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200 綠蓑煙雨溪邊客

在方應物滿心疑惑中,按察使司大堂上的父慈子孝一幕繼續上演著,簡直要催人淚下。
  寧良老大人仰天長嘆一聲,對寧師古道:“兒啊,為父曉得你有心了,你無非就是想出面頂罪,讓為父從國法中逃脫出來。
  但一人做事一人當,為父其罪難逃,焉有讓你頂罪的道理?你還年輕,日后道路且長,不可因為替為父頂罪而毀了一生。”
  “父親不要說了!”寧師古跪在父親面前,十分痛苦的說:“兒子罪孽深重,如今不但觸犯國法,卻還要連累父親,悔之莫及!
  兒子知道父親有心幫兒子脫罪,但為人子者,豈可眼睜睜看著父親頂罪?兒子已經犯了錯,不能一錯再錯,父親就讓兒子痛痛快快認了這罪罷!
  此外兒子情愿認十倍刑罰,以贖父親包庇和失察之錯,惟愿父親能順利歸鄉頤養天年。”
  別人聽了一番話,見到父子兩人爭相認罪,心中肯定是迷惑的。這父子兩人之間,究竟誰是貪贓案的主犯?是寧老大人親自主謀,還是寧衙內依仗父親勢力為非作歹?
  而且到底是父親不忍心兒子前程盡毀,所以出面頂罪,還是兒子孝心可嘉,情愿替父親背黑鍋、受刑罰?
  不過迷惑歸迷惑,但不得不說這情形十分感人。別說其他有關的當事人,就是旁邊的差役、書手也個個為這父子深情唏噓不已。
  不過方應物無動于衷,不是他鐵血心腸,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他看慣了各式各樣的表演。可他心里始終認為,對罪犯講人性就是對受害者的殘忍。
  方應物只是感到對這一幕很眼熟,仔細想過后突然明白了,這不就是自己玩剩的招數么?
  去年在京城,他為救出父親,不也同樣挖空心思的制造忠臣孝子噱頭?方應物不能排除人性本善的可能性,但從陰謀論角度而言。眼前這對父子的思路與他去年幾乎如出一轍。
  那么結果到底會如何?方應物從功利的角度想了想,心里暗暗作出判斷,最后八成是寧良老大人出面頂罪。
  道理很簡單,就算不出事,寧老大人也是內交外困,歲數亦到了年限,遲早要致仕的。
  換句話說。這次即便出了事,可寧老大人畢竟是方面大員,刑不上大夫,總要給幾分體面,大抵上也就是罷官罰贓,或許還有三代內不許參加科舉之類的處分。與致仕比起來。好像也沒有增加太實質性的損失。
  而寧師古寧衙內則不同,他還有前途可奔,身上肩負著寧家的未來,一旦入罪就徹底斷了。所以寧老大人才要出面將所有罪行都認下來,同時用主動認罪的態度,再加上刷出點感情分,避免兒子受到株連。無論如何朝廷總是要鼓勵孝行的。
  閑話不提,卻說按察使朱大人并沒有阻止寧氏父子煽情,任由他們二人在公堂上大撒狗血,這讓方應物很是心里不平衡。
  剛才他念叨了幾句自己和商相公的師生關系,結果被朱大人以與案情無關為理由,阻止了自己繼續念叨。而眼前這父子二人的言行對案情同樣沒有幫助,反而會為勘清貪贓案制造混亂,為何朱大人不去阻止?
  所以方應物心里頗有幾分不滿。不患寡而患不均,最令人惱火的現象莫過于差別待遇,看來朱大人似乎有心饒寧家幾分了。
  寧良與寧師古爭完,忽然又轉身來到方應物身前,開口道:“本官最后悔者,一是對不住家人,未曾做好表率;二是對不住商相公。有愧于商相公十幾年的栽培之情,深負商相公之托付,此生無顏再見商相公了!”
  方應物聽到這話,臉色又變了。眼角又瞥見旁邊負責記錄的書手正埋頭奮筆疾書。他方才拼命顯擺自己這個正義人士和商相公的關系,就是為的把商相公從這件事情里清洗出去。
  但眼下這寧老大人卻主動湊過來,又將商相公扯了進來,他說的做這些話讓外人聽見了,還以為商相公包庇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寧良是老糊涂了,還是故意為之?方應物暗暗想道,作為一個官至從二品方面大員的老江湖,政治嗅覺不會太差,斷然不能糊涂到如此地步罷?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難道這老頭心里不明白么?
  越想越覺得寧良是蓄意為之,似乎別有圖謀,方應物的臉色漸漸冷下來,仿佛罩了一層寒霜。犯了貪贓大罪、侵吞民脂民膏尚不知老老實實自省,還想節外生枝弄個死無全尸么?
  此時按察使朱大人又撫須嘆道:“你們父子感人肺腑,其間本官自有考量......”
