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201 嘲諷臉

國朝近年來法紀執行遠不如立國初時的苛酷,寧良這種貪贓大案(姑且算是他的),憑借他的從二品身份若非涉及到政治斗爭,頂了天就是罷官、抄家、罰贓、禁錮子孫前程。生命危險是不太有可能的,連充軍的可能性都不大,士大夫特權就是這樣。
  在方應物這穿越者眼中,與二十一世紀相比,對寧良或者寧衙內這種連人身自由都不限制的懲罰已經足夠輕松了,能換來消除隱患,那是很值得的。
  寧良或者寧衙內自己做事貪婪被人抓了把柄,成了一大隱患,那就該老老實實認罪受罰去。一人做事一人當,正所謂愿賭服輸,這才是他該有的姿態,此外還想怎樣?
  果然,今晚過堂的事實證明,隱患就是隱患,是隨時會被人掀出來的,對任何隱患都不該掉以輕心,麻痹大意。
  即便他之前不將事情捅出來,當了寧、陸二人之間的中間人,看似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時風平浪靜、事態消除,但也遲早會有一天被人算后賬。
  將希望寄托在素不相識、素未謀面的陸辰陸大人是一個君子,并且會永遠保守秘密,那就太一廂情愿了,也太幼稚了,方應物可不想當幼稚的人。
  縱覽青史,不知多少官場上的英雄好漢,因為昔年舊事的一時大意或者優柔寡斷,最后被人做了把柄和導火索而倒臺。
  如果在名利場中,處處都想講人情、留人緣、當老好人,那最終只會拖累自己,因為一個人的承受能力終歸是有限的,不可能承擔起所有的責任。
  通不通這個道理,常常是菜鳥和老鳥之間的區別,子曾經曰過,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含義大抵如此。
  方應物堅定了“自己沒有錯”的信念后。又看了看一本正經的按察使朱紳,至少從朱大人臉面上看不出一絲破綻。
  他不由得感慨幾句,這些久歷官場的老大人們反應速度果然都是一等一的,相互之間的配合未曾磨練也能如此默契。官官相護四個字的真諦,大概就在于此吶。
  如果不是寧良的表演有點過于用力,他方應物還覺察不到本省三個最高方面大員之間已經開始有了協作。
  “散堂!爾等各自散去,等候本司傳帖!”朱紳見該問的都問了。已經可以擬稿上奏,所以沒必要再繼續訊問,他便正式宣布道。
  堂上眾人便轉身向外行去,方應物面有恨意,張先生面無表情,而寧衙內則有幾分喜色。經過這次過堂,他心情平定了不少。
  出了大堂,在月臺上方應物忽然主動開口對寧良道:“寧老大人,此事明明只是一件貪贓案子,你退了贓回家頤養就行了,反正即便不出事你也該致仕。但你卻硬生生將它變成了政治斗爭,你想不到其中后果么?”
  寧良裝糊涂。“你說些什么,老夫聽不懂。”
  方應物毫不客氣道:“這幾年,你為了一己之私,禍害本省沿海軍民;如今你又為了一己之私,企圖攀扯商相公!如此無恥,你還有何顏面立于天地之間?須知天理昭彰,你必將身敗名裂!”
  他方應物檢舉寧良,在外人看起來好像就是狗咬狗一般。但正是因為狗咬狗,所以外人才會相信商輅沒有牽涉進貪贓案中。
  不然商輅的學生怎么會去檢舉商輅的同年故舊?那豈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連自己老師一起收拾了?故而商相公不大可能與寧良貪贓有關系——這就是方應物想要達到的輿論效果。
  這寧良出于自保,掙扎一番也是可以理解的,此乃人之常情,方應物不會太在意。但寧良為了減輕責罰,居然想無中生有的咬商相公一口,這就徹底違反了方應物的本意。
  方應物自認占著道理。但聽在寧家父子耳朵里,則就有點賊喊捉賊的意味了。
  對此寧衙內不能忍,沖上來大喝道:“若非你不識好歹,我家怎會有此無奈!”
  方應物不屑的瞥了一眼。事到如今,臉面是徹底撕破了,他張口斥罵寧衙內道:“真是蠢貨廢物,事到如今還不知錯在何處!與你說話簡直臟了我得嘴!
  你們父子就是毀在自私這兩個字上,否則不會有今日!今日在大堂上的表現,更證明了我所作所為沒有過錯,你們父子根本就是不值得信任的自私之人,我檢舉你們就是最正確的選擇!
  只怕你們父子從一開始就是打著利用我的主意,但我可以選擇不接受你們利用,與其等日后不定,還不如現在將事情清清白白的了結!”
  寧良阻止了自己兒子繼續還嘴,淡淡的對方應物道:“只會講大道理不是什么本事,還是睜開眼看看現實罷,不是你想成什么樣便是什么樣的。”
  方應物針鋒相對道:“不管你們服氣不服氣,日后走著瞧。”
  寧衙內終究還是按捺不住,語含威脅道:“出了按察使司衙署大門,便叫你知道什么叫走著瞧!”
  方應物嘲笑幾聲,“那我在按察使司衙署不出去了,想來朱大人還是管的起一日三餐。”說罷,他還真轉身回去了。
  按察使朱大人面對又回來的方應物,很是頭疼。他雖然為了一點小小的私利,與兩個布政使有點勾結,但他同時也不想把方應物怎么樣,畢竟方應物與他無冤無仇。
  更重要的是,他身為按察使,是目前貪贓案的最主要負責人。如果檢舉人方應物在按察使司衙署里出了任何差錯,或者向他求助后出了任何差錯,那他這個按察使就逃不了責任。
  若方應物是平民百姓還好,人命如草薺,遭遇到什么都好辦。可此人偏偏也是背景的,不能草率對待。
  方應物催促道:“寧師古公然在按察使司威脅在下,旁邊打燈籠的差役都聽到了,可以為此作證。故而在下向廉訪老大人求助,莫非老大人想故意不救?”
  朱大人無奈之下,叫來長隨吩咐道:“今夜留方朋友在官舍居住,明日點四個強壯差役送方朋友出去,并隨身保護,直到此案完結為止。”
  “多謝老大人。”方應物感謝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第二更,過渡過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