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212 智商不夠用了

方應物原本沒有想太多,但這回仔細了解各種內幕后。想想孟教諭對自己的態度,又想想徐淮徐學霸對自己的敵視以及對廩生名額的覬覦,忽然心里又不穩當了。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心虛的表現,如果他方大秀才確實文章出眾,當然不會去擔心自己名列四等以后。但問題在于事實并不是這樣,他能照著格式編八股文,但寫出來后能不能獲得認可卻實在沒把握。
  方應物有心開口說明處境,卻聽項成賢帶著酒意道:“你這人,就是心思太多,想得太多,擔心也太多!毫無必要,以你這才華,區區一個縣學歲試而已,怎么可能淪落到四等!”
  “老兄言過了,在下哪有什么才華。”方應物難得謙虛一次道。
  “說笑,真是說笑。”項成賢大笑道:“你是方解元的兒子,老子英雄兒好漢!何況我也親眼見的你文采風流、博學多才,連詩詞都有如此出色的氣象,怎么可能寫不好最簡單的八股文章!”
  面對項大公子的吹捧,方應物無語凝噎。抄襲詩詞和裝名士才子的后遺癥出來了......
  在別人眼里,方應物身為堂堂一省解元的兒子,優良血統在這里擺著,平常吟詩作詞信手拈來,在縣試、府試、院試成績都很出色,還能被大宗師直接點成廩膳生員,足以說明才華。
  有這樣的能力,寫套路化八股文自然不會太差。起碼是中上等,就看認真不認真了。怎么也不至于落到下等去,卻不知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這是捧殺!方應物揉了揉額頭,“你有所不知......”
  另一邊洪松卻痛心疾首的打斷了方應物的解釋:“人果然不可狂傲,但也不可自輕自賤,不卑不亢才是正道。你好歹是縣試案首,府試、院試皆名列前茅,難道區區一個歲試也讓你如此沒自信,以至于擔憂自己名列四等以下?你也太懦弱了!”
  那幾次考試的時候。上頭有人吶......方應物默默想道,無言以對。
  小伙伴們如此看得起他,叫他實在不好意思開口了,內心不禁淚流滿面,有種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錯覺。不過叫方應物再做一次選擇,他肯定還是會選擇這條道路。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與洪松、項成賢吃到酒足飯飽時,眼看外面天色要黑,便由方應物會了賬,三人起身一起離開。
  方應物隨著項成賢來到項家宅子,重新住進了外院。縣城就這么巴掌大的地方,合適的住處不好找。方應物決定暫時棲身于項成賢這里了。
  以后就看個人發展情況再定,如果科舉不順,可能長期居住在縣城時,再尋覓購買房舍也不遲。
  有了住處,然后方應物又托項家仆役前往花溪送信。叫族長方逢時派幾個人護送蘭姐兒到縣城來團圓。
  安頓期間,方應物幾次欲言又止。他想對洪、項二人求助,但始終沒有說出口。
  他實在不曉得這話怎么說,難道告訴兩位好友,他方應物其實沒有那么好,八股文水平其實很“一般般”?
  還是拉不下這個臉面啊!最終方應物只能獨自仰天長嘆,他果然如同項公子所言,是個要面子的人。
  打鐵還需自身硬,他在這方面自身實在不硬,那就只好另想它法了。若是鄉試會試那種幾千人糊名的大考試,混雜在里面還可以不為人注目。
  但縣學不過百八十人,試卷好像也要公開點評,所以歲試容易被有心人戳出來。目前兩個最大的隱患就是孟教諭和徐淮,一個是教官,一個是仇家......有什么辦法能解決?
  此外方應物又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歲試這一關過去后,還是趕緊去商相公那里閉讀書罷。即便再被題海戰術搞得欲仙欲死,也強似在縣學和大家廝混。
  和同學們在一起時間太長,未見得是好事情,常言道,距離產生美。至于商相公那邊,死豬不怕開水燙,反正商相公早對他的文章了然于心了。
  到了次日,方應物與項成賢早早的一齊出門,招呼了洪松后,三人同往縣學而去。進了縣學門內,項、洪二人去找教官報到,而方應物獨自先去了明倫堂。
  還沒上月臺,方應物就遇見了劉衍道同學,只見劉同學對他行個禮,請他到旁邊說話。
  肯定還是為了請自己幫助他選為國子監貢生的事情罷,方應物心里猜道。果不其然,劉衍道問:“方同學昨日思量如何?可有了決斷?”
