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208 又一個

見禮完畢,方應物站在商輅身側。等問過起居和身體狀況,方應物便轉入正題,將自己這一年來的行跡有選擇的說了說。
  當方應物說起京城風云時,商相公不置可否,沒有發言。作為上一任首輔,身份擺在這里,對京城和朝廷的事情議論太多不合適,會給人輕浮和倚老賣來的印象。
  不過方應物說到榆林的經歷時,商相公點頭稱贊道:“汝遭遇貶斥,流落邊荒,卻能從沉淪中振奮起來,身處江湖之遠亦不忘報國,難能可貴。經世濟用,方才不負胸中所學。”
  最后方應物說起重頭戲,也就是杭州的風波。雖然在先前風云將起時,方應物已經委托王家派了一名家奴送信給商相公,將情況仔細說明了。但在此時,方應物仍然不厭其煩的詳細絮叨一遍,沒有半點隱瞞。
  商相公嘆道:“寧良與我相識三十年,為人一直清正,官聲也是有的,不然我也不會向天子薦舉他為浙江左布政使。卻不料臨到致仕時,他卻鬧出了這一場丑事。
  小節或可寬,大義不可虧,你做得對,不能與寧良同流合污。靈臺中若無一點堅持,那與行尸走肉有何異哉?人生在世,能做到一個問心無愧最難。”
  聽到這里,方應物松了一口氣,徹底放心。也許類似的話他也想過,或者有別人也說過,但是從商相公口中道出來,意義自然不同。
  而縱觀商相公的歷史。確實也是如此身體力行的講究大是大非,因而他的話應該不是虛偽之言。
  當年土木堡之變后。商相公作為主戰派中堅之一而嶄頭露角;亦或前年面對汪直的無底線行為,平素寬和沉穩的商相公更是激烈抗爭,最終以致仕結束。若非如此,只怕他現在還安安穩穩當著首輔。
  又閑談幾句后,商相公很關心的說:“明年是秋闈之年,所以在下面這一年你不可荒廢學業。如果你愿意,可以到倦居書院來讀書。”
  若是之前,這不是不可以考慮。但現在方應物則不太想去商相公的倦居書院讀書。
  最主要的原因是那邊已經有個態度不太友善的程先生了,如果自己過去,不免要和這位程先生做對比。
  這種學習想必不是隨便清談幾句就可以糊弄過去的,肯定要動輒談經論典、深挖義理,偏生這是他的弱項。
  雖然以他的經義水平應付場面是足夠了,但是和真正出色的讀書人比起來還是有差距的。所以方應物不想與程先生的直面比較中落下風,顯得技不如人似的。
  還有一個更不好明說的原因就是。上次商相公搞的填鴨式題海戰術造成的心里陰影太大了,這樣的事情還是明年臨近考試時再搞比較好。
  如果從現在開始就陷入題海,長達一年時間里每天三篇文章不間歇,那也太令人崩潰了。
  最終方應物對商輅道:“學生自從院試中試,僥幸得了生員功名后,在學沒有幾日。白白占著一個廩生名額,這畢竟有些不成體統。故而意欲在縣學潛心向學,若有不明之處,再登門訪問老師。”
  商輅點頭道:“去縣學也好,可以見賢思齊也。比閉門造車好。”
  當晚方應物陪著商相公用過晚膳,就歇宿在倦居書院客房。到了次日。方應物回花溪去,又路過縣城時,他想了想,決定去拜訪一下縣學教諭,將回縣學讀書手續辦了。
  拜見商相公不用帶什么禮物,但若去見教諭,手里就不能空著了。這小縣城鋪子不多,方應物看來看去,隨便拎了一條肉——這禮物是最實惠的了。
  縣城不大,沒走幾步便到了位于縣城東南的縣學。此時已經是午后,不是講課時間,方應物直接繞過前面彝倫堂,來到后院教諭公房。
  這公房面積不大,門戶洞開。方應物站在門口向里面張望了幾眼,只見得屋內坐著一位四十余歲中年先生,看起來很陌生,不是他印象里收過他三分銀子的教諭。
  當然,這位中年先生看方應物一樣陌生,他抬眼瞧見門外的方應物器宇不凡,主動問道:“閣下是何人?”
  方應物拎著肉跨進門檻,深腰作了一個長揖,口中念道:“縣學生員方應物,見過先生!”
