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217 院試賭約


  流言愈傳愈烈,最新版本是商相公的好學生方應物得罪了首輔萬安,但萬首輔遠在京城有些鞭長莫及,所以又遣了這巡按御史前來淳安報復方應物。www.booksrc.net訪問78小說網下載TXT小說
  最可懼的莫過于未知,情形不明時方應物不免有些惴惴。
  一方面自己給自己打氣,他身正不怕影子斜,又是主場作戰,還有巡撫當后盾,那巡按御史就是想挑他的錯處也沒那么容易;另一方面深居簡出,兩點一線,不給別人任何口實”“。
  此時令方大秀才苦惱的事情還不止這一件。有日傍晚,項家仆役突然來到外院,向方應物傳話,項大公子請方應物進內院一同用膳。
  方應物與項成賢的關系,也夠得上通家之好的標準了,請他去內院一起用膳不算奇怪。
  跟隨著仆役過去,方應物卻發現項氏娘子也在場,便見禮道:“見過嫂夫人。”至于項成賢,天天見面,就懶得見禮了。
  項氏娘子笑瞇瞇的請方應物坐下,“方兄弟今年有十八歲了罷?也該考慮人生大事,不知可有意中人否?”
  她八成是想說親方應物答道:“在下功名未就,目前科舉在即,正當奮發進取,沒有多想過成親的事情。”
  項氏娘子進一步試探道:“妾身母家有位未出閣表妹欲尋覓佳婿,托妾身探探口風,不知方兄弟有意否?”
  又介紹起情況:“妾身這表妹有叔父在朝中做官,與你算得上門當戶對。秉性知書達理、賢良淑德、心靈手巧、儉省謙和,實乃正房的上佳人選。”
  方應物知道。項氏娘子出身縣北何家,那也是本縣歷史悠久的名門之一。但
  他露出幾分婉拒意思,“不過常言道父母之命。如今家父不在身邊,不知其意下如何,故而還是容后再議。”
  項氏娘子便道:“若是有心,這些都不是問題,你多想想。”
  方應物回到自己院中,小妾王蘭迎出來,手持一封信,對夫君道:“方才商相公打發了人來送信。”
  方應物接過信件,果然是商相公的手筆。主要內容只有一句話:“聞縣北文昌何氏有意與汝結親,汝自思量之。”
  方應物暗暗想道,這何家真沒少用力氣,連商相公的人情都搬了出來。
  雖然商相公并沒有要求他一定答應或者不答應,也不算是出面保媒,可是從信中口氣能看出,商相公還是很樂見其成的,不然連這封信都不會寫。
  次日去縣學路上,項成賢悄聲問道:“你我之間沒什么不可說的。你究竟意下如何?”
  “不想。”方應物回答的言簡意賅。
  項成賢沒想到方應物如此干脆利落,忍不住追問道:“為什么?我家娘子說了,這表妹知書達理、賢良淑德、心靈手巧、儉省謙和,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而且她們何家也是縣中名門。今年有人剛入朝當了正四品少卿,很有幾分前途。所以這位何小姐并不辱沒你的身份。”
  方應物嘆道:“正因為知書達理、賢良淑德、心靈手巧、儉省謙和,我才不想啊。”
  項成賢忍不住吐槽道:“請說人話。”
  方應物便解釋一番。“嫂夫人說了知書達理、賢良淑德、心靈手巧、儉省謙和,卻沒有半個字涉及容貌德容言工這四項里。為什么單單省去容不說?
  我想來想去,只怕是嫂夫人無法背著良心褒美這位小姐的容貌。所以她只能裝糊涂不提這茬。由此可想而知,我能答應么!”
  “這”項成賢為方應物的精細半晌無語,然后才道:“娶妻娶賢,君子豈可以貌取人?而且先不要說笑,我看你的原因不止于此。”
  “哦?你說我還有什么原因?”方應物反問道。
  項成賢咳嗽一聲,“你這個人,心氣很高,我知道你想試試看自己將來有多大成就,然后再找一個不辱沒自己功業的良配,因而你不想過早受到婚姻約束,免得成了拖后腿的。
  這個想法也不能說錯,但是你想過沒有?你的故里在淳安縣,你終是要葉落歸根的。你若納了外地女子為正房,那么她在淳安本地有何影響力?不覺得這會叫方家勢孤力單么?
  所以在我看來,你和淳安本地望族聯姻,以姻親為紐帶互相扶持,這才是你們有利于方家長久的百年之計。”
  這話貌似也有道理,方應物沉思不語。這年頭鄉土思想很重,這方面觀念完全不同于上輩子那個時代,本地人與外地人代表的意義差別很大。正常情況下婚姻都是在老家找門當戶對的本地人,而從外地過來的大都是贅婿、流民。
  忽然方應物微微一笑,對項公子道:“這話誰教你說的?你沒這個細密心思。”
  項成賢擦擦汗,愕然的答道:“這你都看得出來?是賤內不管是誰說的,你現在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可以先談談。”方應物不禁嘆口氣,從商相公到項公子,如此多人情擺在眼前,這就是無形的壓力。態度不便太過于生分和強硬,且走一步看一步罷。
  他想了想又道:“若談過后,各方都合意了,再正式找媒證,并寫信給家父也不遲。之前一切不做準話,成與不成的以免今后兩邊尷尬。”
  項成賢由衷的為方應物態度松動而感到高興,這事要成了,那他也與方應物沾親了,算是表姐妹的連襟,關系更進一層。
  但到了第二日,項成賢又苦著一張臉出現在方應物面前,“何家那邊說不談了。”
  方應物沒來由的松口氣,這可誰也不得罪的皆大歡喜了。但他臉色卻不悅道:“這是什么意思?何家與你們聯手戲耍我么?”
  項成賢也很惱怒,“我也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只是突然得到口信!我現在就親自去何家問個明白,討個公道!”
  方應物攔住他勸道:“算了,這事怎么討公道?”
  在縣學中,頓時流言版本迅速更新了方同學被縣北文昌何家退婚了,更說明他如今處境不好!那何家是有人在朝中做官的,自然消息靈通,若不是斷定方應物要倒霉,就不會做出這種舉動!方同學不愧是主角啊,連退婚這種戲碼都能遇上。
  方應物頭一次發現,縣學生員號稱士子,但也是吃五谷雜糧的,八卦起來的鄙俗程度和山野村夫沒有任何區別,這都叫什么事!(未完待續……)
  ps:月票,月票,還是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