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227 不是意氣

方應物見完大宗師,沒有在府城繼續逗留,與喜不自勝、對未來束脩充滿期待的王塾師回到了花溪。這回怎么也能值個年薪二十兩了罷?
  這次嚴州府院試沒有什么太引人注意的消息,但院試結束之后,被錄取的朱瑞強進了府學,卻因為“狂悖無禮”直接從附學生員被降成了青衣,并發送到社學去讀書。
  這比“留校察看”還嚴重的處罰,再進一步就是徹底革除秀才功名了。一下子引得議論紛紛,不明所以。
  朱家也是當地大戶,四方打聽之下,才知道隱隱約約與考前與淳安縣童生的沖突有關。當中有個叫方應物的放過“奪你功名”的狠話,八成就是他下的手。
  知道碰了硬茬子,朱家四處拜托門路人情,居然通過汪知縣寫信引薦,跑到花溪去找方應物了。
  面對從鄰縣趕到的朱公子的父親,方應物語重心長的敦敦教導道:“年輕氣盛雖然也是常見,但不可驕狂輕浮、目中無人,亦不可目無尊長、欺辱前輩!至于言而無信,更不當是君子所為!”
  “是,是。”朱老爹唯唯諾諾,認真聆聽方相公的教誨。
  朱公子吃了這一番教訓,知道了天高地厚世道險惡,脾氣倒是收斂許多,也算因禍得福了。
  卻說方應物繼續閉門讀書。山中無歲月,一晃又是兩個月時間,已經到五月份了。
  這日,方應物正在后山木亭中讀書時。忽然看到有個鄉親帶著位陌生人走進樹林中。
  “方相公,小的乃錦溪洪家人。奉我家松大爺之命前來傳話。說是臨近鄉試,方相公可否準備妥當?該要約定好時間,連同項家公子一起出發。”
  方應物合起書本,感嘆一聲時間過得真是快,不知不覺距離鄉試只有三個月了。
  這種時候,有錢人家的士子便會紛紛出發提前去省城,提前半年去的都有。但家境貧寒的,只能晚一些再去。畢竟在杭州府多住一天就多花一天的錢。
  而且每每臨近鄉試,省城便會物價騰漲,想在省城住上幾個月,花銷何止數十兩,相當于普通人家數年收入,一般人又哪里承擔得起?
  方應物拿定主意后,便對前來傳話的洪家仆役道:“若是無礙。便洪兄約定三日后出發!”
  送走了洪家仆役,方應物便回到宅中,吩咐王蘭開始準備自己的行李。
  隨后蘭姐兒默不作聲,方應物調笑道:“怎么?沒話說么?上次去縣城歲試時,你可是一定要跟著的。”
  王蘭很違心的說:“奴家豈能不明事理?鄉試何等重要,幾十個里才取中一個。夫君去省城自當專心致志,不可為奴家分心。”
  方應物又調戲道:“若為夫中了舉,那是會直接去京城的,到時候又不知道要分別多久了。你不惦記么?”
  王蘭神色一黯,“奴家就在這里守著。”方應物摸了一把蘭姐兒。“不與你說笑,還是一起去省城罷。那邊有地方住。”
  到了次日,方應物又看到一張幽怨的臉,王蘭的哥哥王英也尋上了門。
  兩年前,方應物第一次出遠門,王英也是隨從,可是才到了常州府,就和蘭姐兒一起被打發了回來。
  但王大舅哥畢竟開了眼界,見了世面,心也野了。這次聽說方應物又要遠行,便又毛遂自薦要當隨從。
  有自家人肯跟隨賣力氣,方應物當然沒意見,出門在外身邊有個隨從,很多地方就便利的多。答應了王英后,就讓他先行出發去打前站了。
  萬事俱備,三日后方應物便告別了族親,踏上前往省城的道路。
  他與洪松、項成賢約定的匯合地點并不在縣城,而是縣里三大碼頭之一的港口渡碼頭,到了岸邊時,發現洪項二人都已經在了。
  而河里停靠著一艘巨舟靜靜等候,大概就是兩家搞來的出行工具。船體寬闊自然也舒適,他方應物倒是能沾光了。
  方應物上前見個禮道:“兩位兄長多日不見,今番小弟我來遲了,有勞久候!”
  洪松還禮道:“無妨,時間還早。”項成賢則望了望方應物身后,“方賢弟只帶了一個人么上路么?”
  方應物也注意到,這兩位公子身后都各有書童、隨從三四人,不愧是大戶公子出行,身旁斷斷少不了人使喚的。在看看自己身邊,只有一個小妾抱著包裹低眉順眼的跟隨。
  不等多想什么,卻見項成賢瞅了幾眼蘭姐兒,嘖嘖稱羨道:“我們這幾個也比不過你這一個啊,你以為我不想效仿你么?
