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97 年輕人要有勇有謀

按察使朱大人的意思當然不是要包庇兩大布政使,將他們被檢舉這件事壓下去,這不是明智人所應該做的。
  朱大人沒這個能力,他品級比布政使還低;也沒這個膽量,若故意遮掩包庇,誰知道下一個被檢舉的是不是他?更沒這個必要,他犯不上與貪贓犯和小人同流合污,何況又沒有好處。總而言之,兩個布政使的事情,又哪里是他說壓就壓下去的?
  朱大人的本意,就是想拖延一下而已。因為他面臨這個情況,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出于謹慎所以要暫時按兵不動,先看看情況再決定行動,學術名詞叫做引而不發。
  可是朱大人剛剛交待下去,沒過多久,就見到有個差役匆匆忙忙的被引進進了大堂,向朱大人稟報:“小的乃是仁和縣皂隸,今日在武林門掛出了幾張揭帖,縣中老爺做不得主,特地遣小的十萬火急前來稟告廉訪大老爺!”
  所謂揭帖有兩種含義,一是一種文書,二是公開張貼的大字報,此衙役所言的武林門揭帖,顯然就是大字報的意思了。朱紳皺眉道:“什么揭帖?要驚動到本官?”
  “揭帖上是中傷布政使司兩位方伯大老爺的文,又是罵寧老大人貪贓,又是罵陸老大人人品卑劣......不過其中細節說得倒是很詳細。”
  不用問,也不用去查,朱大人心知肚明這必然是方應物的手筆,國家養士一百年,讀書人出來帖大字報的現象已經有所抬頭了......
  武林門乃是杭州最繁華、人流最大的主要城門,揭帖在這里掛一掛,又是超級勁爆的官場丑聞,只怕沒幾天整個杭州城都會知道了。
  朱大人苦笑不已,若城里都人人都皆知了,那自己還如何暫時按兵不動?這不明擺著給別人玩忽職守的把柄么?想必那方應物就是打得這個主意罷,利用輿情叫自己坐視不得。
  不過往深里再想一層。從某種意義上方應物也是情有可原,此乃保身之計也。畢竟那是兩個從二品方面大員布政使,方應物檢舉他們必須要考慮到自己的安全問題。
  誰知道對方會不會狗急跳墻下黑手報復,別被人偷偷綁了石頭沉錢塘江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如今大張旗鼓公開化了,方應物自身反而更安全。
  想至此,朱大人只得重新發出命令,布置起查訪工作。相關人員中。兩個布政使顯然不是輕易能動的,海寧縣知縣也是堂堂朝廷命官、一地之父母,事情明朗前也不便擅自押問。
  所以第一步只能是將布政使司藩庫大使、小吏,陸府西席張先生等人請來查問,此外還有方應物。如果初步查明確有嫌疑了,那就該上奏朝廷聽候處置。
  正如朱大人所猜測的。方應物現在確實很心虛。做出了正義的選擇,他并不后悔,只是覺得自己在杭州城勢單力孤,對風險的抵御能力太低而已。
  故而方應物張貼完大字報后,便想迅速跑路了。他的選擇有兩條,要么逆錢塘江、新安江回淳安縣老巢去,要么北上去蘇州府托庇于便宜外祖父王恕門下。
  但方應物不是沒有牽絆。還有王家在這里。如果是他惹出的禍端,然后便扔下王家跑路,那也顯得太不仁義了,誰知道兩位布政使老爺在盛怒之下,會不會遷怒于王家。
  方應物在清晨偷偷摸摸貼完大字報,拍拍手便去了王家拜訪,主要目的就是通知王家也暫時注意一下,最好躲出去避禍。
  這種給別人帶來風險的事情。還是挺難張嘴說出來的。這種狀況下,方應物更不想去見固執短視的的王德王大戶,只去王家側院找到了王魁。王魁也是王德的族親兄弟,想來讓王魁去傳開話就行了。
  但一時卻不知從何說起,方應物只得先打個哈哈,說幾句“今日風和日麗”。
  而王魁見到方應物,卻面有喜色。“自從前夜兄長赴宴歸來,對方相公多有美詞,與以往很有不同!”