  方應物?這教諭稍加思索,立刻知道方應物是誰了。
  若隨便一個陌生生員,他還不見得能記起來,新老生員林林總總多達三位數,他這新來的教諭哪記得清楚。但縣中廩膳生員就那么二十個,獨有方應物失蹤不見,據說號稱游學去了,所以教諭先生對這個名字有些印象。何況方應物父親前年中了解元,是本地最出彩的人物。
  “你今日前來有何貴干?”教諭問道,態度很是冷淡,問的話也很生硬,不像是歡迎優秀學生榮歸故里,反而是拒人以千里之外。
  這叫方應物愣了愣,自己雖然不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也不是嘲諷臉罷?這兩天是怎么了,昨日遇到個程先生,今天遇到個教諭,都好像自己欠了幾百兩銀子不還的模樣。
  按說自己和這位新教諭素不相識,應該從無過節才是,他如此不爽為的哪般?方應物心里想著,口中答著:“學生出外游學,前日回歸本縣,特來繳還文憑,今后還要仰仗先生。”
  “知道了,具體手續你去找毛訓導就是。”教諭答應一聲,便低頭寫字,沒有再看方應物。擺明了是話不投機半句話多、此地不留人的樣子。
  方應物滿心疑惑的摸不著頭腦,他從教諭公房退出來后,對著院中井口照了照,這張臉還是那么俊秀,并沒有增加什么嘲諷特征啊。
  隨后方應物又去找縣學訓導。縣學教諭之下還有兩個訓導,其中一個毛訓導乃是本縣人,過去也是認識的。
  “這也怪不得孟教諭,原因還是出在你身上。”毛訓導見到方應物倒也熱情,笑著解釋道。
  方應物驚訝道:“學生與孟先生素不相識,他惱了人卻與我何干?”
  毛訓導反問道:“當初你游學之前,于雅集上嚴詞切責縣中讀書人耽于逸樂,不思進取,荒廢學業,是也不是?”
  “似乎是有這么一回事.......”方應物回憶道,當時也是為了臨走之前給大家一個深刻的記憶,樹立自己偉光正的形象。當時孟先生根本沒來淳安縣,這又與孟先生有什么關系?
  毛訓導繼續道:“恰好在那一屆鄉試、會試,本縣只有你父親一個中試,其他人全軍覆沒。這堪稱本縣近幾十年來最差成績,簡直慘不忍睹。
  如此聽到你的滔滔雄言,全縣各家宿老極其震動,憂患意識大增。便紛紛將生員士子召回本家,嚴令閉門讀書,不得輕易外出,以至于縣學生員去了大半。”
  方應物不禁想起了好友洪松和項成賢兩人,似乎都是在那之后被抓回家里閉關讀書了......
  最后毛訓導道:“如今在學生員只有二三十人,大都為寒門子弟,也是因為他們除了縣學無處可去,反而在縣學讀書花銷小。”
  毛訓導雖然沒有直接點明孟教諭為什么看方應物不爽,但方應物在人情世故上不是小白,登時就明白了毛訓導的言外之意,讀書人說話用得著說那么透么?
  敢情還是錢鬧的!
  這年頭,縣學教官絕對是最清水的官之一,連個品級也沒有,就是那傳說中的“不入流”級別,除了一個清高名頭和略超然身份,什么都沒有。
  從經濟上說,縣學教官俸祿沒多少,可以忽略,最大的收入項目就是學生敬奉,也就是送禮。
  現如今經方應物一番煽動和危言聳聽,縣學生員里的大戶大族子弟都被牽回家去勒令閉門讀書,縣學立刻空了大半,教官收入從哪里來?孟教諭臉皮再厚,也做不出一家家上門去討要敬奉的事情。
  而在縣學里剩下的生員,都是窮的要靠吃縣學補助過活的寒門子弟,在縣學讀書就為了圖一個節省,哪有什么余錢送禮。
  “師道尊嚴,師道尊嚴......”方應物喃喃自語。剛才還以為遇到了一位嚴師,所以對自己出外浪蕩一年多的行徑不滿,故意要警告自己。誰知道說來說去,其中道理還是這么通俗。
  毛訓導撫須道:“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吶,換做是我,我也要冒火。”
  毛先生是本地人,家里有些地,與鄰縣大戶毛家更是親戚,所以不愁吃喝。他當訓導就是圖一個身份和人脈,也正因為如此,才能心平氣和的與方應物磨牙。
  方應物有些苦惱了,面對這么一個教諭,在縣學日子肯定不好混。
  若是嘉靖、萬歷之后,教官已經墮落到與生員稱兄道弟的地步,自然無所謂的。但這年頭距離國朝初期不算太久,教官權威還沒那么墮落。師道尊嚴,就連親爹也不好阻止教諭管教生員。
  方應物有點后悔,早知道昨天還不如答應商相公,在倦居書院讀書算了......當時還覺得在縣學比較輕松自在,適合自己不愛受拘束的性子,誰知道縣學也是個火坑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