邵琛身邊,坐下后嫣然一笑,開始為他斟酒。
  這邵公子年紀小,身量也略顯瘦弱,似乎還有幾分生澀,此時也只能連連對著眾人還禮。
  這邊廂項成賢十分意外,在他看來,方應物那首詩絕對是今夜最好的一首,怎么轉眼之間就讓這姓邵的搶了最佳?
  難道是因為方應物是自己人,便愛屋及烏產生了錯覺,還是因為自己對詩詞的品味急劇下降,脫離了大眾水準?
  一夜再無話,終到曲終人散時,人群離開了春風樓。
  明月當空,項成賢與方應物并排走在街道上。項大公子擔心方應物在最強項上輸了后,導致心里想不開,便安慰道:“今夜只是一個意外,方賢弟不必介懷,這樣的機會還多的是!”
  “什么意外,今夜這事根本不是意外。”方應物冷笑道。項成賢不傻,聽方應物如此說,心里突然也有所明悟。
  方應物繼續說:“你還看不出來么?這次雅集,就是幾個西湖詩社的本地人做了一個局!
  今晚他們故意請了那袁鳳蕭來演雙簧,故意讓那邵公子拔得頭籌,為的就是捧邵公子的名氣!
  至于我們這些外地人,都是他們拉來利用的。通過我們口口相傳,邵公子的名氣自然也就傳到省內各地了。
  你看著罷,后日西湖雅集大抵還是如此,他們這是把自己當成了紅花,把我們當成了綠葉!省城這水還真是夠深的,名韁利鎖之下,人心無處不充滿算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狀態好差,寫出東西毫無感覺,發力發布出來,靠,今晚不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