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228 他有什么好的

大概是與之前心里所想反差太大的原因,或者又想起自己拍著胸脯要“包養”方應物的承諾,項成賢已經激動的幾乎語無倫次近乎胡言亂語了。
  洪松見項成賢這樣,只能苦笑幾聲,上前把他拉開了,免得妨礙到方應物見客。
  方應物環顧四周,向王魁問道:“你怎的會在這里?這些又是怎么回事?”
  王魁答道:“王英告知了方相公你要上省城的事情后,我就遣人提前幾站打探消息,預先得知你們今日要到,便在此等候。”
  隨后王魁又邀請道:“王家宅院那邊客房都已經灑掃完畢,方相公可以直接入住。”
  方應物看得出來,王魁確實很有誠意,但仍不假思索的拒絕道:“我是讀書人,這次又是來參加秋闈,一年前已經在青云街定過屋舍,這次便不叨擾你們了。”
  王魁立刻就聽懂方應物的話外之意了。卻說這充當考場的貢院地理位置在杭州城東北部,此處又不是交通要道,又不是風景名勝區,在平常時候是杭州城里最“荒涼”的地方。
  但是每到鄉試之年,全省上萬士子及家人云集于此,此處立刻就變成了非常熱鬧的地方。而且還有大量商販從四面八方匯聚到這里,形成所謂的考市。為了討口彩,貢院附近這條街道便命名為青云街,取青云直上的美意。
  方應物先說自己讀書人,又要住青云街,這就是對王魁表明自己要混士子圈子。刷士林名聲。而王家宅院位于武林門外商業區,與圍繞科舉形成的核心地帶有點遠。不利于日常活動。
  王魁知道方應物是很有主見的人,他沒法說什么。只能唯唯諾諾。這一年時間雖然沒見到過方應物,但大生意做下來,反而對方應物更加敬畏了。
  方應物也不會完全不領情,沒必要太冷落人心。又指著轎夫、挑夫說:“不過還是要多謝王朝奉了,這些人力正好用得上,將我們送到青云街就是。”
  隨后,方應物便與洪松、項成賢二人從鳳山門進了城,又沿街向北,來到青云街這里。
  方應物是一年多前在杭州時租下的寓所。洪、項兩人則是年初時打發家人來租的。
  兩處寓所并不在一處,所幸都在青云街一帶,相去不算太遠。三人互相交換了地址后,便暫時告別。
  方應物所租的地方是一大戶人家的側院,三間房屋獨門獨院,不必與別人擠在一處,顯得十分清靜。這在寸土寸金的青云街是十分難得的,所幸方應物下手早,當然租金也是不菲。
  方大秀才攜蘭姐兒來到所租的住處。便見里外干干凈凈,十分滿意。打前站的王英早已等候多時,上前稟報道:“各間房屋都已打掃過,秋哥兒直接住進就是。若需添置什么,我再去買。”
  方應物點點頭道:“甚好,得了空時。你去街上考市轉轉,瞧瞧有什么需要準備的。”又打發王英向主人家打過招呼后。當夜便正式住下了。
  說起這三年一度的鄉試,不僅僅是科舉盛事。更是人文盛會。數千士子匯聚一地,在交通不便利的當代,殊為難得。
  而且以當今的條件,一般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做到一夜之間名聞全國,甚至全省也不可能。但也有特殊時候,比如在眼下這杭州城,只要成名基本上也就可以視為全省皆知了,因為這里聚集了從全省各府州縣來的精英讀書人。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對讀書人而言,即便不能在鄉試中僥幸成為那三十分之一,但多闖出點名氣,多結交些人脈,也能為將來的前途和謀生增添幾分助力。
  比如尋一份優厚的坐館,又比如尋一份幕僚職事,最起碼名氣大了潤筆費也會增加。畢竟生員不是舉人,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在讀書之外還是需要重重考慮謀生問題的。
  至于方應物方秀才,目前當然不必為謀生發愁,他的秉性也不奢侈,正是精神追求優先于物質追求的高尚人。
  他首先欠缺的是士林名聲,說來也奇葩,方應物混到如今,事業嚴重偏于上層路線,根基卻是不穩。有點名顯于廟堂而默默于野的意思,士林名聲方面還僅限于縣內,然后就是蘇州城內,除此之外幾乎就沒什么名望了。
  其次欠缺的是人脈布局,光有爹有師傅是不夠的,他還沒有同鄉,沒有同年若將來大旗一揮,他的浙黨又在哪里?
  而鄉試對方應物而言不僅僅是科舉,也是一個舞臺。所以他拒絕了更舒適安排,所以他執意要擠在青云街居住。
  第二日,安頓下來的方應物出了門,按著地址去尋兩位好友,如果兩位好友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他作為“土豪”自然要伸出援手。
  可是拜訪落了空,項成賢和洪松也都出了門,各自去拜訪親朋故舊了。作為大家族出來的人,他們與方應物這種逍遙客不同。
  方應物只得出門上街閑逛,到了傍晚時分,又去找兩位好友。這時候洪松仍然不在,但項成賢已經回來了。
  見到方應物,項成賢有些興奮,“今晚有場集會,在本街上的春風樓,是鼎鼎有名的西湖詩社舉辦的,我正要遣人去喊方賢弟一起去!”
  不怕有名,就怕無名,方應物笑道:“西湖詩社很有名氣?”
  項成賢介紹道:“在杭州城里,他們敢以西湖冠名,當然名氣大了,算是省城數一數二的文社。他們這次是要擺出地主之誼的排場,邀請省內其他地方士子做一場雅集,也是共襄盛舉的意思。”
  方應物又疑惑的問道:“這樣的雅集,誰不想參加?那豈不要擠破門檻么?”
  項成賢得意道:“當然不是誰想去便去的,這次雅集有五個發起人,都是西湖詩社的成員,然后他們每個人自行邀請外地好友兩三人。
  而其中有個發起人與我家有世交,今日去拜訪他時,他順便就邀請了我。而我想起你和洪兄,便又索要了多余名額,可惜洪兄今夜做不開,那只有你與我一起去了。”
  “善!”方應物拍了拍扇子,感到真是想什么來什么,牛氣沖天的說笑道:“那豈不是你我兄弟大顯身手的時刻!”
  項成賢聞言大笑,“這次雅集重點是后日坐畫舫游西湖,今晚只不過是彼此見見面,暖暖場。方賢弟你在淳安藏拙多時,但到了省城,寶劍總該出匣了罷!”
  方應物難得訕訕一次,自己這心思連項成賢都看出來了。
  在淳安縣,他也就剛穿越急需出人頭地的時候,抄襲了不少詩詞發表,在縣里打出了些名氣。但自從中了秀才,父親又飛黃騰達后,他便消停了,很少再有詩詞問世。
  因為他內心覺得不值得了,沒有必要繼續在淳安縣揮霍存貨,還是留待以后比較好。沒想到看在別人眼里,這是故意藏拙。未完待續……
  ps:閉關出來了,一看月票榜又坑爹了,明天開始發力追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