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211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對于一時說不好,或者看不清后果的事情,方應物還是很沉得住氣。他對劉衍道點點頭道:“在下知道了。”
  見他不說答應也不說不答應,劉衍道面上微微露出幾絲失望。隨即方應物又道:“具體如何,在下三思之后會盡快告知與你。”
  如此,劉衍道便只能抱拳告辭。目送劉同學離開后,半晌無言的項成賢和洪松都不能置信的盯著方應物看,
  他們很清楚,被人拜托在歲貢事務中幫忙,這是只有身為學霸才會遇到的情況,也只有學霸之流人物才能在縣學里擺得平事情。
  而那劉衍道看起來沒有失心瘋,跑過來找方應物求助,難道方應物現在就具備學霸資格了?
  項成賢很不文雅的伸出兩只手掌,晃動十根手指道:“方賢弟,你兩次進入縣學讀書的時間,能超過手指之數么?”
  方應物沒有回答這個無聊問題,只對他道:“這下,你們應該相信不是我受了欺辱,卻不好意思對你們說罷?至少目前縣學中,還沒有人欺辱的了我。”
  項大公子嘆口氣,頓時意興闌珊,感到很是無趣。他可是用了好幾年時間,才在學霸位置上具有一席之地,方應物卻只需要不到十天。
  洪松從驚愕中回過神來,拉住眼前兩人道:“不去找先生報到了,先去吃酒!”
  方應物也應聲道:“不錯,先去吃酒!”他也想抓住兩位好友仔細盤問這學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還有靠著當學霸牟利的?帝王將相史中,是不會記載這種有損讀書人門面的小事情。非得詢問當事人才知道。
  揀了一處干凈酒家,方應物和洪、項二人入內,叫了各色酒食上來。
  從前在淳安時,方應物囊中羞澀,一直是蹭兩個大戶公子的吃喝。如今方應物回鄉后,手里寬松不少,于是今次便做東道還人情。
  酒過三巡,洪松知道方應物的疑惑。便詳細解釋道:“自從太祖高皇帝以來,縣學每年可歲貢一人直接入國子監讀書,這是不同于科舉的另一條出路。也好叫科場失利、年華老大的老生員有一條出路。
  所以這歲貢名額,是按照年資排序的,每年年資最老的生員可被推舉成為貢生。當然,此人也可以不做貢生,繼續考科舉。然后便依次遞補。
  但在實際中,排在前面的老生員也可以將名額故意讓給別人,從而借此漁利。多年積習下來,此事常被縣學中生員操縱。”
  其實是被老學霸們操縱罷,果然是一門有利可圖的買賣,方應物暗暗想道。
  項成賢補充道:“那徐淮尤甚。他本身就是最老的生員之一,按年資計算排名很靠前,故而常常能倚老賣老的把持歲貢事情。”
  方應物便明白了,今天這劉衍道看起來歲數也不小,故而有放棄科舉。入貢坐監的心思也正常。
  他跑來找自己幫忙,八成因為他和徐淮不對付。所以不指望從徐淮這里搶到歲貢名額,而又瞧著自己同樣與徐淮敵對、還貌似很有實力的樣子,就想從自己這里獲得助力。
  洪松又道:“不只能操縱貢生事宜,就是歲試定等次,也是可以運作的......”
  方應物暗暗稱奇,縣學歲試不但關系到全省鄉試名額,而且還能決定生員等級升降,學霸連這個都能操縱?
  他知道,歲試成績將會定出六個等次,不同等次的生員就有不同的命運。
  成績是第一等的可以直接補廩膳生員的缺;第二等可以提一級,附學生可以補增廣生,而增廣生可補廩生;第三等則保持不變。
  但從第四等開始,就有逐漸嚴厲的處罰了,從輕微懲戒到降級,再到最嚴重的免去功名。
  而鄉試名額也是同縣學歲試有所掛鉤的,按照淳安縣的規矩,二十個廩膳生員和其他生員的歲試前十名可以參加鄉試,而且必須是歲試三等以上。
  就以他方應物為例,想參加鄉試,只要在縣學歲試中考為三等,保住廩生位置,那就獲得鄉試解額了。而其他不是廩膳生員的同學,則需要考到前十名,一般情況下非一二等不可。
  相比較而言,考到第三等很簡單,所以說方應物這種廩生很接近于是保送入場了。這就是當初為什么方應物被大宗師直接點了廩生后,令某些人眼紅的重要原因之一。
  方應物心情有些冷,“難道說,縣學里這些生員等次的事情,也全是可以讓你們這些學霸為所欲為的?”
  洪松笑了笑答道:“那倒不是,誰也沒那么大本事。水平高的靠著考試就完全可以出頭,有本事考到第一等,別人當然左右不了他的上進。
  但并非人人都是天資卓越,所以也就有了些不足為人道的事情,主要爭奪的還是廩生之外的那十個名額。”
  那還稍好,如果連最優秀的生員都沒有機會出頭,才真是令人窒息了。方應物又想起什么問道:“縣尊不管這些?”
  “縣尊大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他畢竟是外來戶,無利可圖時,真沒必要在本地人紛爭里涉入過深。而且公論出自于學校,上憲觀風時也時常到縣學談話,縣尊在這方面也有所顧忌,招來士林非議得不償失。”
  方應物嘆口氣,難怪明代越往中后期,地方上讀書人越是囂張,根子就在這里。如今算是切身體會到了,而且自己也快不由自主的變成其中一員了。
  還是不要聽評書掉淚,替古人擔憂了......方應物憂心忡忡的問道:“你們說,我有沒有可能考到第四等或者更低,從而失去廩生資格和鄉試解額?”
  項成賢很奇怪方應物如此發問,疑惑道:“這種事不會發生罷?”
  方應物再次問道:“只說有沒有可能?”
  剛才了解了情況后,方應物很替自己擔憂。本來在八股文上面,他就實在沒什么自信,但要是別人都給面子那也所謂,混一個三等過關就可以了。
  可是好像那縣學教諭不太欣賞自己,而且還有一個學霸徐淮從中搗亂,天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要知道,他的八股文真算不上出色,這是實打實的硬傷,被人拿捏了也無話可說。
  今天這場作文課,方應物就已經懷疑徐淮與教諭有所勾結了,要是到了歲試時候還有類似的事情,自己的鄉試名額就不穩了。
  項成賢很納悶方應物怎會如此多愁善感,他想了想,“可能性也是有的,但從沒見過這樣的。
  堂堂一個廩生,考到四等以后去,那得要多蠢,或者要多背運才會如此?說出去簡直就是笑話。”
  方應物冒了兩滴冷汗,自己千萬不能成為那個廩生落選鄉試解額的笑話.......
  科舉大道,果然處處是關口,難怪無數天資出色的讀書人也只能壯志難酬,悲憤的栽倒在科舉路途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