  咦?方應物還很是小小的驚了驚,王德由于種種心理原因。向來不大待見自己,如今這是鐵樹開花、頑石開竅了?看來前夜對他的沖擊不小啊,也算是開闊了他的眼界。
  這也是此類人的通病,不給他帶來切實可見的利益,他就看不到你的優點,視野就是這么大,也只能看這么遠。
  只可惜,王大戶夢寐以求的這樁大買賣注定要泡湯了。出了檢舉陸大人的事情,那右布政使陸府不和王家記仇就不錯了,買賣更是休想。
  想到這里,方應物又心虛了,正打算快刀斬亂麻的將事情說清楚,警示過王家后就迅速抽身走人。到了運河碼頭上,遇到去蘇州的船就去蘇州,遇到逆錢塘江而上的船就回老家去,然后就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了。
  卻聽王魁搶先道:“對了,今日既然你來了,那我便請兄長去。如今是一個契機,可以談論前次你說過的鹽票買賣了!”隨即王魁轉身出了會客之室,向宅院后方而去。
  “等等!”方應物喊了幾聲,沒有喊住人,王魁已然不見了人影。大概王朝奉覺得今天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若化解了兄長和方應物之間的芥蒂,也省得他夾在中間難做人。
  沒多久,就有王家下人過來邀請方應物移步去堂上說話,方應物連連苦笑,無奈的跟隨去了。
  在前堂里,王魁與王德說話,“今日方相公前來,是要談一樁大生意,或許也是我們王家破繭成蝶的機遇......”
  王德見到方應物,果然比往常和顏悅色許多,看來心里多半也是想開了。他微笑著點點頭,“方相公請坐。”
  方應物不想浪費時間了,直接道:“王員外、王朝奉,以我之見,今日你們還是暫時回淳安縣去罷。”
  方應物檢舉左右兩大布政使的事情,還沒有傳到王家,兩人齊齊疑惑不已。王魁先問道:“方相公是何意?”
  這事遲早要被他們知道,隱瞞毫無必要,方應物如實道:“我向按察使司衙署投了狀子,檢舉布政使司寧、陸兩位大人。他們都知道我和你們王家有往來,只怕會遷怒你們,在他們伏法之前,我看你們還是出外躲一躲比較好。”
  王德的笑容立刻僵住了,心里大罵幾句。攀扯到方應物果然沒有好事,他早就預感過的,可女兒和王魁兩個敗家東西不肯聽,都像是被方應物灌了迷湯似的。這下可好,好事還沒遇到,禍事先上門了!
  惹到布政使,方應物可以坦然面對,但是王德和王魁只是兩個普通商人,這種事情聽起來和晴天霹靂也差不多了。
  那布政使級別的大員,稍微動動手指頭就能碾死他們,故而當即臉色大變,十分蒼白。王魁驚愕無語,不知說什么好,但王德愣了片刻后,卻很敏捷的一跳三尺,姿態優美如蒼鷹搏兔,好似武林高手。
  方應物下意識的后退兩步,真是生怕王德被怒氣和怨氣沖昏了頭,撲上來與他廝打,那可就丟了體面。
  但王德在空中轉了一個弧線,卻是撲向了王魁,伴隨著高聲斥責:“真被我說中了罷!我曾經對你說過什么?”
  王魁被族兄揪住衣領,一時透不過氣來,連連叫道:“哥哥有話好好說!”
  方應物莫名其妙,不明白為何王德去撲擊王魁去了,難道真昏了頭找錯了對象?就算氣不過要搏命,那也是該找上自己啊。
  只聽王德聲色俱厲的責罵王魁:“你心里想的確實都是美事,你想著去結交方應物,你想借勢飛升,你也只看到了好處!但天下之事正反皆有,好處越大的事情,其中蘊涵的危險也越大,難道你就不考慮我們能否承擔得起危險么?大人物帶來的風險,都是我們萬萬承受不起的!
  我早說過,做人須得腳踏實地,有幾分本事就吃幾碗飯,不要好高騖遠!考慮好處之前,先想承受不承受得起,正所謂未料勝先料敗!而你背地里只會嘲笑我短視,當我不知道么?
  其實你懂個屁!本來我們只要小心避開方應物,就不會有今日禍事,但偏偏你一意孤行!大人物的事情,就不該是我們這等次的商人應該參與進去的,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方應物在一邊聽著,雖然王德沒有沖著自己來,但話里話外的又何嘗沒有譏諷自己。之前他也腹誹王德目光短淺、平庸無能,但今日聽了這番話,忽然也頗覺得有幾分道理在內,也算是小人物的一種生存智慧了。
  如果布政使真的報復,那對王家而言確實也是巨大災禍,即便是垂死掙扎的布政使也不是王家可以扛得住的。那之前王德面對自己小心謹慎到隱隱有所排斥,看起來也成了先見之明了。
  他娘的,這下可讓王大戶有話說了,可讓他得意了,方應物忍不住想道。
  王魁感到領口一松,趁著喘氣工夫小聲道:“富貴險中求。”王德又狠拍了王魁一巴掌,斥責道:“富貴你個頭!險你個腦袋!還不速速收拾細軟行李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略卡,無奈摳出一章,下一章晚上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