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195 消失的方應物

旭日東升,昭示著又是一個晴朗的日子,這個季節的晴天往往是和春暖花開聯系在一起的。
  但在浙江布政使司衙署東大堂內,因為角度關系,此時陽光只照射進了門檻內外的方寸之地,故而大堂內里顯得頗為陰暗深幽。這也是普天之下大多數公堂的特有氛圍,很多心里有鬼的犯人一上公堂便覺得陰風陣陣就是這個道理。
  左布政使寧良強打著精神坐在公案之后,這個地方他已經坐了數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按照常理,一個人在熟悉的地方會比較有安全感,可今日寧老大人自從坐在公案后,便有些心神不寧,不知道這是什么兆頭。
  很可惜寧老大人不是修道真仙,無法“心血來潮掐指一算”。大概是年老力衰,精力一日不如一日的原因罷,寧良只能自嘲的苦笑幾聲。
  老大人手掌按著公文,發了會呆,正準備回憶過去時,忽有前面門子前來稟報,打斷了他的思路。
  “淳安縣生員方應物前來拜訪求見!”
  寧良比較意外,沒想到方應物居然會主動來求見他。前幾日他見過方應物,也看得出方應物不想參與他和陸辰之間的爭斗。
  這不能怪人性涼薄,實在是方應物在這中間沒有什么太大利益,不想參與是正常心理,損人不利己的事情誰會有興趣?指望自己一個鄉試時有所照顧的承諾,還是不足以讓方應物堅決的、無條件的幫自己。
  所以這方應物為了避免糾紛,應該躲著他才是,怎么會上門求見?難道回心轉意了?寧良心里疑惑,但仍抬了抬手吩咐道:“有請!”
  大堂顯然不是會客的地方。寧良起身到了側里的內堂,不多時便見方應物被引了進來。
  方應物臉色陰沉,似乎別人欠了他幾千兩銀子似的,但卻不是死氣沉沉,仿佛是要爆發的火山。他確實不痛快。也有足夠的理由不痛快。
  “昨日西堂的陸大人遣人來見在下,告訴了在下一件事情。”方應物落座后,不等寒暄就搶先開口道:“他指明老大人有貪贓之事,贓銀就是近三年海塘修建中收繳的徭羨銀!”
  寧老大人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一張充滿皺紋的老臉登時僵住了,眼皮不停顫動。渾濁的眼球現出幾分茫然之色。他本來對方應物的無禮很是不滿,但此時那還顧及此?
  他一方面是震驚,另一方面則是竭力聚攏自己僅存的精力苦思。那邊姓陸的真摸清此事了?姓陸的將此事告訴方應物又是為的什么?
  方應物沒管寧良什么臉色,像是主審一樣問道:“如果他們沒有把握或者證據,斷然是不會用這個來哄騙在下,不然形同兒戲。太容易被拆穿!
  那么在下前來拜訪,就是想問一句,這是不是真的?在下希望老大人如實相告,不要抱著推脫躲避的念頭。連外人都知道了,瞞著在下又有何如意義?”
  方應物的語氣很咄咄逼人,顯示出他的心情很不平靜。說實在的,這事也讓他難得極其被動了。心里的惱怒不言而喻。
  寧良一動不動,過了半晌,才長嘆一聲,緩緩的點點頭,語氣也十分沉重的答道:“是有此事。”
  啪!嘩啦!方應物暴怒非常,無可發泄便猛然拍了身邊案幾,又狠狠的揮手橫掃,將案幾上的茶盞全部掃落到了地上,一個個摔得粉碎。
  他嘴里也沒閑著,連珠炮般的責問一句句吐了出來:“寧老大人。你對得起商相公的栽培之情么!天下有誰能在浙江富庶之地當十余年布政使?天下又有幾個布政使可以不受巡撫轄制?
  官做到了你這個地步,縱然沒有出將入相,但也是方面大員、一方重臣,你還有什么不知足的?你老人家幾十年宦海清白,臨到老時卻竟然犯下了貪贓之罪!
  三年海塘修建。徭羨銀成千上萬罷?這樣大的數目你也敢伸手,你當真是老糊涂了!
  若僅貪圖這些銀子也就罷了,結果連修建之事也沒做好!一方面徭役繁重,一方面今年又出了海潮毀堤的事情。這惹得地方民眾到布政使司鬧衙,生怕不引起別人注意?你在這里坐著安心么?
  誰人不知你與商相公的關系,你這樣做讓商相公情何以堪?商相公一世清譽,正道中流砥柱,天下敬仰,卻要因為你而被毀!你捫心自問,不覺得虧心么?”
