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221 寶劍總該出匣了罷


  ..co
  方應物從臨時察院里“補考”完畢,出來后很為前幾天的煎熬哭笑不得,簡直就是自己嚇唬自己啊。
  但肯定不是沈巡按胡言亂語說的自卑癥狀,莫非是因為自己當時壓力太大,心理太虛,所以導致了輕微受迫害妄想癥?
  心性還需要修煉吶,方應物唏噓不已。出了大門沒走幾步,他便被一名中年人攔住了,并恭恭敬敬的向他行禮道:“方相公,這邊說話。”
  方應物仔細打量過,確定自己不認識對方,疑惑的問道:“你是何人?”這中年人答道:“小的是縣衙差役,只不過未曾穿的公服。”
  方應物恍然大悟,對方原來是知縣安排在巡按駐地附近的“便衣”,詳細的就不必贅述了,心知肚明即可。便又問道:“有何貴干?”
  那便裝差役答道:“縣尊大老爺請方相公去說話。”
  方應物啞然失笑,自己沉迷于自己的心事,倒是忽略了這些。縣衙在這周邊不知布置了幾個扮作常服的差役,只怕剛才他前腳剛進了臨時察院,后面就有人迅速向汪知縣去稟報了。
  巡按御史權限大,避嫌規矩也大,可謂是內外隔絕森嚴,基本不接受拜訪,知縣也就迎接那天見過沈巡按一面而已。這種狀況下,誰能見到沈巡按,必然就是有,而汪知縣必然就關注誰。
  汪知縣請方應物過去,當然不會有第二種意思,無非是請托人情,在考察文書上刷幾句好評而已。
  所以縣尊大人看到方應物,話沒有多說幾句,只是一臉“你肯定和巡按有奸情”的神色。
  方應物也只得答應道:“待到為巡按送行時。我見了他再幫著老父臺說幾句人情話。”
  又辭別了汪知縣,方應物這才順順當當的回到宅中。這夜他有點小失眠,不停地琢磨著劉吉傳來的那些話。
  這劉棉花翻來覆去,沒有一句確定性的話,卻挑逗的他蠢蠢欲動、心火高漲。難道讓沈巡按千里迢迢、假公濟私的給自己傳口信,就是放幾句空炮?
  有一點很明顯,那劉大學士覺得自己潛力無窮也好,亦或覺得自己人中龍鳳也好,看樣子想拉攏自己。或者叫栽培。
  但總要賣點人情出來罷?可是和沈巡按談了半天,沒見到半句人情,只聽到畫大餅了。
  按說以劉棉花的精細不可能犯這種錯誤,問題出在哪里?方應物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劉閣老特意單獨強調一句“鄉試很難。自己要努力”,這其中仿佛頗可玩味。
  首先,為什么不提會試只特別強調鄉試難?就算鄉試取中,但若會試不中一樣沒有任何用處。莫非劉棉花的潛臺詞就是,會試比鄉試簡單?
  更深一層的潛臺詞就是,如果自己能通過鄉試考驗,到了京城會試時。劉棉花將會出手相助,所以會試才能變得簡單?
  大明科舉要說公平也確實算得上公平,也說嚴厲也確實稱得上嚴厲,寒門子弟真能靠著科舉走出上升道路。但同樣也不可避免有各種貓膩存在。
  比如說,一個宰輔大學士如果下定了決心,那真有一定能力影響到理論上是過程全密封的會試。
  當然,如果自己過不了鄉試這一關。也就沒有然后了,劉大學士還是沒有什么損失。
  想到這里。方應物嘖嘖稱贊。劉棉花這個人情賣的,真是功力深厚、妙到毫巔......
  再細想,這句對鄉試的強調,還有另一方面解讀。按照規矩,鄉試主考官由提學副使擔任,而鄉試提調官一般由巡撫或者布政使擔任。至于鄉試監臨官,則由欽差身份的巡按御史擔任。
  也就是說,沈巡按很有可能在一年后任期結束前,擔任鄉試監臨官,也就是俗稱的監考。
  這樣一來,主考是點了自己當廩生的大宗師,提調是自己的便宜外祖父,監考是算作自己人的沈巡按。自己要不做點什么,簡直對不起天意。
  盤算完畢,方應物忽然又醒悟到,劉大學士的傳話,其實是給自己指出了一條目標,以及沿著目標的道路。正所謂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如果真如自己所猜,那么在這一屆科舉中,自己的“人和”幾乎已經到了極致,何嘗不是自己的天賜良機?
  若是錯過了,下次是否還會出現這種機會,那就很難說了......在這種興奮與憂慮共存的心情中,方應物漸漸睡著了。
  次日方應物起床后,卻見項成賢堵在門口,叫道:“方賢弟!昨日出榜后,未來得及慶賀一番,今日定要尋些樂子高興高興!”
  方應物推辭道:“現在我要去縣學,等我回來再議。”
  項成賢十分怪異的看著方應物,“歲試已經結束,還如此積極地去縣學作甚?你不要如此特立獨行。”
  “去找孟教諭問問話。”方應物輕描淡寫道,此后便出了宅子,望縣學而去。
  今天的縣學中,已經不是前一段時間的縣學了。才一踏入大門內,方應物就感到似乎連縣學中的空氣都輕松了幾分。過往的生員也不復緊張,邁著慵懶的方步,徜徉在甬道上、林蔭中。
  不過這些與方應物無關,他只管朝著后面教諭公署走去,路上還順便做了一個統計調查。
  “不錯不錯!”方應物暗暗點頭,所遇到的縣學同窗中,主動對自己抱拳行禮的比例已經回升到了四分之三。與前幾天他棄考后的境遇天差地別,甚至比斗倒徐淮后的最巔峰時期還有所增長。
  殊不知方應物在同學心中的形象又多了兩個重量級詞匯,第一個是“神秘”,第二個是“深不可測”,普通秀才們確實很難理解方應物的世界。
  找到孟教諭,方應物詢問道:“從沈欽差那里聽說,是先生你主動去請求由他來主考歲試?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孟教諭很正經的撫須道:“自然是為了光大縣學教化,彰顯朝廷重視......”
  方應物滿臉懷疑的問:“是么?學生我還以為是為了讓我過不了歲試。”
  怕什么來什么,孟教諭最擔心的就是方應物疑神疑鬼,冒出這種想法。孟教諭不禁有點心慌,“絕非如此!你怎么會如此想?”
  “你說不是就不是罷。”方應物很無所謂的說,忽然話頭一轉:“學生告一年假,還請先生準了。”
  孟教諭連忙同意了,分文不取。這次不會像方應物去年申請游學那次,鬧出“三分只有三分”這種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