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215 方秀才居鄉傳說

這日中午時分,方應物沒有出去胡吃海喝,而是與洪松、項成賢、劉衍道等人在縣學膳堂中用膳,書面詞曰會饌。
  “你們聽說了么?那徐淮告了病假,回家修養去也。”項成賢笑道:“我剛才去先生房中辦事,偶然聽到的,難怪他這幾日始終未曾露面,原來是暫時走人了。”
  洪松老成持重的議論道:“徐前輩連連大失顏面,鬧了笑話,一時想不開也是人之常情。”
  方應物則有些驚訝,“他這就回家去了?竟然連今年歲試也不管不顧了么?”
  項成賢嗤聲道:“他不是不管不顧,而是對歲試失去了信心,所以這次就不愿參加,干脆告病不出挨過去。”
  這就沒了信心?心性還算堅毅的方應物表示很費解,徐老學霸這心理素質也太差了。
  項成賢繼續解釋道:“想獲得鄉試解額,要么是廩生并在歲試中不低于三等,要么考中前十位。那徐淮本來有心思圖謀你的廩生位置,可是被你連番打擊,現在哪還有這個氣勢?
  既然不是廩生,所以必須考到前十才能獲得全省鄉試解額。但有你在旁邊虎視眈眈,他自己才華又是普通人,更沒有信心拿到前十。
  最擔憂的是,說不定你還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招數,直接將他打成六等,連功名都保不住。所以徐前輩干脆告個病假,不參加本次歲試了,兵法上這叫做避敵鋒芒。”
  方應物無語。項老兄這分析也太夸張了......自家事自己知,這次歲試他能過關就不錯了。哪還能分心去管別人?更別說把別人打壓到降級,簡直就是癡人囈語。
  方應物便嘆道:“此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那種人嗎?”眾人笑而不語,埋頭吃飯,很是遵循食不言寢不語的君子風范。
  偶然瞥見有人從膳堂門口進門,正對著門口的方應物無意識的多看他了幾眼。
  然而卻見此人轉身朝著這邊走過來,然后對方應物恭恭敬敬的施禮道:“不知方同學有何見教,在下洗耳聆聽。”
  才多看了此人幾眼。他就低眉順眼的跑過來請指教?這是什么節奏?方應物愣了愣,“哦,沒事。”
  “那在下先行告辭。”這人再施了一禮,又恭恭敬敬的離開了。方應物目他離去,真心覺得很蛋疼。
  洪松打趣道:“前幾天你總是憂心忡忡的沒有信心,現在你有沒有這種感覺——就算你在考試中,故意將文章寫差點。縣學里誰還敢把你議論到四等以下么?”
  項成賢接口道:“不止如此。這次方賢弟用縣尊如臂指使,只怕會將孟先生嚇住了罷?那孟先生還敢在歲試中與方賢弟魚死網破嗎?”
  瞧著眼前幾人一起低聲哄笑起來,方應物哭笑不得。
  如今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幾個生員連縣學教官先生都敢調笑幾句,放在幾十年前綱紀嚴肅的時候簡直不可想象。
  但方應物又恍惚想道,這就是學霸的好處?當真是不為學霸枉少年啊。原來覺得區區一個縣學,還爭什么學霸很無聊,如此看來也是有趣的。
  卻說夏去秋來,光陰似箭,時間一晃已經進入八月。再過一個月,就是縣學歲試的日期了。
  方應物漸漸的不太擔心自己歲試。確實正如友人們所說,除了別有所圖的徐淮之外,誰會蠢到不惜撕破臉也要把他定成四等?
  期間將小妾王蘭接到了縣城,合住在項宅外院。白天在縣學讀讀書,晚上床頭床尾的娛樂,除此之外生活中就沒什么可說的了。日子悠閑而平靜,一如普通讀書人的生活。
  又到了八月下旬時,中秋佳節剛過,方應物在縣學聽完講,便與項成賢、洪松一起離開。
  三人正商議晚上出去打牙祭,忽然有縣衙衙役等候在縣學門外,上前對方應物道:“方相公,縣尊大老爺有請!”