  方應物突然發言,冷冷道:“前朝宋代名相范文正公有言道: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耶?借用一下我看是,寧家哭,何如浙江生民哭耶?大仁和小仁孰輕孰重,廉訪老大人不可不想。”
  面對前賢名言典故,朱紳卡住了殼,不好辯駁。他注視方應物良久,心里思量片刻,如今過堂還是以詢問為主,不用當堂判定,更犯不上爭論。
  朱大人便轉向陸府西席張先生,“有人檢舉陸大人失察在先,知情不報在后,為一己之私隱匿大案,陰謀串結、要挾他人、唆使刁民、攻訐同僚,行徑如同奸邪,而你張常在其中出力甚多......你認罪否?”
  張先生毫不猶豫的否認道:“聞所未聞,斷無此事。”
  陸大人這些事情與寧良貪贓巨款不同,寧良那些貪贓案,若是沒人查還好,只要事情傳了出來,稍微清查一下藩庫和海塘修建款項就能查出蛛絲馬跡,否認了沒有太大意義。
  而陸大人這些事情多是捕風捉影之說,很難找到實際證據,該抵賴就得抵賴,一定要先否認了,然后很容易想辦法不了了之。
  寧良突然插嘴道:“是老夫做官心胸不夠,導致布政使司東西大堂之間多有齟齬,憑空生了許多傳言,老夫自思后深深悔之。”
  方應物眉頭鎖得更緊了。寧良居然為陸大人開脫?要知道寧良和陸辰一直是對頭,多年來沒少明爭暗斗,但寧良卻在此時把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那陸大人豈不責任大大減輕了?
  他檢舉陸辰覬覦左布政使官職,為一己之私操權弄勢、制造禍端,攻訐同僚。可是連寧良這個理論上的“受害者”都矢口否認了,那檢舉陸辰還有何意義?
  今天奇怪的事情很多。一件件從方應物腦海中閃過......
  第一奇怪的是,朱大人把人請到按察使司大堂后,一直拖著沒有出面,直拖延到晚上才進行夜審。
  第二奇怪的是,開始問話后,朱大人對他這個代表正方的檢舉人言語似乎不太客氣。但卻對幾乎可以認定有罪的寧良父子有所回護。
  第三奇怪的是,寧良以布政使之尊,主動上了按察使司大堂接受訊問,又像個平頭百姓般陳詞。
  第四奇怪的是,寧良莫名其妙犯糊涂,主動提起商相公,言外之意聽起來似乎就差說得到商相公庇護了。
  最后也是最奇怪的。寧良居然為老對頭陸辰開脫,減輕陸辰的過錯和罪責。
  把這些事情聯系起來,方應物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定發生了很多事情!
  最有可能的解釋,就是寧良、陸辰、朱紳三位方面大員之間,達成了一種協議,然后開始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
  至于達成協議的時間,就在之前他們幾個在大堂等待的兩個時辰里。正因為有此事耽誤。所以朱大人才會把問訊時間一直拖延著!
  至于那三人達成了什么協議,方應物不得而知,但肯定各有各的好處!
  暴露在人前的寧良最明顯,好處當然就是得到從輕發落,同時避免株連兒子,付出的代價就是將罪責全部承認,同時要替老對頭陸大人解圍。
  可是陸辰和朱紳兩位大人又能得到什么好處?除了陸大人能減輕自己過錯。縮小案情對自己的影響之外,朱紳也能因斷案迅速減免自己這按察使失察之過?但就這還不足以讓他們兩個冒著風險與寧良達成協議罷?
  他們還能從寧良這里得到什么?方應物不由得將目光投向寧良,腦中突然閃過第四件奇怪的事情,也就是寧老頭忽然犯糊涂。將商相公扯了進來——他為什么要說出這種有損商相公聲名的話?總不能損人不利己吧,這對誰有好處?
  我靠!方應物突然懂了,因為當今首輔是萬安!很多人都知道,萬首輔表面寬和,但內心里最忌憚的還是商輅。道理很簡單,只要商輅起復,萬安就得讓位。
  想當初萬安力排眾議,派了親信李士實到浙江當提學副使,而且李士實還出人意料的親臨淳安縣,不就是打著監視商輅的心思么。如果商輅在地方上鬧出點有損名望的傳聞,那自然是為萬安所喜聞樂見的。
  另一方面,寧、陸、朱這三位大人都是方面大員,有資格與萬安打交道,他們可以通過貶損商相公來討好萬安萬首輔。而且反過來還可以借勢,再利用萬首輔將此案大事化小,可謂是一舉兩得,當然小事化了那是不可能的。
  想至此,方應物頓時感到陣陣發冷。在整個大堂中,其實自己才是最孤單的一個,好像陷入了重圍之中。
  別人也就罷了,這寧良的行為堪稱是背叛!他深受商相公恩德,如今做錯了事情,反而卻想要攀扯商相公來減輕自己所受的懲罰,真乃平時看不出的小人也!
  方應物忍不住冷笑連連,指著寧良道:“寧老大人回答我一句,你當真問心無愧否?”寧良充耳不聞,連頭也不回。(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打通思路,今天四更,補完前兩天積欠,這是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