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203 學霸的內涵

方應物在鎮守太監府里藏身,一住就是二十多天,只要他不出去,杭州城就沒人找得到他,更無人能打擾到他。
  這也是他最近一兩年來難得的安靜時光,趁著這段時間,方應物便靜下心來溫習經義。自從出了榆林后,一直在外奔波,功課多多少少有了生疏,正好借此機會撿回來。
  杭州城里幾位大人物則是各有各的過法,相對而言按察使朱大人和右布政使陸大人略微輕松些。畢竟他們的責任較小,只需等候著朝廷的旨意,然后照做就是。
  但左布政使寧良就不同了,面對注定要離去、只是不知用什么方式離去的結局,面對不好預測的朝廷旨意,等待也是一種煎熬。
  更讓他糾結的是,如果杭州的消息傳到了淳安縣,又讓商相公得知,而商相公又親自前來杭州時,他如何面對?特別是方應物大概潛逃出了杭州城,多半就是回鄉去了。
  寧良的心態用一個詞形容就是做賊心虛,不過始終沒有聽到淳安方向有商相公動身的稟報,眼看時間一天天過去,寧良也就漸漸寬心了。自我安慰道,即便商相公親自到了,面對三個方面大員齊心協力,只怕也一時奈何不得。
  這日清晨,按察使朱紳朱大人在后花園晨練,一邊活動腿腳一邊心不在焉的想著案情。
  現在距方應物檢舉和初次查問已經過了二十來日,他的奏折也在十多日前送往京城。算算時間,大概至少還要再等十來日,朝廷的詔書才會下到按察使司,如果朝廷效率低點,等更久也是有可能的。
  這種事,還是早早了結才能安心,越拖后越容易出現變數,朱大人想道。
  正心思不屬時。忽然見長隨快步上前來稟報道:“老爺!前面衙門里承發房傳話進來,說是有朝廷的詔書到了!”
  朱大人微微吃了一驚,這真是想曹操曹操到,朝廷詔書怎么會如此迅速?隨即他就醒悟過來,這封詔書八成是為別的事情,不會是本次案件的。
  畢竟京城與杭州兩三千里之遙,不可能自己才上奏十日。朝廷就獲知并下發到杭州,除非是飛的。
  朱大人連忙更衣,隨后去前面接了詔書。打開看后,卻是大吃一驚,真正的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料到,這份詔書還真就是針對本次案件的!
  朱大人又細看了一遍。確認不是自己眼花。詔書的要點有兩點,一是“事關重大,另行派遣重臣為欽差,赴杭州審問案情”;二是“欽差抵杭州之前,著按察使司看管好相關人、物,不得有所疏失”。
  放下詔書,朱大人喃喃自語。這怎么可能?自己上奏才過了十天,朝廷就把處置詔書送到了?
  他很快又想到,莫非是另有人上奏?按照正常時間判斷,二十天前就有人上奏過此事,所以才會有手頭這份詔書出現,那比自己還早七八天左右。
  二十天前,正好是方應物檢舉的時間,也是初次過堂查問的時間。一定是有人在第一時間就迫不及待的把事情上奏朝廷了!而自己要兩次審理,又要琢磨奏疏筆法,所以遲了七八日。
  可朱大人迷惑不已,在杭州城有資格上奏疏的官員里,有誰膽敢背著自己擅自上奏?無論是誰,背著上司進行越級上奏都是決不可饒恕的!
  不......朱大人突然又想起來了,城中還是有一個人完全可以不鳥他。那就是鎮守太監李義!
  于是朱大人剛迷惑了,李太監此舉是何意?這案子是完全和他沒關系的事情,他這局外人在案情不明時就第一時間積極上奏,到底為的是什么?
  被朱大人在心里反復念叨的李太監此刻也正在念叨別人。他對方應物道:“我這里準備的差不多了,你也該有所行動,不要繼續拖延了。”
  方應物很謹慎,“君子惜身,如今在下還是不便外出,免得造了什么難,須得等等。”
  方應物不著急,如今整個杭州城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鎮守太監府,能不出去還是不要出去為好。但李義卻很著急,賺錢的事越早越好,否則如何去討得陛下歡心?他不想再拖到明年,最好今年就見效。
  李太監便催促道:“等不得了!西北東南遠隔數千里,如今已經是六月中,再拖延下去,今年回款就難了。你還是快快與那王家說定了,趁早開始,我這邊不會有任何問題!
  不然我便親自找人來做,用不著那什么王家,你寫信與西北聯系好就行了,其余就由我來。”說罷又道:“你若不放心出門,我讓幾個護衛跟隨你,保你平安就是。”
  方應物連忙道:“在下何德何能,敢勞動鎮守護衛大駕,無需如此!”
  李太監明白,方應物的真正意思是不想讓別人通過幾個護衛順藤摸過,認出來他與自己有密切關系,文人這般虛偽倒也常見。揮揮手道:“不妨,只讓他們遠遠綴著,需要時候再出面,而且也不可能人人都認識我這里的護衛,你且放心。”
  方應物還要說什么,只見李義重重咳嗽一聲,高呼道:“上茶!”
  這時有位女子從屏風后面轉了出來,乍看之下她二十許年紀,容貌妖嬈,體態風流,手里卻托著一具銀盤。
  這女子娉娉裊裊的走到方應物面前,微微福了一福,為方應物上了茶水。方應物愕然,不知李太監唱的是哪一出。
  李義嘿嘿笑了笑,很是不懷好意,指著女子道:“此乃我在杭州所納的一房夫人。如果你還不肯,我就讓她爬上你的床,然后宣揚出去!反正我本已身殘,不怕丟這個丑,不知道你怕不怕?”
  方應物苦笑連連,“李公公何苦來哉!差這一日半日么?”
  “如此就是把官司打到汪公面前,也是我的理,當然你也不吃虧,人送給你都可以。”李義話才說一半,忽然有人進來,對著李義低聲稟報幾句。
  隨后李太監笑道:“剛得到消息,詔書已經下來了。你請我出頭打了這個時間差,如今大局已定,你還害怕什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前天真是高估了自己,最后一更寫一半卡住,然后睡著了,第二天一看寫的太爛,又刪掉了。今天專門請了一天假碼字,能寫多少算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