  方應物只得與好友作別,隨著衙役去了縣衙。又到了后堂,拜見過汪知縣,便聽汪知縣說:“今日收到行文,浙江巡按御史將按臨本縣。”
  巡按御史要光臨?方應物同情的看了一眼汪知縣,只怕這位縣尊的日子不好過嘍。
  若要評選大明朝最苦逼的七品官,知縣絕對是熱門選擇之一。別的不說,只說這頭頂上的婆婆數目,天下七品中無出知縣之右者。
  府衙、分守道、分巡道、按察使司、布政使司、巡撫,哪個不是知縣的上司?知縣又敢慢待哪個?隨便一個都能壓住最底層的親民官。
  當然,上面這幾個婆婆雖然都能管到知縣,但是根據國朝體制,從知府到巡撫,不會輕易下到縣里的。因而對知縣而言,這些婆婆勉強也稱得上眼不見心不煩。
  不過除此之外,卻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上司,不但會親自下到縣里,而且還會事無巨細的察看一切縣政事務,包括刑名、錢糧、倉庫、民風、學校等等。
  對官場所有了解的都知道,讓地方官最頭疼的上司就是這種。畢竟政務繁雜,哪個地方官也不敢說自己任何毛病都沒有。
  這種最令地方官頭疼的上司,就是汪知縣剛才提到的巡按御史。
  巡按御史雖然僅僅是七品,和知縣一樣,但卻是朝廷派出的欽差身份。這個職務是從監察御史中選出最優秀人選來擔當,職責就是以代天巡狩的名義,巡察各地方,一應政務無所不包。而且巡按御史是完全獨立于地方官府的,不受任何地方衙門管轄。
  巡按御史的權力極大,大事上奏、小事立裁,所到之處堪稱見官大一級,是大明官制中以小制大思想的體現,戲曲中常見的尚方寶劍八府巡按就是巡按御史的藝術化形象。
  從另一方面說起巡按御史的存在意義,大概就是朝廷用獨立特派員制衡地方的方面大員、封疆大吏,免得尾大不掉。
  方應物心里明白,汪知縣對提到巡按御史,必然不是無的放矢,肯定有求于自己了。否則巡按御史再厲害,也是來考察官府衙門的,和他一個秀才有什么關系?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屢屢受過幫助的方應物從道義上斷然沒有拒絕汪知縣的理由。他便想道,既然如此,與其等汪知縣開口還不如自己主動一點。
  于是方應物行過禮后,對汪知縣說:“巡按御史按臨本縣,實在是非同小可的事情,老父臺須得仔細應付。若有用得到晚生之處,盡管吩咐就是。”
  汪知縣笑道:“本官自忖到任以來,兢兢業業,大抵問心無愧,不怕巡按御史糾察。只是按慣例,巡按御史按臨一地,必要到學校觀風。這方面事情,就要拜托賢生你多多上心了。”
  方應物恍然大悟,難怪汪知縣要找到自己。原來是要自己幫著做好縣學工作,免得巡按御史到縣學觀察時,縣學生員捅出什么簍子。
  畢竟大明號稱養士百年,在縣中生員秀才是思想最活躍,又最敢說、最能說的人群,汪知縣對學校不放心也是正常現象。確實在大明朝,秀才鬧事的現象很多很多,受到的處罰卻很輕很輕。
  “晚生曉得,老父臺但請放心。”方應物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又很關心的問道:“只是不知巡按御史何時按臨?”
  汪知縣心里對方應物的態度很滿意,此子確實是一個懂事的人,也很知道分寸。他口中答道:“巡按剛上任,已經到了杭州府按規程與巡撫會面,大概再過得十來日就按臨本縣了。”
  新巡按?而且又是個一上任就先跑到淳安縣的新任官員?方應物立刻覺察到其中關鍵之處,頗可玩味吶。
  為什么說“又”?他記起來上一個這樣干的是本省提學官李士實,也是剛到任就紆尊降貴的跑到淳安縣來。
  李士實這樣做,新任巡按御史也這樣做......淳安這個人口稀少、錢糧不豐的浙西偏僻山區小縣什么時候成了香餑餑,導致各種朝廷差遣官員一個接一個的往這里跑?
  方應物知道,前次按臨淳安縣的李士實大宗師目的就是奉了萬安萬首輔的命令,跑來觀察商相公動向的。以此類推,莫非新巡按也是如此?方應物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前幾個月,浙江省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大動蕩,所以引起萬安關注和警惕,又派個人來察看情況,似乎也是應有之義。
  大概情況就是如此了!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估計以后還會有類似情況的。只要商相公還身體健康,萬安萬首輔就不會掉以輕心。
  不過方應物也清楚,就憑提學官、巡按御史這些,還動不了商相公,而且彼輩也沒必要冒著天下之大不諱去動前首輔。
  他們能做的也就是察看狀況并暗中匯報而已,說白了就是一種變相監視,不大可能會有實際性動作。
  故而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沒什么好擔心的,即便商相公那邊什么也不做也沒關系。常言道強龍不壓地頭蛇,總是有它的道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本想再憋到晚上再來個三章一起發,但月票增長減緩,還是忍不住先發一章刷刷存在感,與前面相距甚遠,痛求月票拉近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