  二十不到的方應物氣勢奪人,語氣嚴厲,劈頭蓋臉的將六十余歲的布政使寧老大人一頓訓斥,而老大人則被訓得像個孫子,這場面若外人看到了想必會極其駭然。但在特殊的環境下,憑借一腔正氣方應物自然壓住了心里有鬼的寧良。
  寧老大人生生忍受了方應物的斥責,沒有任何反應。他聽得出來,方應物口氣雖惡,但卻未必真壞。
  理由很簡單,如果借著大道理訓斥人,那臺詞應該是:“你屢受國恩,不思圖報,反而貪贓枉法,是何道理?這對得起國家,對得起百姓么?”
  但方應物沒有提半個字的國家、皇恩、社稷、黎民之類字眼,說來說起只說他對不起商相公、讓商相公蒙羞,這說明方應物還是站在自己人立場上的。所以這大概是一時氣憤,下面應該還有轉折。
  方應物又指責道:“當初在下前來拜訪時,你對此事隱瞞不提,卻故意哄騙我參與進來,這又是什么居心!我那時真要答應了你,如今連我也說不清了!真是可惡之極!”
  別的認賬就認賬了,但這個不能認,寧老大人當初確實有利用方應物的念頭,可也絕對沒有故意隱瞞欺騙的居心。有誰會對第一次見面的人說“老夫貪贓了”?
  他開口辯解道:“此言差矣,老夫何曾有過欺瞞你的居心?休要放肆猜測,胡言亂語!”
  方應物吐了幾口氣,平復一下心情,“老大人你不對在下說,但有人對在下說!現如今對方已經點出來了,你想如何是好?”
  寧良不知道陸辰遣人對方應物說了什么,此時便道:“不知你有什么主意?”
  方應物答道:“路子也不是沒有。陸大人那邊說了,請老大人你該致仕時就不要猶豫了,越快越好。正好這次出了民眾鬧衙的事情,就借著被彈劾的機會致仕罷。
  當然,老大人你貪贓帶來的藩庫虧空,陸大人自然想法子替你遮掩,前提是陸大人能順順利利的接任。”
  寧良全無主意,不甘心的問道:“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那姓陸的對你說過的承諾,未必會完全兌現,這其中不可不防。”
  方應物心里忍不住對眼前人的貪婪產生濃濃厭惡,都這種時候了,還想怎么樣?現在是你的把柄在別人手里,而不是你捏著別人的把柄!
  “以在下看來,當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將這件事掩蓋下去,絕不可為了你的丑事讓商相公蒙羞,想別的都是多余!”方應物道。
  不知為何,他又漏了一句口風:“不過確實也不能完全相信陸大人的保證,誰知道他是否會翻臉不認人。所以在必要時刻,在下會趕回淳安,當面向商相公稟報,請商相公出面轉圜。”
  聽到這句,寧良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低頭在心里盤算起來。
  方應物也不打擾他,靜靜的等了片刻才說:“陸大人那邊對在下所言不甚詳細,在下需要知道整件事情過程,不然說不定還有什么遺漏之處。
  如果老大人現在有工夫,不妨將你貪贓的事情完完整整告與在下,免得在下一知半解的,在辦事時出什么差錯。”
  事到如今,還有什么可瞞的?下面還指望方應物居間調和,甚至請出商相公當保人。所以還是將全部情況告訴方應物比較好,否則協調不夠,確實也容易出問題。
  寧良長嘆口氣,如實答道:“此事與杭州府無關,徭羨銀主要是通過海寧、錢塘、仁和三縣收繳,最終匯入入藩庫。
  等銀子進了藩庫,名色便模糊了。又通過藩庫大使與海寧縣勾結,虛開修堤支出若干,將這筆銀子套了出來,然后再行瓜分之事。”
  方應物皺皺眉頭,故意幫著分析道:“在下有個關鍵之處,你這事陸大人是從哪里知曉的?藩庫和海寧縣誰最有可能外泄?”
  寧良茫然不知,搖了搖頭,藩庫里和海寧縣知縣都是他的心腹,不太可能背叛。
  方應物做出關心樣子,胡亂猜了一通,最后拍案道:“在此閉門造車造不出什么來,回頭老大人可慢慢查訪。今日已將事情都說清楚了,在下還有些事情要做,先告辭了!”
  寧良拱拱手道:“商相公那里,一切仰仗了!”
  方應物鄭重的點點頭,然后出了布政使司衙署大堂,慢慢走到門外。此時天色已經是正午時分,陽光煦熱,直曬在方應物的臉上。
  不過方應物卻露出幾絲詭異的笑容,與明亮的日光很不協調。他揉了揉手掌,剛才在里面怒發沖冠,對著寧老大人拍桌子瞪眼的,有點用力過度了,手掌疼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下一更12點左