  方應物昨日只顧得琢磨自己怎么在歲試過關,沒太多想劉衍道的請托。現在猛然一想,這算是個可幫可不幫的事情,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劉衍道看看左右無人,對方應物道:“方同學聽在下一言,你這次幫了我,也等若是幫到你自己。”
  這話有意思......方應物收起了漫不經心的心思,拱拱手問道:“敢問劉前輩,此言作何講?”
  劉衍道分析道:“那徐淮對你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別的不說,你這個廩膳生員位置其實本該是他來遞補,卻因為大宗師點了你而丟掉,他心里不記掛嗎?
  他無論從自家好處出發,還是心中的恨意,都會奪回這個廩膳生員位置。不然他的臉面往哪里放?”
  方應物曉得,劉同學這不是危言聳聽,大概十有八九是可能的,徐淮串通孟教諭主動找自己比拼文章就是個很明顯的跡象。那不僅僅是為了泄憤,肯定還存了打擊自己的心思。
  對讀書人而言,還有比功名更大的利益么?秀才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廩膳生員和其他生員相比堪稱高人一等,各方面待遇截然不同。
  劉衍道察言觀色,瞧著方應物把他的話聽進去了,心中一喜。
  他之前最擔心的,就是方應物自恃才高和有背景,目中無人剛愎自用,不聽他的警告,那就麻煩了。古往今來,大風大浪都闖過來,卻在陰溝里翻船的事情還少了?
  劉同學趕緊繼續解釋道:“他們這種學霸歸根結底也還是生員,本身無職無權,所能做的無非是利用自家聲威。
  例如鼓臊同伙制造輿論,大肆貶低你的文章和水平,迫使教官在歲試中壓制你的等次。若是真把你壓到了四等以下,那你的廩膳生員位置必然不保。”
  “那你說如何是好?”方應物淡淡道。
  終于說到這里了,劉衍道有點小激動,“不能坐以待斃,不能束手無策,不能被動應付......”
  方應物見他近乎語無倫次,暗暗搖搖頭,這位劉同學還有待磨練啊,說話沉不住氣。他來當說客,自己卻先激動起來了。
  方應物忍不住吐槽一句:“你的意思,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是極!是極!正是此理,方同學你的應對之道莫過于打擊徐淮的威信,只要徐學霸說話沒人聽,那還稱得上學霸么?
  目前縣學兩件大事就是歲貢和歲試,那徐淮自從成了年資最老的生員后,已經把持歲貢兩三年了,從中也不知賺了多少好處。
  今年若不出意外,他必然還要插手此事,這是他最大的依仗和本事。只要你能在歲貢上面贏了徐淮,那他的威信便如冰雪消融。
  而方同學你,利用歲貢打掉他的聲望后,此消彼長,你自己聲望也就上去了。人心所向,再憑借你的才華,那徐淮還能在歲試中有什么作為?誰還敢將你定成四等?”
  方應物嘆口氣,“為了贏徐淮,所以就要幫你在歲貢中被選中,成為國子監監生?”劉衍道訕訕一笑,“這是雙贏,雙贏。”
  方應物點點頭道:“雖然你的游說水平很爛,但我還是答應你。”
  終于聽到一句準話,劉衍道大喜過望,又暗示道:“多謝閣下援手,之后在下定有報答!”
  “不談那些,太俗氣。”方應物擺擺手道,一邊走一邊繼續深思熟慮。
  歲貢決定國子監貢生人選,歲試決定鄉試解額人選,都是生員的重要出路。但是對他方應物而言,只想著一條路,那就是歲試、鄉試。歲貢至少在十年內是不用考慮的,拿來做文章倒也不錯。
  若能在歲貢選舉中,嚴重打擊到視之為禁臠的徐淮,那就極大的削弱他的話語權。而其后,他若想在歲試上帶頭搗鬼就比較難了,原因很簡單,別人對他沒有信心。
  學校里都是讀書人,學校有學校的規則,讀書人有讀書人的規矩,一般不直接講拳頭大小,一切紛爭都圍繞話語權展開。
  話語權大的,就能造勢,傳出去也就是俗稱的士林公論。所謂學霸也就是話語權比較大的生員領袖而已,沒有話語權,自然什么都不是了。
  在歲貢上打擊徐淮,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圍魏救趙罷,方應物考量之后轉頭問劉衍道:“歲貢選舉的時間是什么時候?”
  “聽說是明日早上。”劉衍道答道。他對方應物還是有點信心的,此人雖然是新人,貌似勢孤力單,但卻與洪松、項成賢兩個名流關系密切。
  只要方應物能拉著那兩人一起干,足以造成不弱于徐淮的聲勢,幫他搶到歲貢名額還是有可能的。即便搶不到,他也沒什么損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