  只是家中老人太古板,管教十分嚴厲,唯恐吾輩此去耽于女色,連個最丑的婢女都不讓帶。相比之下,還是方賢弟攜美出行,瀟灑自在!”
  洪松心有戚戚的點點頭,隨即正色拍了拍項成賢:“上船!不要說胡話了。”
  一干人便登船出發,船只緩緩駛離岸邊,沿著青江水下行。兩岸山水風景雖好,奈何都是看慣的,以三人的關系,自然也不用搞什么詩興大發、以文會友的調調。但多日不見后再次聚首,談興倒是很濃。
  項成賢忽然開口道:“方賢弟!我有幾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方應物不知道項大公子忽然如此是想說什么,也只能說:“但講無妨。”
  項成賢沉吟片刻才道:“此次提前三月前往省城,衣食住行、四處交游花費不菲。方賢弟只帶了一人同行,想來也是囊中羞澀。若需用錢時候,還望方賢弟不要與我們見外,我們自當周全。”
  洪松擔心方應物傷了自尊,對項成賢道:“省城里中丞老大人乃是方賢弟之新外祖,你又何須多慮?”
  項成賢反駁道:“那個天下掉下來的后母外祖對方賢弟而言,論起關系親近,還不如與我們這樣的兄弟之義罷。
  名為外祖外孫,其實沒有半點血緣關系,與其讓方賢弟去那邊低聲下氣的寄人籬下,受嗟來之食,還不如由我們來幫襯。
  更何況王公秉性剛肅,眼下這個時候不避嫌么?又何況王公為官清廉,能幫得方賢弟多少花銷?”
  說罷項大公子又轉過頭,非常誠懇的對方應物道:“這不是為兄施舍,也不是為兄看不起方賢弟高義。
  只是出門在外,一文錢難倒英雄漢的事情極其常有,方賢弟切莫為了錢財小事委屈自己,圖惹別人輕視笑話,叫我們心里也不是滋味。而且是我們邀請方賢弟提前三月一起去的,不能叫方應物打腫臉充胖子,理當有所幫襯。”
  洪松便不說話了,此刻他也覺得有道理。
  方應物當然不會傷自尊,那是弱者的行為。他只是微微驚訝,這項成賢平時看起來略跳脫,此時倒是真有心了......這便是古人的仗義疏財之風罷。
  想了想,抱拳致謝道:“項兄的好意心領了,有你們兩位土豪幫襯,想必小弟手頭也能寬松一二。”
  項成賢與洪松相視而笑,不再說起錢財這些庸俗的東西。這方應物口頭上果然清高不輸人,還給他們兩人扣上土豪這個聽起來似乎很諷刺的詞,不過只要他不見外就好。
  這段旅途不算太長,數日后便抵達杭州城南邊鳳山門外的水碼頭。方應物和洪、項二人一起憑欄而望,卻見得水中舟船密集如蟻、岸上人流揮袖如云,不愧是江南有數的大都會。
  洪松皺眉道:“巨舟進城出入不便,我們還是在此下船,自陸路入城反而輕省。”
  船只找了一處空處停靠,船夫又搭上了踏板,請眾人上岸。
  在船上時間久了,身子未免疲乏,洪、項兩人迫不及待的下了船,在岸邊活動腿腳。方應物因為要扶持蘭姐兒,在后面慢了一步。
  項成賢不忘對自家仆役吩咐道:“去雇幾頂轎子來!”話音剛落,便有一陣嗩吶聲響起,距離還很近,吵得耳朵里極其不得安寧。
  項成賢十分不滿的扭頭望去,卻見不知從哪里冒出一伙人,湊近了他們身邊。這幫人看架勢和衣服款式明明是仆役,但卻個個衣料光鮮非絲即綢,甚是奢華怪異。
  哪來的暴發戶?項成賢忍不住嘀咕幾句,連一干下人都發絲綢制服,這也太他娘的腐敗了!
  那群人當中還有個管事模樣的中年人,沖著三人一路小跑過來。項成賢正要開口問話,但這管事直接掠過洪松和項成賢身邊,完全忽視掉了兩位公子。
  最終中年管事卻朝著看起來更簡樸的方應物奔過去,遠遠的便拱手道:“方相公別來無恙?”
  方應物抬頭一看,頗為意外,“王朝奉怎得在此?”來者不是王魁王朝奉又是誰?方應物確實沒有想到。
  然后只見十幾名絲帽緞服的仆役排成筆直兩列,跟隨在王朝奉身后,整齊劃一的對方應物抱拳彎腰行禮,口中一起叫道:“見過方相公!”
  這群暴發戶居然是來迎接方應物的?項成賢睜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隨即指著方應物驚聲道:“原來你才是真土豪!還是省城的大土豪!小的有眼不識金鑲玉,冒犯了方土豪,罪過罪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日子沒法過了,藥不能停啊!剛停了一下,后面立刻又有人爆了我!現在連分類前五都不保了,求諸君援手!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