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21 引蛇出洞

方應物滿懷惆悵的離開了王家,這下可真麻煩了。與其落到那個對父親恨之入骨的白姑娘手里,還是被王小娘子逼婚比較幸福。他心情極度煩悶,哪還有心情去找王先生借書,默默的出了村地回家去。
  自己費盡心思,眼看著前途出現了一絲曙光,只要給他幾個月時間,就足以闖出一片天。難道會因為這次變故而夭折么?
  如果真有一天,白姑娘拿著到期的欠條,威逼自己賣身代父還債,自己又該如何應對?
  越想越是發愁,方應物不知不覺走到了花溪岸邊,坐在在一棵樹下,望著徜徉于山間的數丈寬溪流發起呆。
  “唉!”方應物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但與此同時,卻聽見另外一聲嘆息,幾乎與他同時。
  他從樹干后探出頭,卻發現不知何時,王先生家的蘭姐兒側著身子,坐在了不遠處的岸邊石板上。
  難怪說“要想俏,一身孝”,王蘭頭上裹起孝巾,身上披著孝服,腰間一條白絲帶長長的,一直垂到了下面溪水里。
  只見得她低頭垂淚,楚楚可憐,便如詩云梨花一枝春帶雨,叫方應物好一陣恍惚失神,忘了自己的憂愁。
  聽到響動,王蘭扭過頭來,猛然看到了方應物,不由得怔了怔,她也不曾想到這里居然還有別人。剛才方應物坐在樹干后,幾人合抱粗的樹干擋住了方應物身影,王蘭確實沒有看到他。
  “你怎么也在這里?”方應物感到很奇怪的問。放在二十一世紀,只怕要脫口而出“緣分啊”,但這是大明成化年間,緣分兩個字不能輕易對女子說。
  若是陌生男子,王蘭早就起身走人避開,但她看方應物年紀不大,又是從小認識的,還像是那個學堂里的小弟弟,倒也沒有著急躲開。
  聽到方應物問起,她幽幽細細的嘆口氣,“奴家無處可去,無意間走到了這里。”
  方應物詫異道:“從這里向南是下花溪村,是你夫家程家所在;向北是中花溪村,是你娘家所在。相距都不過幾步路而已,為何說無處可去?”
  “兩邊都不想回去。”
  “你怎會這么想?按理你該去婆家,莫非婆家容不下你?我看你今日一直很凄苦,究竟為的何事?”
  王蘭能夠感受得到方應物的關懷之意,如實道:“夫君已經死了快兩年,奴家守喪也快到了時間。這本是沒什么的,不過婆家上下卻催著奴家改嫁......”
  方應物便寬慰道:“這聽起來不錯,守節不是那么好受的,婦道人家沒必要守一輩子寡,只為博個虛名而已。難不成你打算立志守節,豎一座貞節牌坊么?”
  “秋哥兒年紀小不懂這里面的事,也不明白程家的意思。他們嫌棄奴家占著夫君的財產,他們嫌棄奴家在婆家多一張嘴,他們貪圖別人的彩禮,所以才急著叫奴家改嫁!”
  我年紀小不懂事?方應物愕然失神片刻,自從穿越以來,多聽到的是少年老成早慧之類評價,頭一次有人說他“年紀小不懂事”。
  不過蘭姐兒這么一說,方應物徹底明白了。從禮法上,丈夫死了后,名下財產是由妻子掌管的,但如果妻子改嫁,那么這些財產就要還給夫家,不能帶走。
  還有一個情況是,寡婦的主婚權,既可以歸夫家也可以歸父家,全看那邊更強勢一些。寡婦再嫁,也會得到一大筆彩禮,這對小門小戶而言也是不菲的收入了。
  所以程家才會催促守喪到期的蘭姐兒改嫁,這里面是相當有利可圖的。
  王蘭憋了很多話無處可傾訴,方應物在他眼里不過是個小弟弟,生不起提防心,忍不住竹筒倒豆子全說了出來:“婆家他們連對象都找好了,是同村同族的一個遠親。但那人品行惡劣,臭不可聞,年紀又大,打死奴家也不想嫁過去。
  可是婆家貪圖那人彩禮給的多,日日逼迫奴家,奴家在婆家苦不堪言,有時候真想投繯自盡!”
  同村同族?原來婆家找的對象是這樣的人?聽到這里,方應物若有所思,嘴上又建議道:“那你就回娘家躲著,也不失為一條路。”
  王蘭出身塾師家庭,從小耳濡目染讀過書,知道子不言父過道理,沒奈何道:“我家是什么樣,今早你也見到了。”
  “王先生欲讓你守節,你就先裝著答應,清凈幾天再說。”方應物道,如果是他,肯定就這樣很圓滑的處理了。
  “秋哥兒果然是太天真了,沒法子答應的。終身守節,這是我父兄一家子的想法,奴家一旦答應就徹底陷進去不能脫身了,難道真想讓奴家當幾十年的老寡婦么。”
  自認是摸爬滾打過老油條的方應物再次為“天真”這個詞失神片刻,他終于認識到,自己在蘭姐兒眼中是什么形象了。估計還是她出嫁之前那個鼻涕冒泡小弟弟的印象。
  不知為何,很不能忍的憤然辯解道:“我不天真,知道你父親讓你守節也是為了撈好處!”
  方應物知道,大明官方是鼓勵守節行為的,朝廷也屢屢有過誥敕,凡守節之婦人,二十年以上者皆可旌表門楣,大概相當于俗稱的立貞節牌坊。
  除了精神獎勵,更是還有物質獎勵,太祖高皇帝便有過詔令,受旌表的節婦本家,全免差役。
  也就是說,被表彰節婦的父親、兄弟、侄子可以全部免除一切徭役和相關賦稅,對于徭役很重的平民之家而言,可謂是很實惠的政策。
  方應物猜得出,以王先生那小氣性格,估計是打上了全家全免差役這個主意,畢竟蘭姐兒今年才十八九歲,完全有可能繼續活著守上二十年。而蘭姐兒的哥哥弟弟們,自然是紛紛推波助瀾,催著蘭姐兒下決心守節。
  想至此,方應物對王蘭更加同情,跟她的悲苦處境比起來,自己的愁苦太小兒科了,這年頭女子常常如同貨物,身不由己。寡婦的動向更是利益攸關,涉及到的利益方比未出閣女子更多,也被熏染成了生意啊。
  不由得嘆道:“婆家將你當一門生意,娘家也將你當一門生意,人情冷暖如此,今后你可怎么立足。”
  聞言王蘭悲從中來,又垂頭抽泣,哭訴道:“婆家要這樣,父親要那樣,他們兩邊就是互相矛盾,就算奴家認命,又該聽誰的?秋哥兒你說奴家還能如何?逼死奴家算了!”
  方應物還在想法子,下意識應聲道:“聽我的!”
  王蘭不由自主停住了哭泣,臉上有些尷尬慌張,不確定這是故意調戲還是無心之言。
  方應物回過神來,連忙扯開話題勸道:“萬萬不可有輕生之念,辦法總是會有的,至少你婆家那邊好對付得很!”
  王蘭聽見方應物口氣如此有把握,又忘了之前的尷尬,滿懷希望的抬頭看著他,“奴家都這般可憐,秋哥兒你不要騙我,不然我就真的要心死了。”
  方應物高深莫測道:“且放心,你夫家,還有那個打你主意的惡人,其實都是無知之輩,這次他們不死也要扒層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